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三章 后果很严重
    ,!

    嘉燕公主没想到几个男人的反应这么大,一个个黑着脸,大厅中感觉比冰窖还冷。她坐在屏风后面,有着可怜得看着小小年纪的雷二小姐。

    别人不知道,她可很清楚,她的渊怀哥哥和夫君生气的后果都很严重!她叹了口气,今天这事,那两个男人都不想她多事呢。

    雷二小姐被晟王一瞪眼就不由自主地跪了下去。

    白贤逸已经冷静了下来,看似平常地开口问:“茶杯里的迷药是你下的?”

    重压之下,雷贝贝不敢撒谎,害怕地点了点头,说:“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想要伤害慕雪。”

    卓慕雪坠马的时候,她就想到了那杯放了迷药的茶,心里内疚得不行,现在说出来,心里反而放松了些。她问:“慕雪怎么样了?有没有摔伤?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你为什么要给慕雪下迷药?你可知道,她是对你毫无戒心才会喝下那杯茶。”这次的迷药本身其实害处不大,最多让人睡一会儿,所以,雷二小姐应该真的没太大的坏心。

    可错了就是错了,不能因为事小而不追究。更何况,这次的后果很严重!

    “我,我……”雷二小姐偷偷看了沈墨一眼,支支吾吾不肯直说。

    “说!”晟王殿下冷冷地说了一个字。

    雷二小姐一哆嗦,双手紧捏着衣服说:“其实,我,我没想让慕雪喝那杯茶,我给慕雪准备的是蜂蜜水。我也没想到慕雪会喝那杯茶,我,我是没来得及阻止,我没想对她下迷药。”

    说得有些乱,不过意思也表达清楚了。

    “那你想给谁下迷药?我?”沈墨的声音没有一丝情感。他听说了当时的情景,如果那杯茶不是给慕雪的,那么,百分之九十九都是给他的。因为,一般情况下他都会跟在卓慕雪身边。

    雷二小姐又看了沈墨一眼,微乎其微地点了点头。

    几个人真是被雷二小姐气笑了!

    “你为什么要给沈墨下迷药?你以为他是这么好对付的?”白贤逸憋着气追问。他不知道雷二小姐喜欢汹,还以为是汹哪里得罪了她,闹脾气呢。

    雷二小姐抿着嘴不说话。

    “你要是不说,明天就把你送进九皇子府!”卓枫皓轻描淡写地威胁道。

    雷二小姐委屈地泪水直掉,抽泣着说:“我,我不喜欢九殿下,一点都不喜欢!我不要嫁!我,我喜欢沈公子,我,我想,想,我要是与,与沈公子有了……”

    后面的话,雷二小姐说不下去,可在座的人都已经明白了。

    白贤逸冷哼了一声,白了汹一眼。

    汹的脸也很难看,他知道雷二小姐对他有些好感,却没想到她敢干出给他下迷药这种事情来!

    他心里也有气,冷冷地说:“雷二小姐,你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就算有了什么,也别指望我会负责。你是慕雪的朋友我才对你客气,不然你以为我能搭理你?”

    雷二小姐听到一半就开始嚎嚎大哭。

    “关起来!”晟王不耐烦地下令。

    雷贝贝是陵安侯的宝贝女儿,总不好随意处置。她被带下去之后,晟王和卓枫皓将不满转移到了汹身上。

    汹很无辜,这时只能识趣地说:“我去看看慕雪。”

    嘉燕公主从屏风后面出来,说:“若是慕雪没什么大碍,这雷二小姐,给点教训就是了。这小丫头本性不坏。”

    “燕儿,这事你别管了,我和渊怀会处理好的。”很多事情,嘉燕公主都不知道,卓枫皓从来不会多说。

    婢女来报,小团子刚刚睡醒,吵着要娘亲,嘉燕公主就立即过去了。

    大厅之中只剩下三人,卓枫皓问:“慕雪现在到底怎么样了?迷药会对慕雪有什么影响?”

    晟王还没来得及自己去看,此时也等着白贤逸的回答。

    “雪丫头摔地不重,有些擦伤而已。麻烦的是她中的迷药带有寒性,打破了她体内毒素的平衡。我给她配了药可以重新平衡毒素,可是,就怕——”

    “好了,不必说了。”晟王已心中有数,抬手制止白贤逸。

    “还是说明白吧。”见晟王紧锁眉头,卓枫皓知道事态严重。

    白贤逸看了晟王一眼,继续说:“找人替段渊怀过毒,本来是十分凶险的事情,一个不慎,两个人都有危险。是药是毒,只在毫厘之间。”

    记得当初晟王说过,事后,慕雪有五成存活的概率已经是极限,那现在呢?卓枫皓不敢问,怕自己不忍心。

    相处了这么久了,不忍心的又何止是卓枫皓一个。

    晟王整理了一下情绪,郑重地表态:“我还是那句话,没有五成希望,不动手。”一句话,他自己又要多熬上半年以上!

    就在这个时候,陵安侯到了,他亲自来接女儿回家。

    三个人面面相窥,不由得苦笑了一下。这里是卓枫皓的庄子,这事,当然由卓枫皓决定。晟王与白贤逸要去药房研究一下补救措施。

    陵安侯一进门就觉得庄子上的气氛有些奇怪。见到卓枫皓,心中有了猜测,庄子上出事了,还与他的女儿有关。

    当陵安侯知道雷贝贝干的“好事”,卓慕雪摔下马,至今昏迷不醒时,一颗心都悬了起来。心里默默祈祷卓三小姐快点醒过来。

    同样是侯爷,他陵安侯与淳义侯可完全不能比!早就听闻淳义侯宠溺幼妹,要是想为他妹妹讨个公道,他们陵安侯府可未必担得起。

    卓枫皓看着一个已经有了白发的父亲,为女儿急得满头大汗的样子,心也软了下来。

    沉默了一会儿,卓枫皓才说:“本侯见过笨的,没见过像你女儿这么笨的!”

    陵安侯一直低头认错,没有半点王侯的架势。他答应日后定对她严加管教,求卓枫皓高台贵手。

    卓枫皓心中有气,却也没想过要对一个不懂事的小丫头怎么样。

    陵安侯提出旁雷贝贝照顾卓慕雪,被果断拒绝。

    卓枫皓要求雷贝贝不得在与慕雪有来往,更不得私自跑到淳义侯府的任何地盘。

    陵安侯全部答应,当天带走了雷贝贝,还连夜为卓慕雪送了两大箱的药材和补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