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爱慕之心
    ,!

    人证物证俱全,又是两位侯府小姐报的官,府尹大人这案断得十分利落。人犯当场判刑,剁下一根手指,监禁一年。

    汹想着,这卓慕雪还真是个麻烦体,怎么每次出门都能遇上事呢!

    “汹,你是怎么知道那人是小偷的?”卓慕雪好奇就想问清楚。

    这丫头太天真,确实需要教她些识人的本事,汹便仔细地说:“方才那人看似慌张地跑过来,实际上脚步很稳,那双眼睛一直徘徊在你们的腰间,方才要不是慕雪你侧了侧身,你腰间的钱包就会到他手上了。”

    汹看了眼方才那位大婶,说:“刚才那位妇人,在不久之前还过着丰衣足食的日子,最近生活才拮据起来。她衣着虽简单朴实,举止却不似一般妇人。若是留心就会发现她手上有水泡,但没有厚厚的老茧,证明她是最近才开始干些粗重的活。”

    “正因为她不是一般的妇人,明事理,她才会答应上堂作证。普通百姓通常不愿意多事,怕日后被人报复,会拒绝作证。”

    两位小姑娘再次用崇拜的眼神看着他。

    “汹,我们天天出来吧,我觉得这个比书上讲得好玩多了。”卓慕雪听着听着便有了兴趣。

    “不行!”汹果断拒绝。识人的本事她需要学,但不是现在,先学好武功,让身体养好才是正经。

    卓慕雪想到这些事情汹做不了主,最终得二哥或者晟王殿下同意才行,就不再提了,想好了回去跟二哥说。

    这官司虽小,到底用了不少时间,这会儿卓慕雪感觉到饿了。

    而陵安侯府的人迟迟不见雷二小姐回去,又没人回府报个信儿,已经找到了淳义侯府。两侯府的小厮一起找了来,见两位小姐都没事才放心。

    回府用了午饭,雷二小姐就不再多打扰,回府去了。半日的相处,汹在雷二小姐心中已经从一个下人变成了一个无所不能的翩翩公子。她可记得早上沈墨公子就说起卓慕雪的功课已经落下好几天了。

    雷二小姐回府就托自己的哥哥打听沈墨公子的事情。了解到沈墨是大家族的私生子,父母不在,又不被宗室接纳才独自出来谋生,投于晟王门下,她心中又多了几分同情。

    淳义侯府上,卓慕雪中午免了午休,补这几日落下的课业,心里却还想着要带雷贝贝去城外骑马的事,不够专心被汹敲了好几下手心。

    这段时间,卓慕雪在家好好学习,白贤逸隔天过来教她一些药理,顺便看一看她的身体状况。最近,她还多了一样差事,去司空府给司空旭送药。

    出门学习“识人”一事,卓枫皓没有反对,只是说,目前还不行。

    司空旭除了那日去接卓枫皓出场之后,又恢复了以往的生活,在外人看来,就是司空旭在乎,担心卓枫皓才特意去等,与其他人,其他事无关。当然,此后他也没有再次踏入晟王府半步。

    卓慕雪与司空九小姐交好,时常往来,故而,卓慕雪帮忙送些东西最不引人注意。便是瑜王府上的那次合奏让她们的友情变得理所当然。

    雷二小姐也隔三差五地往淳义侯府跑,只是不想着出府玩了,很多时候都安静地在一旁听汹给卓慕雪上课。

    几次之后,就变成了汹同时给两个人上课。

    雷二小姐年岁与卓慕雪差不多,虽然同样爱玩,心智比卓慕雪成熟不少,她知道自己情窦初开,对沈墨公子产生了爱慕之情。

    小姑娘的情感不懂得掩饰,汹自然看在眼里,不过他没当回事。以前对“欧阳晋”有爱慕之意的女子很多,他都是置之不理的。

    雷二小姐来府上同卓慕雪一起学习的事,卓枫皓特意告知了陵安侯,征求他的意见。

    陵安侯得知教书先生是一个年轻的男子,开始心里十分反对,若是传出点什么,那女儿的名声不就没了!碍于淳义侯的面子,他亲自跑了一趟,见了汹。

    见过汹之后,陵安侯更不安了。这个男子仪表堂堂,举止高雅,就是世家子弟也没几个能够比得上他的。

    自家女儿喜欢什么样的人,陵安侯还是心里有数的,这个跟淳义侯在一起也不逊色多少的男人绝对能够吸引他的女儿。

    不!是已经吸引她了,否则,那丫头怎么能够静下心来读书?!

    回想起卓枫皓与他提起这件事时的样子,只怕是注意到了这丫头的心思,那,卓枫皓是什么意思?乐见其成?不像!极力反对?也不像!

    琢磨别人心思这种事,陵安侯不会!否则他也不能混到现在也只有个闲职。他倒是认真考虑了一件事,就是这沈墨能不能入赘陵安侯府。

    陵安侯的两个儿子,一个不学无术,一个体弱多病,日后都难以撑起侯府,只有这女儿虽然娇纵了些,总体还是个难得的好姑娘。

    这沈墨公子孤身一人,家境是差了点,可人确实不错,若看得上他的女儿,入赘侯府,那是最好不过。

    陵安侯想着,便找了卓枫皓探探情况:“卓侯爷,我家二丫头看上你府上那位先生的事,你心里有数,我那丫头尚未定亲,我想顺了她的意,不知道你觉得这事怎么样?”

    卓枫皓略微惊讶了一下,原以为他日后会严加管教女儿,不让她多接触汹。

    陵安侯直接,卓枫皓也不多隐瞒,说:“我并不会限制沈墨的婚姻,但也有两个条件:其一,沈墨的婚事,只有他自己同意我才会考虑;其二,沈墨成婚后不离开淳义侯府。”

    这第一条倒是有情有义,可这,不离开淳义侯府?这沈墨在淳义侯府显然不是主子,这,这,这叫他的女儿如何能嫁?!

    “这第二条就不能商量?”陵安侯不死心地问。

    卓枫皓无奈,那两个八字还没一撇,他操心得过早了些吧?面上只笑笑说:“沈墨若是想回晟王府,我自然不拦着。”

    那就是没得商量了!陵安侯知道了答案,赶紧叫女儿回家!他得好好管着这女儿,早早给她寻一门好亲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