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如何帮
    ,!

    “孟家要找甘州来京城的人作证,我们帮她们找吧。”卓慕雪突然提议。

    汹扶额,果然不能带着丫头出门,出了门就没好事。

    “你打算怎么帮?”只要不是太离谱的事,就由着她好了。

    “我们去找走街串巷的小摊贩,他们消息广。”若是别的地方,肯定找乞丐,可京城的乞丐太少了,走几条街都看不到一个。

    “是个法子,还有呢?”看来这小丫头有点头脑。

    “找茶楼,酒馆老板,他们认识的人也多。”

    “不错。”

    “那走吧,我们赶紧。”得到汹的肯定,卓慕雪更加高兴,张望了一下,看到一家茶楼就想过去。

    汹拉住了她,微微摇头。

    “为什么不行?”卓慕雪不解地问。

    “你好好想一想,你适不适合出面帮这个忙。”汹提醒她。

    啊?适不适合出面?卓慕雪一脸茫然:“想帮就帮,哪有什么合不合适。”

    汹深吸了一口气,说:“你二哥是审理这个案件的人,必须保持中立的态度。你出面帮助孟家,若是被有心人利用,会认为是卓枫皓偏袒孟家,对你二哥不利,也对孟家不利。”

    “啊?那怎么办?孟家就这么几个人,万一找不到人怎么办?”可是,一听到会对二哥不利,她就有些犹豫。

    之前认识那么多人,难不都白认识了?!汹再次扶额,说:“你不方便走街串户,眼下倒是有一批人闲着没事干。”

    卓慕雪听得眼睛又亮了起来:“汹,我就知道你有办法!什么人最近比较闲,还可以帮忙?”

    “新科进士们,他们在吏部正式下达任命文书之前都不能离开京城,现在正是闲的时候。”

    “他们愿意帮忙么?强娶的那个男的有个当礼部尚书的爹。”那个叶侍郎可是明显帮着季家的,那些新科进士帮了孟家就等于得罪了季家,他们不会不懂。

    汹细细给她分析:“未必都会帮,不过,蓝烁仁和封云桦一定会帮。蓝家与季家这几年一直有不少小矛盾。封云桦的性格跳脱,只会按自己的心意办事,不会顾忌太多。”

    卓慕雪认真听着,不断思考。

    “更何况,他们与孟家兄弟是同科,必定相识,帮助孟家比你这个无关人士更加合情合理。”

    “如你所说,就算我们不去找他们,他们也会帮忙的吧?”卓慕雪觉得封云桦爱凑热闹,肯定会主动帮忙。

    “前提是,他们知道这件事。所以,你现在只需要如实把事情告诉他们就好,你要相信,他们会比你做得更好。”像婚约争议这样的事,进士门不会去关注,而孟传胪顾忌妹妹名声,必然不会和别人多说。

    “那我们先去找谁?蓝大哥么?”汹说得有道理,还是听他的比较妥当。

    “也不知道他们人在哪里,是否有空,不好贸然上门。这样吧,我们先回家,相熟的几个都递一下名帖,今天晚上如意楼吃饭。”用沈墨的名义发出的邀请,也只有几个真心的朋友会来,到时候说事也方便些。

    “好的,说不定新科进士中就有甘州来的人。”卓慕雪突然想到。

    晚上,除了蓝铄仁和封云铧,还到了几个人,都是血气方刚的酗子。听卓慕雪说了孟家的情况,几个年轻人正义感爆棚,纷纷表示愿意帮忙需要证人。

    另一方面,卓枫皓派人悄悄在军中寻找甘州人。由于兵役的轮换制度,军中各地的人都有。而且,武官与文官向来牵扯不多,军中的人不容易被季家左右,应该能够实话实说。

    新科进士中确实有甘州来的考生,可是,那两个人都不知道甘州季家的情况。不过,这两人带着大家拜访了几位甘州老乡。

    几位老乡中,还真有一位知道季家的。是一个做木工的老汉,当年,他给季府做过一个小木马,因客人诸多要求而印象深刻。他一直以为是季夫人定做的,送货的时候才知道那要求苛刻的主,不过是府上一个得宠的妾。

    以后他还特地打听过,季家夫人待人宽厚,却不得季老爷的欢心,那个苛刻的主是贵妾曲氏。

    那老汉跟一帮人说得津津乐道,一听说让他上堂作证时,怂了!他不乐意,还跑了,躲在外面一整晚没有回家。

    新科进士们显然没有预料到会发生一样的事。

    蓝铄仁听说老汉的事之后,懊恼地直拍脑袋:“大意了,太大意了!我们可以不怕得罪季家,可平常的小老百姓怕。他们怕官,怕打官司,不关他们的事,他们何必出头,诶~”

    “那我们该怎么办?”之前他们也不十分确定孟家之言属实,现在有一名老汉证实了,他们更觉得自己应该帮助孟家,揭穿季家的虚伪面纱。

    封云铧想了想说:“这样,我们几个人分头行动,两个人去想办法去找那老汉。另外的人,继续找其他证人。只是找到后先探问清楚,不要贸然出手。我相信,总有人愿意出来作证。”

    “对!”他们相信,这天下还是好人多。

    可是,两天半过去了,偌大一个京城,他们既没有找到老汉,也没有找到新的证人。

    卓慕雪满怀希望地赶到如意楼时,看到一张张沮丧的脸,心也沉了下去。

    还没等卓慕雪问什么,之间封云铧风风火火地进来,瞬间喝完了一壶茶,粗鲁地用袖子抹了一把嘴,说:“我有主意了,我们不能帮孟家找到证人,可以让季家自乱阵脚么。”

    好主意!只不过,季家是那么容易自乱阵脚的么?!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封云铧,等待他的下文。

    封云铧神秘地一笑,挥挥手示意大家往他身边靠。

    等大家聚集过来,他才低声说:“季楠和卓氏不是有个儿子么,我们就让季家的人以为卓氏母子就在京城,而且打算明天出庭作证。这需要兄弟几个帮忙散步一些信息,季家那边下人的动静我已经打听到了,你们只要……”

    卓慕雪听得眼睛一闪一闪的,争着要去办事。

    汹眼底含笑,轻声补充一些细节,好似与封云铧早就商量好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