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人选
    ,!

    当卓枫皓跟汹说起这个事情的时候,相当无语,不知道这是试探他,还是变着法子想让卓慕雪出门玩玩。在汹看来,能胜任大理寺官员的人选,在那帮进士、举人里面基本挑不出几个有用的来。

    殿试尚未进行,不选中举还是不中举的考生基本都还留在京城,时不时小聚一番,以文会友。人齐全,又好探查,这差事怎么想也不差。

    听了卓枫皓的吩咐之后,卓慕雪高高兴兴地换上男装,带着沈墨,跟着蓝铄仁、封云铧,正大光明地混迹在京城的才子们中间。

    卓慕雪从小跟男子接触更多,一般人见她的男装都不会想到她是女子,可知道的人总会下意识地顾忌她的身份,也会“好心”告诫知心好友,所以,几天之后,她的身份就成了公开的秘密。

    当然,卓慕雪也没有想过真正隐瞒谁,完全率性而为。前一刻刚和那些文人墨客一起喝了茶,对了对子,转头就找了九皇子在外头买的那个叫李露的丫头。

    李露见到男装的卓慕雪一时间都没有认出来,卓慕雪就直接表明了身份。卓慕雪要李露也就是传一句话的事,找谁来报个信就行,可她一时兴起就要自己过来。

    皇上赐了一座府邸给九皇子,再等几天,九皇子正式出了宫,她们就可以去九皇子府了。

    只是,九皇子府在城南,离城门口进,离皇宫就有些远了。而且,九皇子府还没有淳义侯府大,隐约让人觉得,九皇子在皇上心中的地位还不如一位侯爷。

    当然,事实也是如此,连卓慕雪这般迟钝的人也知道皇上不太宠爱九皇子了。

    至于卓枫皓交代的事情,至少汹没有全然忘记。这些天,卓慕雪能够不动声色地观察别人,从脚步声中听出对方是否习武,从对方双手上的各种痕迹推测对方的活计,从举止神态中推测对方的大致性格等等。

    卓慕雪不由得问:“当初,你为什么没有怀疑我?”她问的,当然是引诱他们入迷雾森林的事。

    那是汹(欧阳晋)心中的伤,一直隐隐作痛,可看着卓慕雪天真的眼神,想了想还是如实答了:“若是你现在的样子,我当然不会性,可是你当时分明就是长期营养不良,干惯粗活,在底层求生存的女子。一般来说,这样的女子太容易被诱惑,也太容易被控制,根本不适合做探子。没想到……”

    “我现在这么了?”卓慕雪有些不明白。

    汹看了看她,没有说话。她现在白了,胖了,漂亮了,有点女孩样了,不是那时候见到的脏兮兮,皱巴巴的小乞丐了。

    至于寻人一事,汹既然做了,就会认真做好,认真探查之后,他向卓枫皓引荐了两个个人,是这科排名倒数第五的进士。

    其中一个三十多岁,性格比较成熟,诚实正直,文采不算出众,写起记事的文章倒是干练又细致,条理十分清楚,当个做记录的文书最适合不过。

    另一个是一家酒楼的小二,识字,头脑灵活,手脚麻利,关键是,只要他听到声音,他就能迅速分辨出方位和距离,连看都不用看。

    卓枫皓见过之后也十分满意,把人记在心上,等殿试以后去要人。

    另一方便,晟王担心卓慕雪野惯了收不了心,也怕她在外面吃东西不注意,吃了与药膳相冲的食物,几次来找卓枫皓要人,想接卓慕雪继续到晟王府住着。

    卓枫皓只有一句话:你若能让她自愿跟你去晟王府居住,我绝不阻拦。

    弄得晟王一闲下来就想着这么哄那小丫头过来。

    这一日,京城的绝大多数人都关注着殿试,卓枫皓在这一天“悄悄”搬了家。按理说,他刚刚回到京城,遇到搬家这样的大事,应当大办宴席才对,可他十分低调,只请了家里人和不请也回来的晟王。

    只是,搬家这事儿不小,就算先前没有透露风声,搬家当天也会有不少人知道。

    轩王和轩王妃亲自跑来祝贺了一番,参观了卓枫皓的新房子,用了些茶点,直到轩王府上来人找,他们才离开。

    瑜王妃过来送了礼,淳义侯府基本都是男子,她多有不便,寒暄几句就离开了。

    平王殿下、宏王殿下以及各皇子、大臣,也都派人送了礼过来。

    卓枫皓的大嫂秦氏帮忙之余,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这新府邸都收拾妥当了,也不知二叔的老婆孩子什么时候能住进来。”

    卓慕雪闻言紧接着说:“是啊,是啊,我好久没见二嫂和小团子了,我怕小团子都不认识我了。”

    “快了。”卓枫皓说。

    卓千峻皱了皱眉,说:“只怕还要些日子。”

    听着兄弟俩不同的答案,秦氏觉得这件事估计还难说,也不知道这皇上到底想这么样。

    先前卓枫皓租房而居,皇上觉得不体面,不让公主和孩子出宫也就罢了,现在是为什么?难不成心里还在意当年的事?

    “快则月内,慢则中秋之后。”卓千峻拍了拍卓枫皓的肩膀,说,“这件事你不要太着急,不要太冲动,皇上那边,慢慢劝着才好。”

    卓千峻这几年一直在皇上身边当差,卓枫皓更是在皇上身边长大的,自然知道皇上的脾气。

    而卓枫皓在外历练多年,遇事沉稳多了。同时,卓枫皓的主意也更多了。他笑着说:“昨天,皇上已经请礼部在这个月内择个黄道吉日让我接嘉燕和孩子出宫了。”

    这是双喜临门了!

    卓千峻却是一惊,问:“你答应了什么?”以他对皇上的了解,不应该这么轻易地放人。

    就知道瞒不住大哥,卓枫皓颇有些无奈地说:“我答应了皇上教导九皇子段辰霖,他明日起就到大理寺任职,随我安排。”

    另外,卓枫皓与嘉燕公主成婚的事京城几乎无人知晓,他必须要用迎亲的阵势去宫门口接嘉燕公主。

    对外,只说是当年卓枫皓的父亲病重,无心大办喜宴,才不声不响地结婚。

    卓慕雪听了这个借口都不太相信,不过没人回去拆穿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