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 巫族圣药
    ,!

    意料之中的答案,可汹听着依旧心寒。卓慕雪为了卓枫皓独自赴险,是他亲身经历,晟王这话不假!晟王定是需要卓慕雪做更艰难,更危险的事。

    眼下几位皇子挣权,难道晟王要用美人计?不,不对,现在谁都知道卓慕雪与晟王亲近,这美人计不会有效果。

    他双手握拳,静静地听晟王的下文。

    “我现在为她安排的很多事情,都是为了日后能够保全她,这丫头对枫皓真心实意,枫皓自然也不会弃她不顾,你在这儿操哪门子心?你是以什么身份来担心她的安危和处境?”

    呃!没想到晟王话头一转,非但没有解释还质问起他来了,真是……不过,晟王说得有道理,他确实没有资格。

    见汹神色暗淡了下去,晟王赶紧乘热打铁:“想当初,我一时技痒救了你,也没把你怎么着,是不是?我又不是凶残的人。雪丫头是自己人,我还能不为她着想?有些事,我也很无奈。”

    知道汹不会轻易死心,晟王接着警告:“你能这么关心雪丫头,其实我也挺开心的,不过,有些事情,你还是不要干涉太多。我知道你有些能耐,可你也别忘了你在哪儿,我不想让你知道的事,就有办法不让你知道!”

    汹被晟王说得没脾气,沉默了好一会儿,问:“她会怎么样?”

    “不到最后,我也不知道结果。”这点,晟王坦白说。

    “我知道了,你们的事,我不干涉。”冷静地想想,晟王这段时间对卓慕雪的纵容和宠溺确实非同一般,但这更说明他们要办的事情极有可能危及卓慕雪的生命。

    “不知道晟王殿下有没有听说过上古巫族的圣药——归心丹?”不干涉并不代表会放弃,汹想到了一个挽救的办法。

    传说中能起死回生的丹药,晟王身为医者,如何不知道这一圣药,只是,巫族的事太过遥远,根本没有线索可查。

    巫族就是那个有巫女的神秘部落,据说,一名巫座终其一生也未必能制出一颗归心丹。可想而知,这归心丹有多稀有,晟王也从未想过能够拥有它。

    “自然听过,你可有线索?”晟王不认为汹会无缘无故提起,若是真能弄到一颗归心丹,付出点代价也值得。

    汹苦涩地笑着说:“欧阳家有一颗,乃镇族之宝,相传是祖上有人救过巫族的巫座所得。”

    “欧阳家?!你——”就这么出卖自己的家族好么?!

    “我可以帮你们偷丹药,不过有两个要求,第一,不要牵连欧阳家无辜的人;第二,我回去需要办点事,希望晟王殿下不干涉。”取自家的东西需要用个“偷”字,汹心里难受。

    晟王似笑非笑地盯着汹。他绝不是临时起意,不得不说,他很善于抓会。而他的要求也跟简单,让人不由得想一口答应。

    汹也看着晟王,等待他的答复。

    晟王的手指一下一下地打击着桌面,足足一盏茶的时间以后,才缓缓开口:“有好东西,我自然要得到,可惜晚了些时候。雪丫头的事停不下来,也等不起。你的要求我答应,至于什么时候去,还需要安排。”

    汹说的丹药,十有**是真的,若是有假,他也得不到他想要的。可是,这一行到底有多少危险?成功的机会是多少?他都要细细衡量!

    “好。”汹毫不犹豫地答应,事实上,他几乎没有选择的余地。

    汹刚走,司空旭就来了。

    晟王赶紧给司空旭解释了缘由,替卓慕雪赔不是。司空丞相是晟王的先生,司空旭是一起长大的兄长,不论何时何地,他都没在司空旭面前摆过架子。

    司空旭来时,已经得了消息,知道妹妹没有大碍,自然不会与晟王殿下计较这场误会。再者,昶儿也有不对的地方,若不贪杯也不会不舒服。

    司空旭今日前来是有事相商,顺便把妹妹带回去。

    一个时辰之后,晟王还在诧异之中没有回过神来,司空旭已经跨越了一个阶段,直接开始布局。

    眼前最要紧的是这一次恩科的才子。这一届有这名气的人估计都已经被人专注甚至有意拉拢过了,他们他们这会儿才去拉拢他们,太晚了!

    司空旭之前没想过涉足朝堂,可晟王不是,为什么他也没准备呢?不是没想到,是有意不为,以降低皇上和皇兄对他的戒心。

    不过现在,他们有一个光明正大的机会可以接触未来的进士,因为陆庆生把卓枫皓逼进了考场。

    定好计划,做完分工,就等时机成熟。

    七日后,贡院的大门再次打开,所有考生有序出场。

    晟王,司空旭,卓慕雪,褚勇等人都在贡院大门的正前方。强大的气场让其他人自觉与他们保持距离,使他们成为等待大军中最显眼的存在。

    卓枫皓在一号号房,距离大门最近的位置,不知为何,迟迟未走出大门。

    更奇怪的是,零星几个走出来的人又突然往回走了,这是为什么?出什么事了?

    晟王正要前去查看情况,又见不少人挤了出来。褚勇立即上前打听,原来是前面号房有几个人考得不理想,正哭闹着,惹了人看热闹。

    “出考场大哭的人年年有,有什么好看的。”一个经历了许多翅试的中年考生感慨。

    显然,他没看到里面大哭的人是谁。

    “卓云,卓兄,你也太欺负人了!我,我要是没能进二甲,你可要负责!”封云铧顶着一对熊猫眼,可怜巴巴地跟卓枫皓“告状”。

    蓝铄仁看看大哭的两人,看看异常疲惫的封云铧,再看看神清气爽的卓枫皓,问:“卓兄,发生什么事了?”

    封云铧无比羡慕地看着蓝铄仁,说:“蓝兄别问了,都是我们自己的错,怨不得卓兄。只怪,只怪……诶~”

    “小兄弟说得不错,怨不得他人!”其中一个哭够了,重重叹了口气说,“只有下一场再来了。”

    这还没阅卷呢!蓝铄仁看得一头雾水。

    “运气也是会试的一部分,这次我认栽!”另一个也抹了眼泪,快步走出了贡院。

    卓枫皓这才尴尬地笑着把看热闹的人遣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