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 旧识?初识?
    ,!

    陆巧甜走到不远处就听到了林三小姐的声音,转头见两人有说有笑。想到方才一路上没一个人搭理自己,没一个人把她放在眼里,她一阵委屈,心生怨气。

    殊不知,卓慕雪第一次参加嘉琪公主茶会时的情景,比她今日难堪多了。

    其实,陌生人之间相互不搭理事非常正常的事情,没有人会刻意顾及一个不重要的陌生人的感受。如果陆巧甜能够主动走出一步,或许也有人愿意与她交谈。

    人与人之间无形的墙,很多时候都不是别人设的,而是自己给自己设置的。

    客堂里面,众小姐们三两成群,低声嘀咕着今天的事情,没有人刻意去关注房间内多了谁,少了谁。

    卓慕雪进屋没多久,眼尖的孙大小姐就注意到了。她笑着过来打了个招呼,寒暄了几句。

    当然,孙大小姐的目的不单单是寒暄,而是探问晟王殿下的喜好。二哥曾经交代过,他和晟王殿下的喜好不能随意透露。卓慕雪自然就把话题绕开了。

    孙大小姐倒也不生气,只是默默地停止了探问。

    又坐了一会儿,有小僧前来通知众小姐移步斋堂用餐。此时已过了平时用餐的点,小姐们早就饿了,不少人都已经吃过一些点心充饥。

    小姐们闻言,迅速起身前往斋堂。

    卓慕雪到了斋堂,四处看了一下,没有发现陆巧甜的身影,便询问了一下小僧。

    小僧找了一圈都没看到陆巧甜的身影,只知道最后有人见到她,是在聚贤堂附近。

    男女有别,在这佛门清净地也不例外。小姐们在客堂休息,皇子们在聚贤堂休息。陆巧甜去那里,是巧合还是故意?

    不管怎样,先找人在说。

    林三小姐见卓慕雪有些着急,笑着说:“陆十二小姐不小了,丢不了,在说,还有寺里那么多人呢。真看不出来,你原来是个爱瞎操心的。”

    “说不定她迷路了,这会儿肯定很饿,早些找着了才好。”卓慕雪担心地四处张望。

    “要知道饿了就不该乱跑!我可听说她先前是犯过错的宫奴,卓三小姐还是不要跟她走太近的好。”林三小姐提醒道。

    ……

    卓慕雪有些无语。不过林三小姐是善意的,卓慕雪也不好说她什么,只是说:“人云亦云不太好,说不定她跟传言中的性格一点都不一样。”

    林三小姐看着卓慕雪直笑:“传言确实不可尽信,听闻卓三小姐是个颇有心机的女子,没想到,没想到——如此天真可爱,哈哈哈!”

    林三小姐止了笑,略微认真些说:“宫里悦婕妤是什么样的大家都清楚,可见陆家家教如何。这陆十二小姐自幼走失,教养本来就不怎么样,进了这样的家庭能有好?”

    “再说,听闻她在宫中人缘不好。别再说传言不可信,这件事是多方查证的,假不了。”

    卓慕雪没有说话,因为这一点,晟王殿下和公主嫂嫂都曾说过,他们更不可能骗她。

    可是,从前的项瑞雪对她很好,待她像亲姐妹一样,她始终不愿意相信。

    这时,小僧前来回禀,说陆十二小姐已经找到了。她不小心走出了山门,在后山树林里迷了路,此时正往回走呢。

    听了这话,卓慕雪也就放心了。她跟林三小姐、孙大小姐一起用了素斋。再过多地关心陆巧甜就太过了。

    项如意与项瑞雪是堂姐妹,卓慕雪与陆巧甜今天才第一次见面。

    冬日里日照时间短,中饭过后休息片刻,皇后娘娘便召集众小姐们一起去妙法堂听佛经。

    小姑娘家家的,哪个对佛法感兴趣?!不过这次听佛法是与几位皇子一起的,大部分姑娘都兴匆匆地去了。

    卓慕雪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心想:晟王殿下这么还不来找她?

    晟王殿下哪里不知道卓慕雪的心思,只不过他自己都没逃掉,又怎么能顾上她呢!有难同当么。

    今日是普惠大师讲经。普惠大师是个四十出头的中年人,在这国安讲寺出家已有二十余年。

    据说,他是当年的状元公,偏偏遇上大的变故,几经周折后落发出家。

    普惠大师知道年轻的姑娘们不喜欢听枯燥的佛法,讲经的时候还会讲一些实例。他言语之中提到了二十多年前的大水灾。

    皇郁国南方的地形地貌类型比较容易发生水灾,每三五年就有一次。不过,二十多年前涉及十多个城镇的大水灾,只有发生在二十七年前的那一次!也就是二哥交代了要特别关注的大事!

    卓慕雪反应过来之后,打起十二分精神听讲。可是,普惠大师提了那么一句之后就没有再提。

    卓慕雪是最认真的那个,陆巧甜则是最敷衍的那个。陆巧甜方才走得远,回来没吃上两口饭就被叫来听佛经,早已又累又饿,完全不知道普惠大师在讲什么。

    好不容易听完了佛经,皇后娘娘让各位皇子、小姐们随意,她自己休息去了。

    皇后娘娘一走,所有人都活跃了起来。卓慕雪顾不得其他,赶紧跑去找普惠大师继续“研究佛法”。

    雪丫头能对佛法感兴趣?!晟王殿下当然是不相信的。他迈开脚步跟了上去。

    妙法堂外,普惠大师非常意外地看着一脸笑意的卓慕雪,停住了脚步问:“小施主是找老衲?”

    嗯,嗯。卓慕雪点着头问:“普惠大师,您刚才说闹水灾的地方,是不是有一个城镇叫盘宿啊?您是那里的人么?”

    普惠大师眼皮一跳,不由得问:“当年,只怕小施主的父母都还年幼,小施主为何想问,”

    卓慕雪低着头不知如何作答,因为卓枫皓并没有告诉她为什么。

    “前些日子正好教她读了近些年的地方志,没想到她挺感兴趣的。可惜那位先生没到过几个地方,只是照本宣科罢了,有些无聊。”晟王替卓慕雪解释。

    原来如此,普惠大师释然了。他大方地承认自己是盘宿县人,请他们到会客室喝茶,并讲了不少当地的风土人情。

    出了会客室,晟王殿下随意地问卓慕雪:“为什么关注二十七年前的大水灾?关注盘宿?”

    “二哥让我听到这方面的消息就告诉他。”晟王殿下面前,卓慕雪直白地说。

    “可知道为什么?”

    卓慕雪摇头。

    呃,要是自己,估计也不会跟她讲得太清楚。晟王想了想说:“既然你二哥吩咐了,那就让汹回去跑一趟,报个信。”

    “好。”不知道为什么,卓慕雪总觉得晟王殿下是故意支开汹的。细想想又不对,因为晟王殿下完全可以不让汹一起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