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一章 拜药师佛
    ,!

    晟王殿下走得很快,没多久就赶上了领路的八皇子。卓慕雪跟得毫无压力,边走边聊。

    那两位姑娘一开始还坚持跟在他们身后,渐渐地,越走越慢,娇喘连连。

    晟王殿下撇了她们一眼,跟八皇子打了声招呼:“我们先上去了。”

    八皇子比较了解晟王,知道他不耐烦搭理这些娇滴滴的小姐们,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晟王殿下对皇寺非常熟悉,快走几步,在赶上皇后娘娘之前走进了旁边的树林,往前几十米之后便到了一条小路上。

    “我们这是去哪儿?”卓慕雪感觉这条路跟大路不是一个方向,好奇地问。

    晟王殿下只是不想跟那些小姐们一起,现在去哪儿还真没想好。他略一想,说:“我们去万安塔,就是山顶上那个。”

    卓慕雪望了望山顶,毫不犹豫地说好。

    皇寺,正确的名称叫做国安讲寺,是皇郁国中占地面积最大,等级最高的宣讲佛法的地方。

    它依山而建,包括四殿(山门殿、天王殿、大雄宝殿、观音殿),五楼(钟楼、鼓楼、方丈楼、近塔楼、藏经楼),六堂(妙法堂、罗汉堂、安养堂、聚贤堂、斋堂、客堂),二亭(清心亭、无声亭),一塔(万安塔)。

    万安塔坐落于皇寺最高的山峰之上,高18丈,是皇郁国内最高,也是唯一一个六面九层的塔楼。

    对于普通人来说,登国安寺已经十分困难,对晟王一行人开说,这山一点都不高!晟王殿下带路,他们沿着小路直达山顶。

    万安塔之上,不仅可以俯瞰整个国安寺,连旁边山上的天坛也可看得清楚。

    卓慕雪看到天坛那边的台阶很长,很陡,不由得说:“那边的台阶那么陡,参加祭天的人都能走上去么?年迈的大臣怎么办?”

    “通向天坛的路并非只有那一条,那是册立太子,新皇登基前的祭祀才必走的路。能一口气迈上那九百九十九个台阶的皇子才走资格走上祭坛。”当年,他只差一步就会迈上那个台阶,现在,他唯有蛰伏。

    汹若有所思地望了天台一眼,说:“身强体壮者才有能力管理好国家,这个传统倒是不错。”

    晟王殿下暗自叹了口气:如今,空余形式了。

    他们登上万安塔之时,八皇子在山门殿前等人,七皇子距离山门殿还有三分之一的路程,他身边有两位小姐正不顾形象地坐在台阶上,不肯再往上走。

    晟王殿下在上面吹了一会儿风,对着天坛的方向发了一会儿呆。待够了才带着人往下走。

    晟王殿下熟门熟路,从后门进寺,弯弯绕绕到了大雄宝殿。

    寺中小僧看到他们,尤其看到晟王殿下,他们便默默地退了下去,只有一个小僧留在殿内。

    一行人在大雄宝殿外上了香之后,汹和其他随从也都被晟王遣退了。卓慕雪疑惑地跟着晟王殿下走进殿内。

    大雄宝殿内,供奉着横三世佛,中间最为高大的是结跏趺坐,左手横置左足上,右手各上屈指作环形的释迦牟尼佛像。

    晟王殿下没有给释迦牟尼佛像上香,而是走到了左边的佛像跟前。

    小僧不用晟王殿下招呼,已经送上了三支清香。

    卓慕雪以前很少到庙里,去的也都是小庙,里面只有少数几个佛像,她自然不认得眼前这个。

    卓慕雪拿了三支香,茫然地问:“这是什么佛?”

    小僧忍不住打量了卓慕雪一下,立即介绍说:“这是药师琉璃光如来,也有人称大医王佛、医王善逝或消灾延寿药师佛,为东方琉璃净土的教主。为药师本用以比喻能治众生贪、瞋、痴的医师,一般用以祈求消灾延寿……”

    待小僧介绍完,晟王殿下才说:“传说,我师门的祖师爷就是这位药师佛的弟子。你既然跟着我们学了不少药理,也应当来拜一拜药师佛。”

    哦,原来如此,还以为晟王殿下是要祈求菩萨保佑祛毒延寿呢!

    晟王不用看也知道卓慕雪在想什么,说:“要是求神拜佛有用,还要那么多大夫做什么!佛经引导人心向善,但不是有求必应。”

    卓慕雪呵呵笑了起来。

    晟王殿下认真地拜了拜药师佛,也督促着卓慕雪诚心一拜。

    见卓慕雪不停地四处张望,晟王交代小僧:“本王独自走走,你带着这位卓三小姐四处逛一逛,认认路。”

    又交代卓慕雪:“跟着小师傅就好,不可随便乱跑。”

    “好。”卓慕雪知道这里不是能随便闹的地方,就是晟王殿下不交代,她也打算规规矩矩的。更何况,皇后娘娘也在呢。

    小僧带着卓慕雪在国安寺走了一圈,详详细细地介绍寺内的建筑、佛像等,差点把罗汉堂的五百罗汉一一介绍一遍。

    等卓慕雪再次回到大雄宝殿门口的时候,众小姐们已经全部在客堂休息了。

    卓慕雪想了想,没有去客堂找小姐们,而是问了晟王殿下的去处。晟王殿下此时正与方丈大师在后山的八角亭喝茶,卓慕雪乐呵呵地跑去旁边等着。

    八角亭在寺外,这个亭子比国安寺还久远,却没什么人知道,是个幽静的地方。

    国安寺的方丈大师自然不是谁都能见,谁都能一起喝茶的,所以,卓慕雪很识趣地坐在台阶上等。

    晟王殿下一早就看到了她,笑了笑,随她去。

    方丈大师一开始并不在意,没想到半个时辰之后,她还在台阶上自娱自乐,不由得笑了起来。

    冬日里天寒地冻,一般人很难在室外待久。方丈大师见她如此乖巧,有些不忍,让人招呼她进了八角亭。亭内有一个炭火盆,比外面暖和一些。

    卓慕雪难得露出却生生的感觉,在亭外磨蹭了一会儿才进去,又很快挪到了晟王殿下的身后。

    “雪丫头,你这是怎么了?”晟王一见她这样子,心情不知不觉好了许多。

    卓慕雪不敢看方丈大师,低着头,拉着晟王殿下的衣角,一脸无辜和茫然地说:“我,我也不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