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不速之客
    ,!

    接回了嘉燕公主和小团子,卓枫皓一家终于团圆了!卓枫皓离家时,小团子不过几个月大,刚会咿咿呀呀出点声。现在,他会走会跳,会看着他叫爹爹。

    嘉燕公主看到卓慕雪也是好一番感慨,小丫头不仅长高了,长大了,整个人的气质都不一样了。

    淳义侯府一团热闹、喜庆的气氛,还有络绎不绝的宾客。

    季府则是截然不同的景象。季府中的主子们一个个心情都十分差,整个季府都笼罩在一个十分压抑的气氛当中。

    吏部侍郎硬着头皮登门,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心想着,难怪尚书大人点明了让他亲自走一趟,要是随便来个人,还未必能把话说清楚。

    季楠也没让他多等,没一会儿就出来了。可这一脸的不情愿,定没功夫与他多寒暄。

    尽了该有的礼数之后,吏部侍郎开门见山地说:“季大人,吏部按着皇上的意思给府上二公子寻了个差事,下官特来送任命文书。”

    听着是一桩喜事,可为官多年的季大人敏感地觉察出异常。皇上对他的处置尚没有定论,怎么会想到他家中还未取得过功名的季福津呢!

    “听说,这科进士的去处还未安排妥当,倒是小儿的任命下的如此之快,这真得好好谢谢你们尚书大人!”季楠心里暗骂了吏部尚书一顿,勉强维持着笑脸问,“不知安排了小儿去何处任职?”

    “季福津任大理寺寺史。”不用看也知道季楠此时脸色极其难看,他赶紧说,“贵府二公子毕竟没有功名,也只能从最末流的岗位做起,不过,只要做得好,日后一样能出人头地。”

    季楠抿着嘴,抓着啊,茶杯的手青筋暴起,似乎是要把被子捏碎似的。

    吏部侍郎赶紧接着说:“淳义侯待下属虽严苛,也宽厚,赏罚分明,二公子只要踏踏实实做事,定能升迁。也不妄皇上一番心意。”

    “而且,大理寺也不是只有二公子是没有等级的,今日同时送出的任命文书之中,还有一个原来是一个店小二呢。”

    皇上日理万机,怎么会在意他季楠的一个儿子!难道是不满他迟迟没有一个明确的态度?季楠越想越觉得是这样。

    他与淳义侯只是在婚约争议的案子中结了梁子,之前虽见过,却是连话都没好好说过。可季楠想不出来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皇上,让皇上借题发挥。

    想到了原因,季楠心里有了底,也就不在随意发脾气,客气地接了任命文书。只要他自己的事情解决好了,相信这次的任命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按理,这任命文书要本人接,不过,这当家作主的应下了,那就不会有太大的变动。吏部侍郎又一一交代了上任时间等等,必要的话说完,一刻不多待。

    淳义侯府,卓枫皓一连休几天假,带着一家大小在城外的庄子上小住。安静地享受一家人的独处时光。

    一般人确实甩掉了,不过,晟王也到了外面的庄子上,反而来得更勤了。晟王也算是家人,晟王与卓枫皓像年幼时一样时不时吵个嘴,倒也热闹。

    在庄子上的第六天,庄子上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陵安侯府的雷二小姐,她女扮男装来找卓慕雪的。

    以往淳义侯府没有当家主母,雷二小姐自然由卓三小姐接待。如今不同了,雷二小姐必须先拜见嘉燕公主。

    嘉燕公主很温柔,没什么架子,不过,该问的还是要问清楚:“雷二小姐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可有什么急事?”

    晟王和卓枫皓都没有将这里的位置告诉外人,否则,找到这里的可就不止雷贝贝一个小丫头了。

    “公主殿下,臣女,我……”雷二小姐显然没想到嘉燕公主回淳义侯府带来的影响,此时见到有些懵。

    嘉燕公主掩面一笑,说:“雷二小姐,你既然是慕雪的小姐妹,也把我当嫂子就好,不用在意那些虚礼。”

    雷二小姐抒了一口气,说:“我上次听慕雪说起过大概的位置,这次找过来问了好几家才找到。我在家实在待不下去了,想出来散散心。”

    “你,一个人来的?”这丫头真是胆大,居然就这么找来了!这还是她运气实在很好,慕雪之前住的是晟王的庄子,不是这个。

    雷二小姐点点头:“我,我出门没带够银两,做这村里一位老伯的牛车来的,他顺路,只收了我三十文。”

    “不管怎么样,你都不该一个人跑出来,会有危险……”离家出走的孩子啊!嘉燕公主忍不住唠叨了她好一会儿才放她去找卓慕雪。

    另外,庄中一个小厮迅速赶往陵安侯府报信。

    卓慕雪带着小团子在地里乱转,一时半会儿没有想停下来。雷二小姐乘着这会儿梳洗了一下,借了慕雪的衣服换回女装。

    雷二小姐在慕雪她们乘凉的地方等,有些无聊就帮慕雪她们备好了茶,自己慢慢吃着点心。

    小团子一手抱着一个刚摘下来的玉米,一手拿着一棵绿色的菜跑过来,对着雷二小姐说:“渴,喝水。”

    立即有侍女上前为他擦汗,喂水。那侍女看了看桌上的茶,拿了一杯蜂蜜水喂了小团子。

    卓慕雪也跑过来休息,拿起另一杯茶一饮而尽,嘟囔着说:“这杯子太小了,喝得不痛快。”

    她在雷二小姐身边坐下,问:“贝贝,是二哥接你来玩的么?”她觉得雷贝贝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想是自己太野了,让贝贝太惊讶,并没有在意。

    “不是,我想来找你玩就来了。”她看着卓慕雪放下的茶杯若有所思。

    “那能多住几天不?我答应过要教你骑马的,这里正好养了几匹温顺的马,可以让你学着骑。”卓慕雪看出来雷贝贝并不开心,可她的婚事自己实在无能为力。

    “好啊,到时候是沈公子教我么?他今天怎么没在你身边?”刚才那杯蜂蜜水是给卓慕雪准备的,那杯茶,是给汹准备的。

    “他跟着晟王殿下和我二哥出门了,估计很晚才会回来。骑马而已,我能教你,我骑马厉害着呢!”

    闻言,雷二小姐一脸失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