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会喜欢我么?
    ,!

    卓枫皓语气有些奇怪地“噢”了一声,又问:“家族中嫡长子的婚事素来倍受关注,您是在前年,季福深娶妻三年之后才知晓当年早已定下的婚约?而不是知道孟家小门效而故意舍弃?”

    季老夫人被堵得说不出话来,双手微微颤抖!她知道,只怕所有人都认为是后者。

    “就算您老不知道,季大人夫妇既然定下了婚约,自然是知道的,为什么舍弃婚约另娶?”卓枫皓追问。

    “这,这是因为孟家不愿意承认这婚事!”季夫人脱口而出。

    “大人。”孟夫人却生生地喊了一声。

    声音虽小,可卓枫皓听得清清楚楚。他看向孟夫人,示意她说话。

    “大老爷,季老夫人,季大人过继是在他休妻后的第二年。当年,他休妻的当天就抬了曲氏为妻。”

    言下之意,季老夫人所说的全府上下只怕都不知道季大人过继之前的事情,证词不足为信。

    孟夫人顿了顿又说:“当年定下婚约之时,季大人与卓氏的关系不好,是民妇与卓氏定的婚约,并未经过季大人同意。当年卓氏被赶出家门,连行李都没能好好收拾,这纸婚书只怕就是当时落在季家的。”

    “我孟家承认的是与卓氏所生孩子的婚约。那么些年,季家从未与孟家有过来往,两年前突然有人拿了婚书前来逼婚。”

    卓枫皓闻言,面上看不出明显的情绪,手上不小心捏碎了椅背。堂下注意不到这个小细节,叶侍郎看到清楚,吓得不敢说话。

    看客之中,卓千峻和卓慕雪担忧地望着卓枫皓。

    孟夫人的话倒是可以解释季老夫人为什么那么晚才知道婚约,季家又为何悔婚另娶。但是,季家一旦承认她说的话,就表示季楠确实曾有妻卓氏,季福深并未季家真正的嫡长子。

    “孟家为了悔婚无中生有,污蔑季家,这样恶毒的妇人就应该立即关押!”季夫人叉着腰,指着孟夫人大喊。

    卓枫皓一拍桌子,吓得季夫人连忙躲到了季老夫人身后。

    孟家与季家各执一词,言语上虽有些得失,毕竟没有实质性的证据。

    卓枫皓看了看呆呆的叶侍郎,心里叹了口气,看了一圈堂上的人,说:“口说无凭,谁的话都不足为信。甘州太远,可是,季家和孟家能从甘州到京城,别人也可以。这样,给你们三天时间找证人、证物,三天以后再次审理!”

    卓枫皓看着季老夫人,略带警告地说:“这桩虽然是婚约争议,若是有人当堂说谎,做伪证,也必须受到应有的惩罚。”

    季老夫人心里“咯噔”一声,莫不是这淳义侯知道些什么?不应该啊!

    没有丝毫犹豫,季老夫人撑着面子说:“卓大人放心,季家传承至今,老妇人知道什么当为,什么不当为。”

    “有您这句话,叶大人与我都放心了。”卓枫皓似笑非笑地说。

    散了场,卓千峻就笑着走过来说:“下手太轻了些。”

    卓枫皓一挑眉,略有些苦涩地说:“一点小错怎么也不能打得够痛快。”

    “也是。”

    另一边,雷贝贝拉着卓慕雪的手说:“我觉得孟家说的是真的,我希望孟家能赢。季福深那个人我听兄长提起过,十分好色,家中小妾都有十来个。”

    “这种事情,都是上梁不正下梁歪,他老子肯定好不到哪里去。孟家姑娘真可怜!”旁边一位妇人随口说。

    “不过,季家一个大户人家,要娶个妾还不容易,用得着大费周折折腾出个假婚约么?我看啊,是孟家太贪心。”一男子说。

    “你这话不对啊,经过了这事,孟三姑娘闺誉受损,现在孟家所求不过是让季家停止骚扰。孟家哪里有贪心一说?”

    卓慕雪脑子里还在想着孟夫人说的:季楠有发妻卓氏,有一子名唤“云儿”。

    早些年曾听二哥提及,说他自己随母姓。二哥在外面用得名字就叫“卓云”,“枫皓”这个名字,是皇上所赐。

    这是巧合?若是也太巧了点。若不是巧合,这案子撞到二哥手里,还是太巧了些。

    雷贝贝使劲摇了卓慕雪的胳膊才让她回过神来,雷贝贝嘟着嘴问:“想什么呢?我跟你说话都不理我。”

    “没,没什么,就是挺佩服孟家的。季家有权有势,孟家一点都没有屈服的意思。”

    “你这话跟我刚才说的可不就是一个意思!我是说,孟家都能与季家抗争,那我和九皇子的婚事,我是不是也可以抗争一下?”雷贝贝眼巴巴的望着卓慕雪。

    这个……

    能说可以么?连晟王都说不行的事情,应该不能成功的吧?!

    说不可以吧,雷贝贝显然不想嫁,即使嫁过去了也不会开心。更何况,嫁过去之前,九皇子身边已经有两个通房丫头了。

    见卓慕雪一脸为难,雷贝贝的眼神也暗淡了下去。其实,她心里也知道这件事已经没有什么回旋的余地。

    雷贝贝今天一天都时不时看着汹,自她父亲试探过淳义侯意见以后,她就几乎没见过他。今日出门,汹才跟着一起出来。

    看着气质谈吐不俗的汹,想到她这桩不如意的婚约,雷贝贝认不住问:“沈大哥,你,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会喜欢我么?”

    说完,雷贝贝的脸已经通红通红。

    被这么直白地问,汹也有些尴尬,有些不忍地说:“雷二小姐是个率真可爱的姑娘,像雷二小姐这样的小妹妹,我自然是喜欢的。”

    是像小妹妹一样的喜欢,不是男女之间的喜欢。雷二小姐的眼泪毫无征兆地下来了,一声不吭,扭头就跑。

    卓慕雪追了过去,却被雷贝贝推开,她说,她要回家静一静。

    卓慕雪回过头,看到汹一脸无辜地站在她身后,她突然好奇地问:“汹,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啊?你以前有没有娶过妻或者纳过通房?”

    看着那对发光的眼睛,汹很是无语,抬手拍了拍她的小脑袋说:“这不是你一个小丫头该问的事。”

    “刚刚你还好好回答了贝贝的问题呢。”卓慕雪摸摸头,一脸委屈。

    汹摇摇头,不搭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