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 及笄礼
    ,!

    淳义侯府的小家自然比陆家的小姐尊贵。不过,卓慕雪没有想到这些,只是随心而已。陆家,对于卓慕雪来说没有喜欢只有讨厌。对于讨厌的东西被谁拿去了,她不在意。

    卓慕雪知道皇上对于项家的处置,听到昔日的姐妹成为陆家小姐,心里为她松了一口气。至少,瑞阳二哥可以放心了,心里又隐隐有些担心,陆家的人对她不好怎么办?细想想,只要身份不揭穿,她的日子肯定比当宫奴好。

    别说她不喜欢陆家的人,就是喜欢,或许也会为了真正的项瑞雪而放弃。也许这就是命运,不管她是谁,她都是卓枫皓的妹妹!是卓家的人,与陆家无关!

    卓慕雪亲生父母的事情自那天卓枫皓提起过之后,再也没有人说过半句,府上出来卓枫皓夫妇和她本人,没人知道这件事。他们也都当这件事从未发生过。

    一个月的时间转眼即逝。

    举办及笄礼那天,季家除了邀请的人以外,还来了不少前来观礼的宾客,还有许多人未到,却送了礼单的人家。这些人大多数是看了晟王和卓枫皓的面子,也有一部分是卓慕雪自己的朋友。

    雷二小姐自从那天的事情之后,没有来过淳义侯府,这天她自己没有出现,派人送来了一份厚礼。

    蓝铄仁、封云铧等人自己不方便出面,都以家中姐妹的名义送了一份礼物。

    让人意外的是,瑜王与轩王也都送了礼单过来。

    晟王俨然一副主人姿态,一大早就来了淳义侯府,虽不帮什么忙,却也事事关心。他还送卓慕雪一间糕点铺子作为成年礼。这间糕点铺子没有香满楼出名,也是京城小有名气的铺子,每年都有不小的收益。

    卓慕雪的及笄礼由嘉燕公主和秦氏主持,请了司空夫人做正宾并指点两个晚辈筹办今天这个及笄礼。

    吉时一到,身为长兄的卓千峻起身,简单地致辞。

    卓慕雪穿着秦氏亲手准备的华服,穿过布置喜庆的长廊,来到正厅。卓家新立,未设祠堂,只摆了香案祭拜。卓慕雪走到香案前,规矩地跪下,双掌交叠,平举齐眉,深深俯首叩拜。

    司空夫人为卓慕雪绾起长发,层层叠作高髻,戴上钗冠。嘉燕公主为她正冠。

    卓枫皓欣慰地看着卓慕雪,谆谆教诲一番。最后,晟王还忍不住补充了两句。

    卓慕雪静心聆听,恭敬地答:“慕雪虽不敏,敢不祗承!”

    随后,卓慕雪起身,一一叩拜兄嫂,叩谢长辈,揖谢友人。

    礼毕之后,卓慕雪对着镜子中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久久不能回神。她一直盼着长大,现在真正成了“大人”,既紧张又兴奋,拉着司空昶问着各种各样的问题。

    之后的酒宴,因为临时前来观礼的人太多,府里没有准备,只得直接让外头的酒楼送几桌现成的席面。

    卓家这个及笄礼有慌乱地方,还有些小差错,总体来说,简单温馨!不管是主人还是宾客都感受到了温暖。

    陆家没有意料中的热闹,许多人家都派人送了礼单,却没多少人过来观礼。陆家在京城经营多年,多少有些地位,本不该如此冷清,只因陆家与卓家同一天办及笄礼。

    官场上的朋友,看的是官职与地位。且不论官职,卓枫皓备受皇上恩宠毋庸置疑,陆家根本不能相提并论。而前段时间,陆家与卓家有过冲突,京城大多数人都还记着。

    不管两家有有意还是无意,既然选择了同一天,就必定会被别人拿来做比较。这种时候,只要不是跟陆家关系十分要好的,都不会去参加陆家的及笄礼,而且,即使卓家没有邀请他们,他们也会随一份礼去。

    这一天,陆巧甜穿着有生以来最华丽的衣服,最贵重的首饰,即使礼仪又长又累,她也很开心。可是,她的“母亲”心情一点都不好,因为卓家三小姐抢了陆家的风头!

    陆巧甜记得半年多以前在宫里见过卓三小姐一面,她看得清清楚楚,这卓三小姐就是她昔日的姐妹项如意,也曾是九皇子身边的宫女项瑞雪。

    陆巧甜听了也很生气,只是没有办法,她宽慰小陆夫人说:“娘,您放心,今天她抢了女儿的风头,明天,女儿定要将这风头抢回来。”

    “说得好!”小陆夫人喜欢女儿这样的性格,还跟她好好数落了卓慕雪一顿。

    而此刻的卓慕雪完全不知道曾经的姐妹已经在想办法挤兑自己。

    过完及笄礼的第二天,卓慕雪觉得,除了自己的衣着发饰有了变化,她的生活还与原来一样。

    好景不长,午后,晟王带了雨珩和一个中年男子到淳义侯府找到她,说:“雪丫头,你现在已经是大姑娘了,不能光想着玩儿,要学些正经事。”

    之前卓慕雪的课程就是晟王定的,除了女红,其他的都是汹教。汹一般都比较纵容她,久而久之,也没了正经上课的感觉。卓慕雪的性子不喜欢太拘谨,可晟王说话,她又不敢反驳,只能眼巴巴地望着晟王殿下。

    晟王不明白卓慕雪哪里来的委屈,她女红学的那么不像样,他不也没说半句不是。难道这还不够?晟王忍着不让自己心软,说:“从今天起,你要跟着你嫂子燕儿学着管家,雨珩也会过来帮你。另外,这位是糕点铺子的郑管事,打理铺子的事,你可以去问汹,也可以问郑管事。”

    几句话听下来,好像没有要正经上课的意思。卓慕雪松了口气,连忙答应下来。

    见卓慕雪答应的爽快,晟王殿下也十分开心,随意地说:“若是你学得不错,就来晟王府帮我打理打理,我府里正缺个主事的。”

    卓慕雪惊讶无比:“晟王殿下府上怎么还会缺人呢?您别耍着我玩。”

    晟王殿下笑而不语。

    雨珩和郑管事则是心惊,晟王殿下的意思,难道是要让她成为晟王府的女主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