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五章 后山
    ,!

    皇后娘娘打算在皇寺祈福,七日后方回。皇子和小姐们自然也留下了。

    今日一早,皇后娘娘听闻卓枫皓到了皇寺,有瞬间的不悦。卓枫皓素来有些名气,早些年不少闺中女子都青睐于他。他的到来,无疑会让众小姐们分散心思。

    待打听清楚他只找了一趟普惠大师,又挑了十分僻静的客房住着,心里舒服了些。许是敲有事前来,碰上了而已。

    不过,皇后娘娘还是让人封锁消息,不让他们知道卓枫皓在皇寺这件事。

    当然,皇后娘娘的封锁消息只能瞒住那些“老实人”,像晟王殿下这样的,自然瞒不住。

    午后,晟阳殿下就迈着修长的腿进了卓枫皓休息的院子,见到人就问:“说说吧,来这儿干嘛?”

    “暂时不方便跟你说明的事。”瞒不过,骗不了,那就实话实说。

    晟王殿下“哦”了一声,没再追问。他清楚,卓枫皓不想说的事情,问一次跟问一百次的效果是一样的。

    另一边,卓慕雪不是皇后娘娘邀请来的人,皇后娘娘也不太愿意管她,她就趁机跑了过来。

    “二哥,二哥,汹帮我抓了一只小松鼠,很可爱的,我们带回家养好不好?”那些大事向来都是卓枫皓先提起,她只需要考虑怎么开心地过日子。

    卓枫皓看了晟王一眼,笑着说:“丫头,你日后住的是晟王府,你要事先打招呼的是不是另有其人?”

    卓慕雪进了门才看到晟王殿下也在,看了看晟王,又看了看卓枫皓,扁了扁嘴,低着头不说话。

    呦,这还委屈上了!来的时候不是说好了么?!女人真是难懂的物种!哦,这还只是个女孩。

    晟王接到卓枫皓的眼神,大手揉了揉卓慕雪的头发,说:“只要你喜欢,养什么都行。”

    随后先去了门去,留下卓枫皓,卓慕雪兄妹。

    房间内,卓枫皓不说话,只是含笑地看着她。

    “二哥~”卓慕雪喊了一声,话到嘴边却犹豫了,捏了捏衣角,说:“我会好好听晟王殿下的话的。”

    “如此甚好。”卓枫皓点了点头,赞同地说,“晟王殿下会好好待你,你想出门,想回家,你跟他说一声,若是无事,他定不会拦着你的。”

    自从嘉燕从宫里搬出来之后,这丫头活泼了许多,有空就围着嘉燕母子。听燕儿说,她一直没习惯现在的生活,希望能像过去一样无忧无虑。

    燕儿还说,慕雪知道晟王对她的好,可正是这种“无缘无故”的好,让她感觉很压抑,甚至有些害怕。

    另外,龙傲天有问过她,要不要跟他一起走,可以四处游历。慕雪丫头其实挺心动的。

    卓枫皓当时就叹气,这丫头确实听他的话,不过,她最亲近的人,最能说说心里话的人,始终都是燕儿。或许,他还排在龙傲天之后。

    每次,卓慕雪都十分懂事地答应他所有的安排,连原因都很少问。这样的她,让他有些心疼。

    可是,他的安排是眼下对她最好的安排,哪怕她现在还不懂。

    晟王与卓枫皓还有事要谈,卓慕雪就出去闲逛了。

    卓慕雪原本想稍微逛一下就回去,好找个机会和陆巧甜好好说说话,谁知,走着走着就迷路了。

    她看了一下四周,没人!她挑了一颗最大最高的树,爬了上去。

    她看清了寺院的方向,正要往下时,发现有人正好走到了附近。想了想,躲在树上等人走了再下。

    晟王殿下和二哥都交代过:出门在外不可随意爬树!

    冬日的大树虽有有些残叶,到底不是枝繁叶茂的时候,卓慕雪躲在两根粗枝的中间,虽不明显,不过细看定能看到。

    树下的人根本没往上看,但也不走,就在树下站着,似乎是在等人。

    卓慕雪方才只注意到是两个女子,许久不见人走,才小心翼翼地向下望了望,发现是一起上山的小姐,没记错的话,是邵五小姐和她的侍女。

    远处还有两个人正向这边走近,为首的小姐正是陆巧甜。

    陆巧甜不是因为被排挤,没人说话,昨天还一个人闲逛迷路了,怎么今天就有“好友”可以单独相约了?卓慕雪的心中又了一丝疑惑。

    “约了人也不知道早点过来,害我等这么久!”邵五小姐不满地对陆巧甜说。

    “要不是娘娘有交代,你以为我愿意约你?”说着,陆巧甜将一个信封塞给了邵五小姐,转身就走。

    邵五小姐并没有真计较什么,拿了信封笑着说:“瑜王妃设宴时,你还只是个宫奴,没机会参加,所以这次呢,你也只能是陪衬!可千万车动什么不该有的心思。”

    陆巧甜的脸色一下子黑的可以滴墨,冷哼了一声,疾步离去。

    邵五小姐看到陆巧甜的反应,愉快地笑了。见她走远,才打开信封看了起来。

    不知信上写了什么,邵五小姐看完之后连蹦带跳地离开了。

    幸好,连小姐带侍女四人,没有人往上看一眼,没人发现树上还有个人。

    卓慕雪迅速下了树,一转身就看到汹一脸无奈地看着她。

    汹敲了一下卓慕雪的脑袋,转身就走。

    卓慕雪笑着跟上,说:“我就是想自己走走,马上回去的,不是故意的。”见汹没有半点反应,她赶紧保证,“我下次不会了,就是不叫别人,也一定偷偷叫上你。”

    对于这样的保证,汹只能听听就算了,不指望她次次遵守。他叹了口气,问:“你可知道邵家与陆家的关系?”

    嗯?卓慕雪认真想了想,说:“不知道。”

    汹有些无奈地讲解:“陆八小姐嫁的是邵二公子。虽然是庶子庶女,到底还是姻亲关系,多少有些联系。”

    哦!卓慕雪恍然大悟。

    汹有些恨铁不成钢,说:“慕雪,你日后要替晟王应酬,就必须弄清楚京城中各个家族的关系,哪怕是这种不明显的联系。”

    说起这事,卓慕雪的情绪又低落了。

    “虽说忙了些,好歹不用养在深闺,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汹安慰道。

    卓慕雪无精打采地点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