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 别有用心
    ,!

    汹侧了侧身将卓慕雪挡在身后,皱着眉问:“这茶有什么问题?慕雪可是一直在喝的!”

    白贤逸恼怒地甩了甩衣袖说:“她喝没问题,但里面那位不行!”说完快步走了进去。

    昶昶是喝了茶才肚子疼的!她又做错事了,这可怎么办才好!卓慕雪很自责,想也没想跟了进去。

    汹却是另有猜测,这茶肯定有问题,府里也就晟王和卓慕雪两个人喝得多些,其他人都被交代过了,一定不能多喝。

    现在有人多喝了两口就出事了,为什么?!这茶到底有什么秘密?如果长期喝会怎么样?

    屋内,司空九小姐已经痛得说不出话来。白贤逸给司空九小姐把了脉,确认没大事才送了一口气。开了药方,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才退了出来。

    卓慕雪抱着歉意和内疚,在屋里陪着司空九小姐。

    白贤逸一出门就被汹拦住了去路,不解地问:“你干嘛呢?”

    见卓慕雪没有跟出来,汹压低了声音,严肃得问:“你们没什么让卓慕雪喝这种茶?有什么目的?”

    白贤逸扶额,忘了这也不是个好糊弄的家伙。关键是,看他关心卓慕雪怎么想怎么怪异。白贤逸咬了咬牙,憋出五个字:“你不能过问。”说完,莫名有些心虚,快步离开了。

    不能?!汹挑眉,他说不能就没办法查了?!他走回去从布包中取了一份百花凉茶出门了。

    晟王府的明卫暗卫都被叮嘱过要堤防汹,如有异动立即报告。可是,没人跟他们说不让他单独出门。

    在侍卫们犹豫的那一刹那,汹闪身出去了,等他们反应过来找人时,汹已经不见了踪影。

    暗卫捏了一把汗,急忙赶去报告晟王。

    晟王刚接到司空九小姐在晟王府病倒的消息,紧接着就收到暗卫报告汹独自出门,不知去向的消息。

    前一条他只听听,并不放在心上,白贤逸在府上,出不了状况。后一条,他不怕汹不回来,倒是要弄清楚让他出去的原因。要知道,汹一直规矩的很,他不可能无缘无故做出今天的举动。

    晟王并没有急着回去,不紧不慢办好了自己的事情才回的府。

    此时,司空府已经派人到了晟王府,准备接司空九小姐回去。

    汹也已经回来了,沉着脸在等晟王。

    晟王先不管汹,让司空府的人等一等,他亲自去看司空昶。司空九小姐中午喝了几口粥,吃了药,此时正睡着。只是她睡得并不安稳,眉头紧锁,双手也抓着毯子不放。

    而一旁的卓慕雪,双手托着下巴,红着一双眼睛巴巴地望着司空昶,一见晟王进来就扑了过来,哭着说:“都是我不好,是我害昶昶生病了。”

    “雪丫头,别哭,她没什么事,这也不关你的事,只是凑巧罢了,你别想太多。”晟王轻轻安慰卓慕雪。心里想着,还是嘱咐少了,没想到雪丫头用这茶来待客,更没想到司空昶会贪杯。

    “可是,可是,昶昶是喝了我的茶才肚子痛的。”

    晟王拍拍卓慕雪的肩膀:“你没做错什么,那茶夏日解暑甚好,只是昶儿这几天的身体状况不适合喝那茶罢了,只是不凑巧,你没错,她也没事,好了,别哭了。”

    百花凉茶有些寒性,司空昶正好今天来月事,一个不凑巧,让她腹痛加剧,只要处理好便不会对司空昶的身体产生影响。

    卓慕雪低着头呢喃:“那还是我的错。”

    晟王摇摇头叹口气,说:“你的错,在于不清楚状况就瞎给别人喝药茶,等昶儿回去了,你自己去抄一遍《百草药典》。”以卓慕雪的性子,还是罚了她,她才能少点自责和内疚。

    “嗯,我一定好好学药理,不再犯同样的错。”卓慕雪认真地说。

    雨珩得知司空府的人还在外院等着接司空九小姐,送了些茶水、点心过去,告诉他们里头的情况,又说时间尚早,等司空九小姐醒了,便派人将她送回去。

    司空府的管事觉得有些道理,又怕没接到人回去被主子责怪,先派了个小厮回去报信,自己在这里等。

    书房内,晟王此时正头疼,他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汹居然这般在意卓慕雪,非要将这件事弄清楚了!将事情说清楚吧,他对汹不可能完全信任,不管怎么说,他都是阜羿国首辅大臣的三公子,曾让大军吃过亏的欧阳晋。

    不说清楚吧,看他那双执着的眼睛就知道他不会就此罢休。白贤逸刚说他不能过问,就擅自跑出去问了城里的大夫,要是没个交代,还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

    “百花凉茶乃大寒之物,正常人少量喝一些无碍,若是长期服用必定损伤根基,积下寒毒。若是女子,成年后不但每次月事都会痛苦,更会导致不孕。这是我随便找大夫问的,可有说错?”汹盯着晟王说。

    “我虽不懂医,至少知道,你身中至热之毒,服用此茶可缓解热毒,可你为什么要卓慕雪喝?她还未长大成人,你怎么就能……”汹看得出晟王对卓慕雪的真心实意,现在再看那些好,只怕是别有用心!

    “只怕茶还只是其中一件吧,卓慕雪的饮食都是你们一手安排,其他的方面是不是也有问题?”

    “这件事,只怕卓枫皓也一早知道,是不是?他送卓慕雪来晟王府的理由那么牵强,因为那不是真正的理由,送她来,只是为了方便你动手,是不是?”汹越想,问题越多。

    晟王抿着嘴,摆了摆手。他想了几个应付汹的谎言,可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匆忙想到的谎言漏洞太大,汹可不好忽悠,他不想弄巧成拙。

    汹看得出晟王的犹豫,他愿意等!

    晟王无奈地笑了笑,说:“我对卓慕雪确实别有用心,她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女,凭什么得到我和卓枫皓的宠爱,自然是因为她的价值!这方面,你应当深有体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