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不认
    ,!

    卓枫皓一脸郁闷地看着张小锐:“这种事情,我又如何知晓。”心想着,难不成他还在怀疑,借着孟漠宇的事情来试探的?

    见卓枫皓有些抵触一个话题,张小锐憨憨一笑,说:“卓兄弟别见怪,我那帮一起来的兄弟都回去了,一个人在京城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我觉得我与你有缘,忍不住想和你多说会儿话。”

    “张副统领可以把妻儿带到任上,一家团聚。”卓枫皓善意地提醒。

    “我自个儿还不熟悉京城,不着急然后老婆孩子过来。”张小锐喝了一口茶,话题一转,“话又说回来,卓兄弟,你说,云儿,是卓夫人的那个孩子,他要是知道孟家姑娘一直在等他,他会娶她么?”

    卓枫皓绝不相信张小锐只是随便聊聊!据他的调查,张小锐交际应酬能力非常好,不可能如他所说缺人聊天,更不会如此执着一个话题。

    “谁都不是他,都不会知道他的决定。”卓枫皓淡淡地说完,端茶送客。

    张小锐似乎没看懂卓枫皓的意思,继续拉着他聊天。聊聊京城的见闻,说说甘州的往事,谈谈军中的琐事。卓枫皓不回应,他不在意,略微搭上几句话,他就露个大笑脸,讲得更起劲。

    谈不上相谈甚欢,至少没有冷场。在卓枫皓快要起身赶人之时,张小锐终于告辞。

    闹半天,这张小锐只是来淳义侯府聊了个天,对于孟漠宇的事一点都不执着。只怕说出去都没人相信。

    在那之后,张小锐时常来找卓枫皓,虽然十次有九次都见不到人,可他似乎是习惯了,得空就到淳义侯府。

    转眼快入冬了,过了年,卓慕雪就十五岁了。今年的冬天,需要给卓慕雪办一个及笄礼。

    这一天,卓千峻夫妇,晟王都在淳义侯府,顺便讨论起了这事。

    卓枫皓和晟王都觉得及笄礼低调一些,请几个相熟的亲朋好友即可。可还是在一些细节上吵得不可开交。

    秦氏难以置信地看着两人为了一件怎么都可以的小事大吵,惊讶得回不过神来。

    卓千峻知道他们这种相处方式,不过真正见识还是头一回,不免有些担心。

    最淡定的就是嘉燕公主了,照常吃着点心,似乎在争执的两个人与她无关一样。以前两个人吵得大打出手的时候都有,这已经是很“文明”地吵架了。

    “公主殿下,要不,您劝劝吧。”秦氏回过神来,忍不住说。

    “没事,吵累了自然会停。”嘉燕公主根本没想过要劝,也制止了秦氏去劝。

    而当事人卓慕雪此时正和司空丞相府与司空旭下棋。卓慕雪已经连输两盘,此时正再苦恼该走哪一步。

    经过汹的教导之后,卓慕雪的棋艺已经突飞猛进。现在,卓枫皓只有不让子的时候能保持不败的纪录。

    司空旭与卓慕雪下棋,一直都是让她一个子。卓慕雪一直没有赢过。司空旭一边吃着水果,一边等卓慕雪落子。他看着悠闲,实际上一点不敢分心,连妹妹几时进的门都不知道。

    卓慕雪来司空丞相府,明面上都是拜访司空九小姐,实际上,大部分时间都在这里陪司空旭。司空旭对卓慕雪越来越亲厚,隐约有要超过亲妹妹的趋势。司空昶对房内的情景已经习以为常,可每每看到都会有一些小失落。

    第三局下完,时间不早了,司空旭就不再留人。卓慕雪走到门口,他才想起来问:“慕雪,你的及笄礼可定了日子,请了正宾、赞者?”

    正宾一般得是她的德才兼备的女性长辈。卓慕雪没有这一类的正经长辈,只能邀请亲近的人做正宾。

    若是良妃娘娘还在世,必然是正宾,可现在不知卓枫皓有何打算。

    卓慕雪一脸茫然,说:“没听哥哥提起过,我回家问问去,下次来的时候告诉旭哥哥。”

    司空旭点着头,心理想着,回头还是去封书信问问卓枫皓好了。

    卓家准备卓慕雪及笄礼的同时,陆家也在为陆巧甜(项如意)准备及笄礼。同是一年的冬天,同样要挑选一个黄道吉日,于是,两家非常巧合地选择了同一天。

    与卓家不同的是,陆家的及笄礼十分高调,定制了珍宝阁的首饰,定做了斑斓阁的衣裳,没能在香满楼定到席面,也定了足量的糕点。据说,陆家邀请了京城大部分的名门大户前去观礼,酒宴备下了几十桌。

    陆巧甜(项如意)前几天才被接出浣衣局。她在浣衣局一直有悦娘娘照应,过得不算辛苦,除了双手粗糙一些,别的都还好。一到陆家,她人都还没有认全就被“母亲”压着学着学那,生怕她到时候出了差错叫别人笑话。

    不管“母亲”的要求多么高,陆巧甜都很努力地去达成,因为她很清楚,自己还能过上好日子全是因为陆家。

    因为陆家的高调,卓慕雪知道了陆家幺女陆巧甜与她在同一天办及笄礼的事情。卓慕雪对陆家的印象一直不好,听到这事也不予理会,不过是个巧合罢了。

    知道一些事实真相的卓枫皓,经过几天的思想斗争之后,决定将一切告诉卓慕雪:“慕雪,再过一个月,你就满15岁了,成年了。有些事情,二哥想告诉你,你听过之后,想怎么做都可以,我都会尊重你的决定。”

    今天的二哥太反常,让卓慕雪觉得很不安,她端坐着听卓枫皓继续将下去。

    卓枫皓开口之前想了很多种表达的方式,最后,只用了最简单直接的话语:“慕雪,我查到你的亲生父母了。你是工部侍郎陆庆生的幼女,名叫陆巧甜。”

    “啊?陆家不是有个女儿叫陆巧甜么,过阵子还要办及笄礼。”卓慕雪不愿意相信。

    卓枫皓叹了口气:“小如意,当初,你顶替项瑞雪入宫,项瑞雪随后以你的名义也进了宫。陆家在宫中找到的项如意自然就是你那位好姐妹。她承认她是项家的养女,也认下了陆家女的身份。”

    “哦。”卓慕雪眨了眨眼睛,还没想起来这事对她到底有什么影响。突然,她紧紧抓住卓枫皓的衣裳问:“二哥,你不会不要我,把我赶走吧?”

    卓枫皓哭笑不得:“傻丫头,你想哪儿去了,我是想问,你要不要认回自己的亲生父母。”

    卓慕雪想起了在茶楼围攻她的陆家兄弟,在珍宝阁嫌弃她的陆家夫人,头摇得像拨浪鼓,带着恳求问:“我可不可以不认他们,我只想要做卓家的小妹,好不好。”

    “好。”这也是卓枫皓最希望的结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