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司空旭
    ,!

    卓慕雪借口雨大,在家里磨蹭半天也不去晟王府。午时刚过,晟王就亲自上门来接人了,说带她去个地方。

    这么大的雨,会带她去什么地方?卓慕雪好奇,却了解,晟王殿下既然卖了关子就不是她能问出来的。她默默跟在晟王后面出了府。

    轿子停了下来,卓慕雪抬头一看门匾,愣愣地看着晟王问:“殿下怎么带我来司空丞相府了?”

    没递名帖就登门拜访,似乎不太好,再说,来司空丞相府干嘛刚才不说?卓慕雪现在门口,犹犹豫豫不敢进去。

    晟王自顾自走着,没有回答她的话。这小丫头胆子越来越大了,我的话居然敢不听了?!想得有点不开心,就没等她,直径走了进去。

    在晟王的身影快要消失在转角时,卓慕雪忍不住小跑跟了上去。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晟王得意地扬起了嘴角。

    晟王殿下明显是司空丞相府的常客,府上的下人见到他只屈膝行礼,不问他找谁,也不问他要去哪里,更没有人来带路。感觉,就好像是自己家一样。

    “晟王殿下,我们来这里找谁啊?”卓慕雪还是忍不住要问。

    “到了你就知道了。”晟王头也不回地说。

    “晟王殿下,我们去找昶昶么?”卓慕雪能想到的人也只有司空九小姐了。

    “昶昶?哦,你说小九啊,你们昨天认识了,听说还配合默契,怎么样?喜欢跟小九做朋友。”晟王想起了昨天宴会上的事,也想听听那首被人称赞的《荷花赞》,雪丫头在他面前吹得好,可没有出众的地步。

    卓慕雪点点头:“可是,昶昶那么乖的大小姐,会不会不喜欢我这样的野孩子?”

    “小九确实是个好姑娘,可惜太中规中矩了,无趣得很,我倒是觉得你比她好,鲜活,有个性。”晟王随意的说着,殊不知司空九小姐就在回廊的另一面,将这话听得一清二楚。

    司空九小姐听说晟王殿下到访,想着回避一下,从小道直接回内院,没想到听到了这么一个评价,仿佛一盆冷水从头浇了下来,冷得她无法动弹。

    晟王的笑脸也没维持多久,他到了地方却吃了闭门羹。

    “司空旭,我知道你在里面,快开门!”晟王不顾形象地大喊。

    司空旭?这些日子,晟王府的人将京城有名望的人家家庭情况都介绍地差不多了,想司空家这样的大家族更是说得十分想尽。可卓慕雪确定,她没听说过司空旭这个名字,他是谁呢?他跟晟王又是什么关系?会不会很二哥也认识?

    她更奇怪的是,在京城,居然还有人能这么不给晟王面子?晟王居然还只是不太开心,一点都没有生气!

    “司空旭,你再不开门,信不信我把你这大门砸了?”见屋内没有反应,晟王不惜威胁,神情举止却丝毫没有要砸门的架势。

    门内传来了轱辘声,不久之后,门就开了,里面的人也不往外看一眼,直接将轮椅掉了个头,往里走。

    那是一个与晟王一般大的男子,皮肤白皙,面容清秀,身形修长。细看会发现他十分瘦,难以相信司空丞相府上还有这么一位瘦骨嶙峋的人。

    “司空旭,你若继续宅在屋里,一定会变笨的!上次邀请你去城外的庄子,为什么不去?”晟王进屋,自顾自坐下,还给自己倒了杯茶。

    卓慕雪脚伸了一般,僵在半空,看了看屋里的两人,略一想就把脚伸了回来,在屋外等着。

    “我不去,你不是就过来了,有什么不一样。”司空旭的声音很有磁性,很动听。

    “当然不一样了,这里怎么能玩的痛快!”晟王朝着卓慕雪喊,“丫头,还不快进来。”

    然后指着她说:“她现在叫卓慕雪,你知道,她不可能是枫皓的亲妹子。枫皓对她很好,却从没想过一直把她留在身边,还费心要帮她做个好婆家。”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也说过我没资格怪你!你走!”司空旭那语气,跟他话里的意思差了十万八千里!

    晟王似乎习以为常,继续说:“这丫头还是项家养女的时候,枫皓教她识字,教她厨艺,让她足够能力嫁一个殷实的效人家,现在——”

    “够了!她的事与我无关!走!立即出去!”司空旭隐含怒气。

    卓慕雪不懂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事情,更不明白晟王老说她做什么,而且,当年她还很小,卓叔根本没提过让她嫁人的事。

    可是,她叫两人之间的微妙关系,不敢说话,不敢问,只能杵在那里放背景。

    “雪丫头比小九还小上一岁,你怎么就不能在她面前稍微收敛一点点?”晟王商量着问。

    司空旭这才正眼瞧了瞧她,抿着嘴不说话。

    晟王见状,略微笑了一下,接着说:“雪丫头不但小,还很笨,根本不知道人心险恶。可是,她既然已经进了这个漩涡,抽不得身了,那就只有两个法子,一个,是她自己强大起来,保护好自己,另一个,就是有足够强大的人能够保护她。”

    司空旭依然无动于衷。

    “这丫头你不在乎,司空昶你也不在乎?她没告诉你吧?昨天瑜王府的宴会实际主办的人可是贤贵妃!”

    “那又怎么样?”司空旭有些动容。

    “贤贵妃娘娘是奉着父皇让她参谋诸皇弟选妃一事才得以出宫办宴会,而她明知司空家的规矩,还是把小九给请了去。”晟王喝了口茶,继续说,“你知道,让一个人深陷漩涡的方法有很多种,并不是不嫁皇子就可以避免的。”

    司空旭沉默了好一会儿,问:“你如何确定他们对昶儿有图谋?”

    “我确实没有过硬的证据,不过,我问你一句:去年小九的婚事是怎么没的?”

    怎么没的?是啊,好好的一桩婚事,一次突如其来的意外,一个莫名其妙的理由,就这么没了!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其中有人捣鬼!

    为什么要破坏那桩婚事?自然是要把司空昶就在京城。至于原因,司空老丞相一直留在身边的孙儿只有司空旭和司空昶两兄妹。

    他司空旭闭门不出,别人的视线自然都盯在了妹妹司空昶身上。

    表妹已经永远离开,这次,他无论如何就不能视而不见了!司空旭微微扬起头,说:“明日,请白神医来一趟吧。”

    见司空旭的神情有了明显的变化,晟王也有些激动,红着眼说:“旭哥,我等这一天很久了。不用明日,我今天就让他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