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证人证物
    ,!

    这个下午,季夫人突然听到府中下人前来禀报,说,有个叫季云的年轻男子前来求见老爷,听闻老爷不在,头也不回地走了。

    季云?难道是卓氏的那个孩子回来了?不,不会,肯定不是!定是下人弄错了。

    季夫人不放心,立即让人打听了那个年轻男子的行踪,结果一无所获。

    隔了一个时辰,又有下人来禀报,有个流浪汉前来报信讨赏。那流浪汉说是他几天前在君扬客栈附近看到过一对母子,两人提起过甘州,那妇人唤她孩子叫“云儿”。

    季府的人前去君扬客栈查证,客栈没有住过一对母子。不过,客栈的一个帮工证实,两天前确实有一对母子在附近买东西,那妇人买了好些东西,都是那儿子帮忙拿的。

    季夫人一听,心更慌了,难道卓氏母子竟然在京城?!明天,万一卓氏上了公堂怎么办?

    “夫人,夫人,打听到孟家找到了两个证人,是一对母子。听说,那男子看着与大少爷一般年纪。”季府管家慌张地向季夫人禀报。

    季夫人彻底慌了神,急得在房间里团团转。

    敲今天,身为礼部尚书的季大人被同僚绊住,很晚才得以回家。不过,这确实是巧合,不是蓝铄仁等人的手笔。是季大人自己这些天忙着干别的事情,忽略正经差事所致。

    当季大人知道下午发生的那一切,已经宵禁了。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没有找到派人通知他?季楠气得冲曲氏发了好大一通脾气。不过他没有放弃,天亮之后到开审之前,还有几个时辰。

    第二天一早,季大人交代下去好些事情,要求他们等他早朝一回来就报告情况。可是,早朝之后,他就被皇上软禁在了宫中。

    偏厅之中,一应装饰全无,只有一副桌椅,一套文房四宝。虽无人看守,季大人却觉得压抑地透不过起来。只因传旨太监生冷地说:“季大人今日可在此安心休息,若是有什么言语要转达叶侍郎与卓侯爷,您写下来即可。”

    也就是说,今日这婚约争议必然会有一个结果,而他在有定论之前,只能待在这里,什么都做不了。最关键的问题是,这桩婚约争议只是小小家事,皇上为什么要这么做?

    另一边,第二次审理已经开始。

    公堂之上,孟家两夫妇虽说精神不佳,好歹看得过去。季家老妇人与上一次面色差不多,季夫人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眼睛一闭一闭,显然是一夜未眠。

    叶侍郎轻咳了一声,问:“季老夫人,季夫人,你们可能提供人证、物证?”

    季老夫人微微一笑,说:“当年,我儿季楠过继进门之后,外放出任辉山知府,同时,皇上亲自赐封曲氏为五品宜人。若曲氏并非正妻,你岂不是说皇上当年错封了?”

    这题跑得有点偏,叶侍郎不得不提醒:“季老夫人,我们现在问的事您儿子,季大人在曲氏之前,是否有发妻。那还是在甘州的时候,不是季大人出任知府的时候。没人说曲氏现在不是季大人的妻子。”

    “那个时候是,之前还能不是?”

    呵呵,叶侍郎干笑了几声,问:“可还有其他的证据?”

    “有,当然有!”季夫人知会了叶侍郎一声,将一位妇人传唤上来。

    这位妇人自称是季家在甘州的街坊,口口声声说,季家当年明媒正娶的人就是曲氏,没有听说过卓氏。

    叶侍郎又转向孟家,问:“你们可有人证、物证?”

    孟夫人递出了两个旧信封,道:“这是当年卓氏写与我的书信两封,书中言词可证明她是季家正妻。”

    “书信可造假。”叶侍郎没有去接书信,直接质疑它的真假。

    “叶大人,书信可造假,人也可说谎。您既然听了季家的证人证言,难道我孟家的书信,您连看都不看一眼么?”一直没有说话的孟老爷一出口便是质问。

    “你——”叶侍郎生气,可书信被淳义侯的人拿了过去,他又猛地转向卓枫皓,问:“难道淳义侯愿意相信两封来历不明的书信。”

    “信不信,本侯自有判断,叶大人不必提醒。”卓枫皓轻描淡写一句话,把叶侍郎堵得脸红耳赤。

    卓枫皓越看书信,眼神越冷,他冷冷地问:“季夫人曲氏,你是季大人的远房表妹,家中贫穷,在季府长大?”

    “对。”这不算什么秘密,稍稍一打听就能知道。

    “季大人的生母曾患腿疾,不良于行?你嫁入季家之后,有半年都在侍疾?”

    “是。”季夫人本能地回答,这件事,每每回想起来时,她都有一些气闷。

    卓枫皓紧接着问:“季大人在甘州家中曾养过一只蓝孔雀,因不善养殖,只活了十二天便死了?”

    季夫人骄傲地说:“那是老爷特地为我寻来的,哪知道那蓝孔雀那么难伺候,没几天就不行了。”

    卓枫皓将书信扔到叶侍郎面前,说:“劳烦叶大人好好看看,既然季夫人承认方才的事都是真的,想必这两封信不会有假了。”

    叶侍郎看完信,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卓枫皓则看着季家的证人,似笑非笑地说:“公堂之上不得有谎言,否则,必有惩罚。你若是确定刚才说的话属实,那就再说一遍。”

    那妇人被看得心慌,跪步上前拉住了季夫人的裙角,弱弱地叫了一声。

    季夫人甩开那妇人的手,大声说:“叫你说你就再说一遍,否则,你知道后果。”

    于是,那位妇人冒着满头的汗,结结巴巴将刚才的话一字不差又讲了一遍。

    呵,教导证人背下证词,这可是个“好主意”!若是反复从不同的角度多问几次,那妇人必定露出破绽。卓枫皓正犹豫要不要那么做时,一个小厮进来在他耳边耳语几句。

    卓枫皓决定先将那妇人放一边,对叶侍郎说:“方才,季老夫人说起了曲氏是有品级在身的夫人,让本侯想起了一件事,本侯便派人去查了一查,现在已经查到了礼部当年留底的文书。”

    说完,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们上堂。

    叶侍郎看到来人十分惊讶,连忙跑过去迎接。心理想着:把这位老大人都给请来了,绝不是临时起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