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 猜测
    ,!

    卓慕雪的直觉没有错,只不过,晟王殿下就是看到刚才两人之间的互动,使使小性子,故意折腾一下汹。

    此时下午都过了一半,汹快马加鞭,才能赶在城门封锁之前进城。不过,这对汹来说不算什么大事。

    卓枫皓听到汹带的话,惊喜、惊讶之后,不由得感慨:这么近的距离,这么关键的人物,居然现在才知道!这应该就是“灯下黑”。

    卓枫皓去过皇寺,认识普惠大师,还算有点交情。以前就知道他是经历了一些变故才决定出家,没想到会与大哥卓千峻老家的案子有关。

    若是猜测没错,普惠大师经历的重大变故就是卓千峻要查的事件中发生的事情。

    事情已经过了二十七年,现在有一点点线索,卓枫皓兴奋又心急。他在寒风中站立片刻,让自己冷静一些,才吩咐汹:“明日天一亮,我们便出发去皇寺。”

    随后,命令褚勇连夜找出关于普惠大师的所有资料。

    将近年关,皇上休了早朝,不然等下了早朝再走只怕午后才能到。

    汹走了之后,卓枫皓也出了门,出门没多远又回来。他原是想早点告诉大哥,可是,现在还没有确切的消息,知道了也是干着急。还不如等明天从皇寺回来再说。

    次日天还没亮,卓枫皓就已经醒了。褚勇那边的资料也整理得差不多,时间紧迫,资料不多,不过足以证明他与当年的事有关。

    当第一缕阳光照射到院落中时,汹就在院外等候了。不多时,两人便出发了。

    他们到达城门之时,还没到开城门的时候。守城门的将领见是淳义侯,又离开城门的时间相差不远,乐得卖个人情,提前开了城门。

    卓枫皓和汹到达国安讲寺时,众小姐才刚用完早餐,在妙法堂听普慈大师讲佛法。

    普慈大师讲得有些深奥难懂,卓慕雪听得昏昏欲睡。突然,袖子中的小松鼠钻了出来,“吱吱”叫了两声便往门外窜去。

    卓慕雪着急望去,看到那熟悉的衣角,知道是汹回来了。她都不知道汹用了什么办法,短短的时间,将一只小松鼠训练地无比听话。

    卓枫皓没去找他们,直接去找了普惠大师。

    自卓慕雪特意追上去问过他之后,普惠大师就知道定会有人来找他。可他没想到人来得这么快,而且,来人还是淳义侯。

    若是不相识的人,他大可以不给面子直接不见。偏偏这人上次来得时候还相谈甚欢。

    该来的迟早会来,自己心中何尝不是隐隐期盼着这一刻呢!普惠大师整理了一下情绪,准备好茶招待卓枫皓。

    卓枫皓看着普惠大师从容不迫地泡着茶,心中好一番感慨。他接过茶,品了一下,说:“好茶!”

    没有半点恭维的意思,确实是一杯好茶。这也从侧面说明普惠大师现在的心境,平静而从容。

    难道他早有准备?若是他打定了主意什么都不说,还真不好对付。

    卓枫皓试探着问:“佛,讲究因果,大师您因二十几年前的事情而远离俗世,不知现在可能放下?”

    普惠大师心中苦笑,似乎没问到关键问题,却比那些还要难回答。说放不下,愧对了这二十几年的修行,再说,放不下就应该追求真相;说放下,即然已经放下了,有什么不能说的呢?

    “我心放与不放不重要,重要的是,老衲不希望看到后人再次为往事所困。”

    卓枫皓专注地观察普惠大师的神情,道:“大师慈悲,然而,困与不困,因人而异。有人因过往伤心事而不敢面对,有人因无法探知真相而苦恼。

    枫皓认为,往事无法改变,伤心也好,痛苦也罢,都是我们的过往,人生的一部分。但若是不知自己的过往,不知至亲之人的过往,那是人生的重大缺失。”

    普惠大师也一直在观察卓枫皓:执着却不着急的感觉,有定力,够稳重。

    卓枫皓今年二十五,事情发生在二十七年前,当时他还没有出生。据他的调查,当年逃脱的人当中没有成年男子或女子,也就是说,卓枫皓不可能是当年那件事相关人的孩子。

    那他为什么要查那件事?

    淳义侯如今任大理寺卿,是有人报案还是朝中有人提出重新调查?

    淳义侯的说法似是要帮人追寻过往,但,若是有人报案,朝廷的动静应当更大一些,之前不会一点消息也没有。

    难道是奉命重新调查?他的说法也许是为了迷惑我。这,很有可能!

    想到此处,普惠大师心情变得更为复杂,有些恍惚地说:“时也,命也!当年苦苦追寻尚不能找到真相,时隔二十七年,还有什么可查的。”

    “大师此言差矣。枫皓相信,真相是不容易被掩盖的,只要有一个小小的突破口,便能找到揭开秘密的方式。请大师相信我。”见普惠大师神色松动,觉得劝说有了效果,眼神一亮。

    普惠大师回过神来,惊觉自己言语有失,连忙补救:“老衲皈依佛门二十余年,前尘往事已淡忘,恐怕难以帮助侯爷,请侯爷见谅。”

    未能卓枫皓开口,普惠大师接着说:“老衲今日有些疲累,正要多休息一下,不能招待侯爷。好在侯爷是熟客,不见外,请侯爷自便。”

    逃避!不过这也是预料之中的反应之一。此时不宜紧逼,但也不能轻易放过。

    卓枫皓淡淡地和了一口茶,说:“让年轻有为的状元公放弃锦绣前程,成为一个默默无闻的型尚,这样的心路历程只怕世间没有第二个人能够经历。

    不管当时发生什么事都叫人难以忘怀,不论是他本人,还是他周围的人!大师不妨仔细想想,枫皓会在此小住几日,随时都能找大师探讨。不急,不急!”

    说完,卓枫皓起身告辞。

    普惠大师入定般坐了许久,叙炉中的碳灭了,茶水冰冷了他也浑然不知。

    回忆起过往,不知不觉,一行泪落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