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百花凉茶
    ,!

    “那就多谢妹妹了。”司空九小姐也不多客气,想起今天来得突然,问,“今日突然来访,会不会扰了妹妹的安排。”

    “不会,不会,本来也就是学学画,学学女红之类的,都是我不擅长的,昶昶来了,我正好不用学了。”卓慕雪直率地说。

    “那先生可到了?劳烦人家白跑一趟了不好。”司空九小姐请过几年的先生,自然知道一些,也怕卓慕雪因此惹先生不快。

    卓慕雪这才想到汹,小脑袋转了一圈没看到他人,疑惑地望着雨珩。

    雨珩笑着说:“沈公子拿了几本棋谱回房了,司空九小姐过来,他当然需要回避。”

    “沈公子?”司空九小姐有些惊讶,沈家有人来京城了?!没想到晟王殿下找了沈家的人来给卓慕雪当先生,会是谁?

    “我的先生叫沈墨,就住在晟王府,很方便的。”卓慕雪不明白司空九小姐为什么惊讶,直觉不敢多说。

    沈墨,不是沈氏哲字辈的公子?可若不是沈氏子弟,又怎么会被晟王殿下请来当先生?莫不是……

    司空九小姐胡乱猜着,完全没想到,她其实已经见过沈墨,就是在瑜王府门口见到的下人汹。

    “昶昶,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见司空九小姐脸色不好,还一个劲儿绞着手帕,卓慕雪有些担心地问。

    司空九小姐这才回神,说:“没,没什么。”

    她还没忘了这次来的目的,稳了稳心神,问:“慕雪,听闻你以前在乡下住着,我从没见识过,不知有什么有趣的事儿?”

    “可多啦!春天挖野菜,夏天挖河蚌,秋天烤番薯,冬天堆雪人。不过,你们一个个都是大家闺秀,才不玩那些。”卓慕雪兴奋中带着些遗憾,那样的日子恐怕不再有了。

    “挖河蚌?河蚌是什么?”其他的至少还能大致想像得到,可司空九小姐完全不知道河蚌是什么。

    “昶昶,你耳朵上的珍珠就是河蚌里长出来了。”卓慕雪双手合起,做出河蚌的样子,“河蚌虽没有海里的贝壳漂亮,也一样是长在水底的。野生的河蚌很少长珍珠,不过河蚌的肉可以煮来吃。夏天天热,下水方便,很多人下水挖河蚌。”

    “你还下水?!那,那——”女人怎么可以在大庭广众之下下水,那不是什么都让人看去了!在司空九小姐看来,这太不可思议了!

    卓慕雪眨巴眨巴眼睛,天真地问:“为什么不能下水?女孩跟男孩本就差不多的,我还能比他们潜得更深呢!潜得深才能挖到最大的河蚌!”说着,卓慕雪一脸的骄傲。

    可细一想,鼻子又有些酸酸的,上次和酗伴们比赛挖河蚌都已经是两年前了,那些酗伴们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司空九小姐想说男女不一样吧,又不知道怎么说,她也说不清楚,更说不出口。她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支支吾吾地问:“那,那你二哥也同意你去?”

    “那当然,二哥也去的,二哥可厉害了,挖得又快又多!”

    ……

    那个人,是她认识的枫皓哥哥吗?司空九小姐有些混乱了。

    “对了,昶昶来找我有什么事么?就是对乡下的生活感兴趣么?我们现在不去了南边儿,不过城外的庄子还是能去的,要不昶昶下次跟我们一起去玩?”卓慕雪总觉得司空九小姐有什么事没有说。

    “那就这么说定了,到时候一定记得叫上我才是。”司空九小姐自然去过城外的庄子,她们家里有两个,只是自己去时只觉得不方便,更没什么可玩的。

    闲聊了几句,又听卓慕雪讲了两件在乡下的趣事,不知不觉已到中午。雨珩备好了饭菜来请两位小姐用膳。

    这时,司空九小姐才知道时间晚,推辞着用膳的邀请,连忙告辞。

    卓慕雪再三挽留都留不住,只好起身想送。

    两人走到拱门时,司空九小姐突然走不动了,抱着肚子蹲在地上,满脸冒着汗。

    “昶昶你肚子不舒服?要不要扶你去茅房?”卓慕雪则蹲下来,抬手帮她擦了擦汗。

    司空九小姐努力摇了摇头,抓住了侍女的手,虚弱地说:“快点回去。”

    司空九小姐走都走不动了,卓慕雪怎么可能就这么让她离开,立即说:“昶昶千万别跟我见外,先回屋里歇一会儿,我马上找白神医过来看看。”

    司空九小姐发白的脸瞬间红了起来,立即拉住了卓慕雪说:“不用,不用请大夫!”

    “可是你生病了——”

    雨珩已经反应过来,忙拉住了卓慕雪,赶紧帮忙劝:“司空九小姐,你还是先回屋休息一下吧,奴婢给您煮点红糖姜汤缓缓。”又看了要卓慕雪,笑着说,“我们家小姐还小,不懂事儿,您多担待。”

    果真还小,难怪都不知道男女有别!司空九小姐这会儿是真在意不起来了。倒是有些羡慕,没长大的日子多轻松自在啊,诶,女人啊!

    几人扶着司空九小姐进了房,让她先躺一趟。

    雨珩一会儿吩咐小丫头去煮红糖姜汤,一会儿又吩咐小丫头拿热水毛巾的,把卓慕雪看愣了,问:“昶昶到底怎么了?”

    雨珩看着卓慕雪那张担忧的小脸,很不客气地笑了:“小姐,司空九小姐没事儿,这是女人都会有的。”

    卓慕雪更懵了!

    好在,白贤逸和汹知道这边的动静,都过来了。

    两人看到刚刚端进去的那一大碗红糖姜汤,心里就有数了,看着卓慕雪的傻样偷笑。

    “白神医,昶昶生病了,你快过来给她看看啊!”卓慕雪看到了救星,眼睛发亮。

    没什么事,汹就转身离开,不料,脚下踢到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是一个小布包,里面的东西还有些香味。

    想来是她们刚才慌乱时无意间掉落的,就给她们拿过去。

    白贤逸知道里面那女子是来了月事才身体不适,自然不会进去。汹快步走到卓慕雪身边时,他也才慢慢挪到那。

    汹拿着那包东西问:“慕雪,这是你们落下的?”

    “嗯,是百花凉茶,刚才给昶昶尝了一下,她跟喜欢就让她带些回去。”卓慕雪接过布包说。

    白贤逸猛地将布包拿了过去,问:“这茶,她刚才喝了多少?”

    卓慕雪光听语气就是一惊,抬头看到白贤逸的脸色,忍不住悄悄退了一步,缩着头回答:“两杯半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