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七章 谁推的?
    ,!

    卓慕雪和汹走在最后。

    汹悄悄问:“慕雪,你觉得方才回来的人之中,有没有凶手?”

    卓慕雪回忆了一下刚才的情景,有些不确定地说:“我觉得,应该没有。”

    “为何?”纯粹猜测没有任何意义,如何根据观察到的事情下这个结论才是重点。

    “她们有的慌张,有的惋惜,有的幸灾乐祸,不过,方才小师父来叫人的时候,我看着没有一个人心虚。”

    汹含笑点头,继续说:“一会儿你再看看到底哪个是真凶。”

    嗯,卓慕雪有些认真的点了点头。

    孙大小姐摔倒的地方正好与四五步陡峭的台阶,且倒下时不幸磕到旁边尖锐的石头上,脸颊上划开了一个一指长的口子。额头上虽撞出了大块的淤青,相比之下也就没那也严重了。

    她醒来之后头晕了一阵,现在已经清醒多了。起初的惊吓被后来的惊恐与愤怒所替代,这位几乎没在人前发过脾气的温和小姐此时看上去有些可怕!

    客房内,方才在场的各位小姐已经到齐,十皇子,十一皇子也在。普惠大师、普慈大师以及卓枫皓也都到了。皇后娘娘虽未过来,也派了身边的大宫女潋滟前来旁听。

    没过多久,晟王殿下,其他皇子以及在四处游玩的各位小姐也都陆陆续续到了客房。

    在出事现场的与不在的自动分了开开,看热闹的一堆人自动找角落,或坐或站。当然,也有张扬地坐在中间的,比如晟王殿下。

    客房内,孙大小姐非常确定地说,自己是被人推倒,而且,是被人用右手推的。她下意识地去抓前面一人的手臂,那人却往旁边一侧,她便摔了下去。

    众小姐的说法是:当时前面的人看到了两位皇子,正后退避让,后面的人不清楚状况,还在往前走,好多人都撞到了一起,孙大小姐就是在混乱之时摔下了台阶。

    卓枫皓问:“除了孙大小姐之外,可还有人受伤?”

    众小姐摇头。她们被踩个脚,稍微撞一下,就算当时略痛一下,现在早已没感觉了,谈不上受伤。

    孙大小姐这伤,看来真是有人刻意为之了。只是,目的何在?

    卓枫皓转头看向两位皇子。两位皇子作为在场的人证,岂会不知道卓枫皓的用意。

    十一皇子看了中间的几位小姐,说:“方才我见周四小姐与菲儿表妹走在前面,周四小姐见到我们就后退了两步,与后面两位小姐撞到了一起。孙大小姐原本好像在后面的,她们推搡时才到了前面,然后就摔了下来。我没看见有人推她,不过,那时她旁边的是邵五小姐。”

    当时,十一皇子在她们前面,自然看不到是谁推的。不过,在最前面的周四小姐和陈大小姐排除了嫌疑。至于邵五小姐,或是无心之过,或是落井下石。

    邵五小姐闻言,赶紧上前欠了欠身,抱歉地对孙大小姐说:“实在是对不住,方才慌乱,未注意到孙大小姐。我刚才踩到了一个小坑,正好滑了一下,扶着树枝才站稳的。我真没看见你,还请原谅我的无心之失。”

    孙大小姐双眼通红,勉强睁大眼睛看了看她,抿着嘴不说话,片刻有看向其他的几位小姐。

    见孙大小姐眼神骇人,有一位略微胆小的小姐率先说:“不是我推的,我没有推你,我发誓!”

    “也不是我,我当时在你旁边,不在你后面。”

    “我没推人,不是我。”

    ……

    你一言我一语,一时间,所有在场的小姐们都说了不是自己推的,这中间必然有人说谎。

    可是,没有人会主动承认,这样表清白无疑是在浪费时间。

    卓枫皓轻咳了一声,说:“各位小姐都稍安勿躁,请大家一一细说当时的情况,至于到底是谁推的人,本侯自会有判断。”

    说完,让小僧送来笔墨,请潋滟姑娘做记录,记下各位小姐所言。

    陈大小姐坦然地说:“我当时与珊瑚姐姐走在最前面,正开着玩笑就遇到了十殿下与十一殿下,珊瑚姐姐一害羞,后退了两步,撞到了欢姐姐身上。我想去跟十一殿下打个招呼,珊瑚姐姐还拉着我不让,正想叫他呢,孙大小姐就摔了。”

    “你这不害臊的妮子,男女有别,避让一下难道不应该了。”周四小姐脸颊绯红,低着头扭捏地说,“那时,我撞着了欢妹妹,差点摔倒,幸好欢妹妹及时扶住了我,我们正慌乱的时候,可不得拉着你。”

    ……

    所有人说完以后,卓枫皓让其中一位小姐上前,请她再次细说一遍。

    那位小姐疑惑地抬头看了看卓枫皓,双手绞着手帕,清了清嗓子说:“方才,我没注意前面的人停住了脚,生生撞了上去,之后便后退了一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就听到有人摔倒了。”

    卓枫皓看着她问:“你撞到的人是谁?”

    “邵五小姐。”

    “你撞到的人穿着什么颜色的衣服?”

    “嫩黄色长裙,藕色小袄。”

    这时,已经有好几个人反应过来,此时都注视着她。

    而她,尚不明白自己哪里说错了,咬着嘴唇倔强地说:“我没有说谎,没有推她,请侯爷明鉴。”

    这时,十皇子开口说:“邵五小姐在最东面的位置,我没看到她身后还有人在。”

    “我,我确实在邵五小姐后面,许是十殿下没有注意到我。”

    还在狡辩!卓慕雪撇撇嘴说:“几位小姐方才都没有回过客堂,邵五小姐的鞋上粘了不少泥土,你的鞋上为何那么干净?”

    邵五小姐此时穿的鞋不是去后山穿的那双,那她鞋上的泥土只有可能是方才慌乱时踩到了路外面。

    “谁知道她在哪儿踩的泥巴,说不定早就在了,我们没看到而已。”

    听卓慕雪一说,邵五小姐也注意到了鞋子,说:“好好走在路上哪里来那么多泥巴,我这就是刚才踩到泥坑里头弄的。”

    见她还不承认,邵五小姐继续说:“那衣服怎么解释?方才外外面,大家都穿着大衣,你怎么就记着里面衣服的颜色?你倒是说说,我方才穿的什么颜色的大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