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卓千峻报案
    ,!

    人员配齐之后,卓枫皓手中的大理寺正式接手相关案件。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第一个来找卓侯爷办案的人居然是他的大哥,卓千峻。

    正二品禁军统领,关于他的案子,却是在大理寺的管辖单位之内。

    只是卓千峻这个案子,需要暗中查访,他来到大理寺,也只跟卓枫皓一人说明情况。

    “大哥,你为什么现在才跟我说这事?是不是我不兼这个大理寺卿,你就不打算告诉我?”卓千峻才来了个头,卓枫皓就黑着脸埋怨。

    卓千峻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解释道:“我直到三年前才查出点眉目,这几年我们聚少离多,没合适的机会提起罢了。”

    “我回京也有些日子了!”之前可能确实没机会,可回京以后他还在大哥那儿住过些日子,这理由就站不住脚了。

    “你自己一堆事儿要打理,我不想给你添乱而已。这不,你这里一收拾妥当,我就过来了。”卓千峻只好实话实说,另一方面也觉得自己的事情没必要麻烦弟弟。

    只是,事情要澄清就必须由官府出面,二弟迟早要知道,与其隐瞒到最后伤了兄弟情分,还不如一开始就借助二弟的力量去查清楚。

    千峻这个名字是皇上所赐,在这之前,他叫卓磊,是卓枫皓的母亲取的名字,姓氏随了她,名字源于他的小名,小石头。他是卓枫皓的母亲买下的一个幼童,好有人陪伴卓枫皓一起长大。

    卓千峻这桩案子,事关他的亲身父母,因他当年年幼,除了乳名不记得其他。五年前的一场意外,他见到了一个与自己有九成像的人,才慢慢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他是原盘宿太守的幼子,家中富裕,父母,兄弟姐妹齐全,是一个美满幸福的大家庭。

    二十七年前,盘宿南边的十几个州县都闹了水灾,灾民不断涌进盘宿,开仓放粮也救济不了所有的灾民。

    灾民一多,盘县的治安也乱了起来,每天至少十几起的盗窃案,还时不时有哄抢的事件发生。

    不得已,盘宿关闭城门,禁止更多的灾民进入。单单是安置城内的灾民已经让盘宿的官员熬白了头发。

    除了城内荒废的院落,城内建了好几个大棚安置灾民,条件简陋,好歹有个遮风避雨的地方。

    作乱的灾民严厉惩处,愿意做工赚钱的灾民,可由官府出面,寻一个合适的去处。

    汛期过后,盘宿立即组织灾民返回原籍重建家园,老弱妇孺可暂居盘宿,等家人安定下来再走。

    可是,并不是所有的灾民都有盘宿城内的灾民那么幸运。很多灾民没能得到救治,落草为寇,在盘宿周边的州县发生了暴乱。

    本与盘宿无关,偏偏那土匪打了盘宿的主意,进城抢劫,途中错杀了刚刚到达盘宿城外的钦差大臣。

    私关城门,钦差大臣被杀,救灾银两不知所踪,盘宿城内的大小官员都被追责,盘宿太守等人被流放。

    事情到这里,倒算得上合情合理,可是,正要执行几位官员流放之际,几人先后被杀。紧接着,他们的府邸更先后被盗,家人也不断被迫害。不止妻儿老小,连家中得力的管事也被盯上。

    卓枫皓的母亲实在太害怕,决定分开逃离盘宿。母亲带着老大,其他子女由乳母带着从不同的路逃往他外祖父家。为了日后好相认,母亲在他们的左臂上都纹了他们的姓氏——“石”字。

    卓千峻也是凭借着这个“石”字与他三哥相认。卓千峻本姓石,出事是父母刚刚给他取了学名,康。

    经过卓千峻的查访,当初的那位钦差大臣在出京以后陆续受到过几次刺杀,他未必是盘宿附近的流民杀的。

    据查,他当时只通知了盘宿一位“好友”去接他,盘宿的官员是在事后才知道钦差大臣已经到了城外。

    那么,盘宿的官员根本没有与钦差大臣接触的机会,为什么会被追杀?甚至祸及妻儿。

    而那三十万两救灾银至今没有查到下落。

    再说回逃亡的官员家眷,石家,卓千峻(石康)流落在外,他三哥承蒙过路的商队收留,顺路送他们回到了外祖父家。

    目前查到留存下来的人,不是当年年幼不记事的,就是在家中无足轻重,一问三不知的。

    是什么人有那么大的能耐在短期内了解盘宿所有官员的家庭情况,并一个不漏地进行击杀?

    明面上说是那些落草为寇的灾民,在卓千峻和卓枫皓兄弟眼中,不过是朝廷未能侦破案件找的遮羞布而已。

    卓千峻当然想去查一查那些草寇,只是当年朝廷出兵围剿,死的死,逃的逃,无从下手。

    卓枫皓听完大哥的讲述,有看了看手中为数不多的资料,闭眼细想了想,决定先放开那些细枝末节,从显眼的开始查起。

    那位官员是什么身份?在什么情况下被认命为钦差大臣?为什么被追杀?他在盘宿的那位友人是谁?

    朝廷拨付赈灾银两不可能交由一人保管,另外一个人是谁?事发之时他在何处?现在又在何处?

    汛期过后一些时日,朝廷派的钦差大臣才到盘宿,其中必然有人压下了南方水灾的奏折,那个人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做?

    ……

    越想,问题越多,不管有没有查证过,两兄弟将问题一一罗列。

    不知不觉已是深夜,卓千峻拍拍卓枫皓的肩膀说:“时隔二十七年,连个知情人都难找,查起来太难!能查就查,若是不能,也不用勉强。”

    这话,卓枫皓听着就不太开心了,大哥怎么能对他这么没有信心呢!挺直了身子说:“此事确实难查,但不是毫无线索,大哥,你给我一年时间,我必定给你一个答复。”

    卓枫皓原本想说半年,一来不好明目张胆地用自己的江湖力量,二来,确实没有太大的把握。

    卓千峻与三哥相认已有四年半,也就是说,他的调查也进行了四年半。如今卓枫皓说一年时间,有些不敢相信。

    不过,自己都说查不查得出真相都可以了,只要他尽力查就好。卓千峻拥抱了一下卓枫皓,先行离开。

    卓枫皓沉思片刻以后,叫来褚勇,交代他去办几件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