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墨刑
    ,!

    这位老大人是上任礼部左侍郎,叶侍郎的恩师。他在礼部勤勤恳恳近二十年,整个礼部的人都十分敬重他。他几年前荣退,倒是没与季大人共事过。

    有眼色的下属没等吩咐就搬来了椅子,给老大人就坐。

    老大人也不客气,坐下后才慢慢开始说:“十九年前,季楠大人在族中表现出众才过继到了季老夫人膝下,当时,他就已经是正六品的官员,其夫人应当封赠安人。”

    老大人看了季老妇人一眼,无奈得摇摇头继续说:“老头儿找到了当年的文书,上面写得清清楚楚,季楠的妻子是卓氏。说起来,当年礼部就有人注意到季大人先后两位夫人的问题,因是季大人的家事,没人多事而已。”

    言下之意,季楠有妻卓氏一事,不仅甘州的人知道,当年礼部也有人知道。

    叶侍郎进礼部不到十年,确实不知道这件事。他惊讶得听着,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那就是说,孟家说的是事实,婚约上的季家嫡长子确实另有其人,与季福深无关。”卓枫皓一句话将话题转到了争议之上。

    “说不定是当年礼部的人弄错了。”季老大人缓缓说了这一句。

    老大人大半辈子都在礼部,对礼部有着深厚的感情,季来夫人随随便便就推说是礼部的错,在他看来是对整个礼部的不尊重。

    他激动地站起来,对着季老夫人说,“弄错?!你当礼部是做什么的,这种事情也会弄错?你一个老太婆不懂,你儿子作为礼部尚书,难道也不懂?还是你儿子管理下的礼部就是一点小事都做不好的地方?”

    “你敢说怎么多年来,礼部从未出过错?”季老夫人不甘示弱地反问。

    这么多年,这么多事,怎么可能一点错都没有。

    卓枫皓轻敲了两下桌面,见两位老人家安静了下来,说:“现在,孟家的书信,礼部的文书都证明季大人在曲氏之前有一位妻子卓氏,本侯相信,世上没有那么巧合的事情。”

    “卓侯爷,这都不算是铁证。”季老夫人咬着牙说。

    呵,卓枫皓嗤笑了一声:“季家提供的证据不过是片面之词,更算不上铁证,相比之下,孟家这边的证据实在多了。更何况,这书信是您儿媳曲氏佐证的。”

    “就算……”季夫人刚刚想说话,就被季老夫人拦住了。

    “就算证实了卓氏曾是季大人的妻,一个随着卓氏被赶出季家的孩子也不能称是季家的嫡长子,对么?曲姨娘?”人群中,一个高大的年轻男人走了出来,走到了公堂之上。

    此人略高的个子,身材健壮,皮肤黝黑,双目有神,脚步沉稳。卓枫皓看得出来,是个长期待在军中之人。看上去有些眼熟,却想不起来是谁。

    他一拱手,说:“叶大人,卓侯爷,在下能够愿意作证,孟家所说是事实,当年与孟家定亲的人根本不是季福深。”

    “你,你……”季夫人满脸惊恐地看着那个人,慌乱地说,“你不是季家的人,季家能将你们母子赶出门一次,就能赶第二次!我,我现在是季楠的妻,不是姨娘,是正妻!你娘已经被休了,什么都不是!你更不是季家的嫡长子!”

    一番话,在场的很多人都懵了!堂外更是耳语不断。

    孟家夫妇打量着这位年轻男子,一脸疑惑,他看上去怎么也都比云儿大上几岁,这季夫人是怎么了?不过有了季夫人这番话,什么都清楚了。

    那男人奇怪地看了季夫人两眼,不由得哈哈大笑。

    卓枫皓嘴角微微翘起,问:“季老夫人,您可还有什么想说的?”

    不用再多说,这婚约自然不是季福深与孟三姑娘的。

    季老夫人正气的说不出话来,好不容易可以正常喘气了,立即挥手说:“我们走!”

    “慢着!”卓枫皓冷冷地说,“本侯说过,不管是什么案件,只要再公堂之上说谎,必须要接受惩罚!”

    季家带上来的那位妇人心里已经恨透了季夫人,不停地磕头说:“大老爷,民妇知错了,民妇是甘州人,当年季家娶妻当天抬了曲氏为妾,很多人都知道。民妇贪财才答应季夫人做伪证,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求大老爷饶命!求大老爷饶命!”

    卓枫皓笑着点头:“知错能改,本侯可以从轻发落。来人,把人待下去重则二十大板!”

    做了伪证,从轻发落还是打了二十大板,有人叫好,有人胆颤。

    在那位妇人的尖叫声中,卓枫皓笑着又问:“季老夫人,您与曲氏都是有品级的命妇,本侯不好随意处置。”

    正说着,内廷司来人圣旨,撤销了季老夫人和季夫人的封赠,公公还特意传达皇上的话,让淳义侯自行处置,不必知会他人。

    既然如此,卓枫皓当然不会客气:“季老夫人岁数大了,难免有些糊涂,本侯不是那么斤斤计较的人,自然不会太为难您老人家。都说季夫人极其孝顺您老人家,想必也很乐意为您老承担惩罚。”

    季夫人显然已经被吓坏了:“不,我不要,你,你不能打我,我夫君是礼部尚书,你不能打我!”

    叶侍郎也跟着为季家两位求情。虽说他是主审,可方才那位公公的意思表达的很清楚了,这两位的惩罚,淳义侯一句话就可决定,不用听任何人的意见。

    季福深跪到了卓枫皓的面前,不停地磕头为母亲和祖母求饶。

    “季夫人既然要求了,本侯总得买季尚书一个面子不是。”

    闻言,众人心中一喜。

    卓枫皓眯眼一笑,继续说,“季夫人曲氏,墨刑!”

    墨刑,在季夫人那张保养得不错的脸色刺上一个“妾”字。估计这比杀了她还要痛苦。

    季夫人曲氏直接晕了过去。

    一场闹剧落幕,该散的都散去了。孟家谢了叶侍郎,淳义侯,谢了老大人,也谢了那位年轻人。

    那位年轻人笑着说:“孟姨何须谢我,我也不过是说了实话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