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九章 到此为止
    ,!

    这一次,众小姐们都被拘在了自己的客房,不可随意走动。而事发之时没在客房的人被叫去一一询问。

    大厅之中,只有皇后娘娘,卓枫皓和潋滟姑娘,其余的人应该是回避了。看来,今天早上出的不但是大事,还是丑事。

    此时,没有被询问的只有卓慕雪和汹,而皇后娘娘脸色凝重,想必事情还没有查出头绪。

    卓慕雪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敢乱说话,潋滟姑娘问什么,她就老老实实回答什么,丝毫不添减。

    皇后娘娘听说她一大早跑去后山练武,有些震惊,若有所思地看了卓枫皓一眼,最终没说什么。

    问完以后,卓慕雪就只能呆在偏殿等,他们还要单独询问汹。

    在偏殿听着小宫女们议论,她才知道一早上发生了两件事:第一件,陈大小姐房中藏了一名侍卫,早上两人被发现时还衣衫不整。

    第二件相对第一件来说,有些不值一提:十一皇子的随身玉佩不见了,一番搜寻之后,在陆巧甜小姐房中搜了出来,她说是十一皇子送她之物。十一皇子却说,从未单独见过陆小姐,更不可能送什么东西了。

    正厅之中,沈墨(汹)在得到卓枫皓的首肯之后,将昨晚的事情详细交代了一遍:

    昨天的事情发生之后,晟王殿下怕再发生什么意外,就让他就近保护卓慕雪,留意周围的动静。

    昨晚,邵五小姐搬出小院之后,陆家小姐说她房间有老鼠,搬进了邵五小姐的房间。

    丁七小姐昨天入夜后不久出去过一趟,去的是邵五小姐今晚住的偏院方向,大概半个时辰后回房。之后,陈大小姐的侍女在院中烧了壶热水。今天凌晨,陆家小姐和侍女也出去了一趟,去的后山方向,也是半个时辰左右回来。

    另外,所有的小姐房中点了轻微的安神香。

    最后,他还笑着说了一句:那一个个大家闺秀都未必是省油的灯,三小姐初来咋到,还是避开些的好。

    “所以,你就自作主张带她去了后山?”卓枫皓几乎可以肯定答案,但没想到他会这么做。

    “是。”汹爽快地回答。

    卓枫皓黑着脸问:“明知有异常,为什么不通知我或者晟王殿下?”

    “没有明显的迹象,那些都不过是推测。再说,我的任务不过是保护卓慕雪罢了。”与卓枫皓相反,他现在的心情还挺愉快。

    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明明有能力阻止,却选择袖手旁观。

    皇后娘娘的脸立即沉了下来。这个沈墨能注意到客房院落里的所有动静,偏偏出事前一刻离开了!若不是他离开,说不定事情根本不会发生。

    可也怪不了他什么,他是晟王派去保护卓慕雪的,为卓慕雪的安危和名誉着想没错。

    潋滟姑娘感觉到了皇后娘娘的不悦,有些为难地说:“卓三小姐是已经及笈的大姑娘了,晟王殿下和侯爷派一名成年男子保护,有些不妥当。”

    是第几个人说这样的话了?卓枫皓已经记不清楚。他温和地笑着说:“有些事情不宜讲得太明白,不过,由沈墨保护慕雪才是最合适的。”

    这话,听得汹不由得冷哼,只是碍于诚,不能表现出来。

    皇后娘娘听了这话,仔细打量了一下沈墨,长得普通,举止谈吐都不错,是个世家公子的模样。也难怪陵安侯府的二小姐钟情于他。

    皇后娘娘挥手让汹退下,转头问卓枫皓:“枫皓,你觉得此事如何处理比较妥当?”

    “此事可大可小,依臣之见,不如大事化小。臣能为小妹找一个合适的男子保护她,陈大小姐有个可以信任的护卫也无大碍。”卓枫皓留意着皇后娘娘的脸色继续说,“不过,私下这事情必定要查清楚的。”

    他朝门口一望,笑着说:“这么会儿功夫,相处晟王殿下已经查出了些眉目,我们不妨稍等一下。”心中却有些苦涩,他来皇寺可不是为了他们来的,他的正经事还没办呢。

    此时,晟王确实查出了真相,都是天真的大小姐,行事不够严密。只是……

    晟王叹了口气,迈进了正厅。

    这次的事情算得上简单明了,只是,陈大小姐原本是皇后娘娘心中十皇子妃的人选,没想到出了这样的事。此次,陈大小姐名誉受损,没发生那不堪的一幕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况且,陈大小姐跟着皇后娘娘出来,出了事,必须给陈家一个交代。

    至于陆巧甜那边搜出了十一皇子的贴身玉佩,即然十一皇子说了是不小心遗失的物品,不理会也无妨。至于陆小姐的名誉如何,就与旁人没什么关系了。

    晟王略一行礼之后,便拿了些许未燃尽的安神香,说:“这是百步乡的一家香料作坊制作的东西,有人用这个调换了寺院里驱虫的檀香。吩咐僧人在所有客房内点檀香的是母后您身边的林嬷嬷,不知母后是否真的吩咐过?”

    现在是隆冬时节,不是春夏蚊虫多的时候,点驱虫的檀香都是没有必要的。

    皇后娘娘手一挥,潋滟姑娘便退了出去,想必是去调查林嬷嬷的事。

    晟王接着说陈大小姐的事:“那名侍卫是被打晕了丢到房内的,目前来看,他落单也是偶然,具体的还需要进一步调查。此人较为耿直,得罪过不少人,被人整了也不为过。”

    “你的意思是,这个侍卫有可能并非蓄意要害陈菲儿,甚至,他也是受害者?”皇后娘娘不确定的问。

    卓枫皓与晟王殿下对视一眼,说:“这明显是一个局,目的就是为了十皇子妃的位置,皇后娘娘不妨想一想,陈大小姐与十皇子殿下无缘的话,谁最有可能获利。”

    皇后娘娘揉着太阳穴,颇不耐烦地说:“你们俩就别绕弯子了,直接说你们怀疑谁,想怎么办吧。”

    晟王殿下无奈地笑了笑:“母后,皇弟们的婚事素来由您做主,这方面儿臣不太关心,更猜不到什么。要说动机,也是对十皇弟有情的女子才有。不过,此事计划周密,并非临时起意,有能力安排的,只有事先知道具体行程,且对皇寺足够熟悉的人才能做到。”

    这样一来,嫌疑人的范围一下子缩小的许多。

    皇后娘娘显然想到了什么,咬着牙,恨恨地摆手:“这件事到此为止,你们不要再插手。”

    晟王和卓枫皓早料到会是这样,对视一眼,默默退下。

    皇寺之行,也在这样不愉快的事件之后结束,一行人当天下午便下了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