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路遇小偷
    ,!

    虽然不能去风华楼,好歹从晟王府搬回来了!晟王府有晟王宠着,书彤陪着,没有什么不好,可卓慕雪还是喜欢回家住。

    欢喜她回家住的人还有陵安侯府的雷二小姐,这不,一听到消息,次日一早就登门来了。

    “慕雪,你可算回来了,那晟王府门第太高,我都不敢去找你玩儿。”雷二小姐一见卓慕雪就小声抱怨。

    门第太高?卓慕雪从来没觉得,笑着说:“晟王殿下人很好的,对谁都是和和气气的,不用怕。”

    “晟王殿下之前一直闭门谢客,就怕有人打扰。我爹爹是无论如何都不让我去晟王府,不过,来淳义侯府就方便多了。”雷二小姐从没见过晟王,自然不知道他凶不凶,除夕之夜中毒的事还是知晓的。

    卓慕雪保证道:“改天我带你去认识认识晟王殿下,你一定会觉得他很亲切的。”

    卓慕雪和雷贝贝都不是能在家乖乖待着的人,聚在一起自然想着出去玩了!城里不许随便骑马,她们也只能先一起逛逛街,等过几天再去城外玩儿。

    今天卓枫皓不在家,没人管着卓慕雪,她想都没想就和雷贝贝一起出门了。雨珩是晟王府的管事娘子,自然没有跟着卓慕雪过来,今日一起出门的是妙丝。

    雷贝贝出门时没有见到汹,便问:“慕雪,你上次带的那个随从呢?我想让他好好教教我这位新跟班,要把这人教得像他一样。”说着,指了指站在轿子旁边的人。

    “呵呵,这个肯定不行,一般人都不如汹,比不了也教不会。”卓慕雪如实说。

    那个小厮看着比上次那个顺眼多了,看着老实规矩的样子,卓慕雪心里想着,不管怎么教,都教不到跟汹一样。卓慕雪今天本来不打算让汹一起去的,这几天汹总怪怪的,让卓慕雪觉得有些别扭。雷贝贝这么一说,只好让门房去叫人。

    门房刚进门走了两三步,就看到汹出来了。

    “慕雪打算独自出门?”汹走近便问。

    一听这语气,卓慕雪就知道汹生气了,可是,就在大街上逛逛而已,能有什么危险。心里那么想着,嘴上还是得跟汹解释:“还有贝贝和妙丝一起,没有一个人出门,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我怎么记得,你第一次出门就遇到了流氓,还是侯爷的朋友救回来的,再说,你已经落下好几天的课业,《百草药典》也还没有抄完。”汹轻飘飘地指出事实。

    “我,我错了,我就出去半天,额,两个时辰,我保证不随便跑掉。”卓慕雪眼巴巴地看着汹。

    汹怎么忍心拒绝,叹了口气说:“快去快回,我们回府吃午饭。”

    卓慕雪连忙点头,拉着雷贝贝的手往主街走去。淳义侯府离街近,她们就直接走过去。

    雷贝贝看看卓慕雪,在看看汹,说:“慕雪,你的脾气也太好了,府上一个下人都敢管你的事,我们侯府虽不如你们侯府,但这样的事是绝没有的。”这么想想,她又觉得自己的小厮其实还不错。

    “汹不是下人,他叫沈墨,是我的先生和护卫。”卓慕雪说,“汹学问好,武功高,人聪明,比那些个所谓的少爷、公子强多了。”

    闻言,雷贝贝不再多说,只是不停地偷偷打量汹,也不提刚才的事了。难怪,他称呼慕雪名字,难怪,慕雪对他更似朋友。

    雷贝贝再次羡慕起来,她的先生是一个老秀才,成天就知道说教,无趣极了。

    汹听到了她们的对话,也注意到了雷二小姐的打量,只是他假装不知道罢了。

    这两个女孩逛街,哪儿都逛,多的是凑热闹,偶尔看中一两件喜欢的才买下来。就这样,她们依然逛的很慢。

    雷二小姐不停地介绍着京城各种好玩的地方,说起市集,便说:“京城就是平日里也比乡下地方的市集热闹,而京城最热闹的就是正月十五的元宵灯会,其次是秋市,其他时候也有市集,只是范围不大,基本就在城门口的菜市那边摆上两排小摊。”

    “不知道今天有没有?”一听集市,卓慕雪就来了兴趣。

    “回卓三小姐的话,今儿没有,下一个市集要等半个月。”雷二小姐的侍女解答了她的问题。

    京城的小姐们大多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难得遇到一个爱玩的伴,雷二小姐很是兴奋,说:“慕雪,下次办集市的时候,我一定去找你,我们一起逛逛去,小集市也有不少好吃的好玩的。”

    “好,一言为定!”卓慕雪伸出手指跟雷贝贝拉钩。

    雷贝贝见状,立即与卓慕雪拉钩,两个女孩儿笑成一团。

    正在这时,一个人慌慌张张跑了过来,差点撞上卓慕雪。他险险避开两位小姐,正要往前跑,被汹一把按住。

    “汹,他怎么了?”卓慕雪奇怪的问。她知道,汹不会无缘无故出手。

    “这人是小偷。”汹直说。

    卓慕雪和雷贝贝打量了一下趴在地上的男子,正要问汹如何判断他是小偷时,一个妇人气喘吁吁地跑到了她们面前,郑重地向汹一行礼,说:“谢谢!谢谢壮士帮忙抓了小偷,他偷了我买药的银子,是救命的银子啊!”

    还真是!两个丫头崇拜地看着汹。

    汹脚下一用力,疼得小偷嗷嗷叫,说:“大婶,银子我,我还你,求这位爷高抬贵手,放了我。银子我还,我还!”

    说着,小偷从胸口掏出了一个荷包,朝大婶丢去。

    “就是这个荷包,谢谢,谢谢壮士!”大婶感动地眼泪都下来了。

    “他还偷了别人的东西,胸口还有别的荷包呢!”卓慕雪眼尖,看到了他身上花花绿绿四五个荷包。

    “这人明显是个惯偷,我们送官。麻烦雷二小姐带路,请这位大婶做个人证。”汹当机立断。

    一听要见官,趴地上的小偷奋力抵抗,只不过他的抵抗在汹那里是没有任何效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