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必然偶遇
    ,!

    恰逢考生入场的日子,天竟下起了磅礴大雨,似乎要给诸位考生多一些磨难。

    卓慕雪抱着雨赏蓑衣给卓枫皓送去,正好看到褚勇拿着一个大箱子等在门口。褚勇准备的东西十分齐全,不说会用到的,可能会用到的,就是祈福求来的物件也有!

    看着那一个大箱子,卓慕雪红了脸,说:“二哥,对不起,我,我什么都没有帮到你。”

    卓枫皓摸摸她的头说:“这些事本就不是你还操心的,你呀,开开心心长大就好!昨天新交了朋友,可要记得常走动。”

    “二哥~”卓慕雪鼻子酸酸的,想哭。

    “好了,好了,女娃子就是爱粘人,老大还要去贡院的!晚了人多,挤得慌。”褚勇看不惯兄妹俩腻味,催着他们出发。

    今日入场,卓枫皓特意吩咐了不能张扬,只褚勇一个人送送就好,可出了门就见到兄弟们一个个在都等他。

    “老大!”

    “将军!”

    “侯爷!”

    一个个关切地望着卓枫皓。

    “老大,都交代过了,大伙儿就在门口送送你。”褚勇略带得意的说。

    卓枫皓听完才送了口气,这么多人一起送他,太招摇了,容易惹麻烦。

    “祝侯爷旗开得胜,鹏程万里!”褚勇牵头,所有人齐声送祝福。一帮中气十足的人这一喊,左邻右舍,大街小巷的人都听见了动静,纷纷前来看个究竟。

    “让兄弟们挂心了!大家的心意我都收下了,等我考完再开开心心聚一场!”卓枫皓本想说,会试而已,他不曾太放在心上,想想还是未说出口。

    淳义侯府与贡院隔了两条街,可他们有出门,转到大街上就已经人满为患了。雨实在太大,路上有些积水,十分不好走。

    “二哥,二哥,你看那人好紧张,走路同手同脚,样子好奇怪。”卓慕雪拉了拉卓枫皓的衣角,笑着说。

    卓枫皓摇了摇头,说:“丫头,这样说别人很不礼貌。”

    “哦,以后不说了。”卓慕雪有错就改,看到有趣的人,只偷笑,不说话。

    卓枫皓宠溺地看着卓慕雪,跟着人流慢慢走,仿佛仅仅是顺道走在此路上,毫无考生的自觉。

    “发现一个比蓝兄还自信的,我们定要认识认识。”说着,那人快走几步到了卓枫皓的跟前,一拱手,说:“这位公子,在下江南封家封云铧,见公子雍容雅步,成竹在胸,想必是一方才子,封某想与公子交个朋友,不知——”

    “卓——”

    “在下卓云,能结识封公子是在下的荣幸。”

    蓝铄仁认出卓枫皓,惊讶地出声打断了封云铧,而卓枫皓则故意抢断了蓝铄仁的话。卓枫皓今日尽量低调,否则,被围观就麻烦了,所幸认识他的学子不多。

    封云铧再一拱手:“卓公子。”

    卓枫皓回礼:“封公子。”

    蓝铄仁十分规矩地向卓枫皓行了礼。他此时特别不愿意见到卓枫皓,若不是陆庆生大人多事,他有很大的把握夺魁,现在机会渺茫了!可这事儿还不能怨卓枫皓,他也是被迫参加的,所以,蓝铄仁最近都很憋屈!

    蓝铄仁轻咳了一声,说:“封兄眼光就是好,这位卓兄定能名列三甲。”又对卓枫皓说,“卓兄,我们相遇是偶然,也是必然,小弟在此先祝贺卓兄了。”

    “听闻蓝贤弟刻苦读书,已突飞猛进,这头名非你莫属,我也先在此祝贺贤弟了。”卓枫皓客气地说。

    “蓝兄既然认识,怎么不早早介绍认识,也好切磋一番。”封云铧随意地向蓝铄仁抱怨,又看向卓枫皓,“卓兄也是,读书要紧,交友也要紧,平日里怎么都不见来参加聚会。日后,我定多多邀请卓兄,不知卓兄能否赏光。”

    “若是得空,必定赏光。”卓枫皓看他真诚的模样,不认拒绝。

    蓝铄仁拉了封云铧一下,制止了他继续说话,抱歉地对卓枫皓说:“学子文会只不过是小打小闹,岂敢因此耽误卓兄大事,卓兄不必太放在心上。”

    “二哥说的是有空才去,不耽误事儿。”卓慕雪听蓝铄仁这么说,还以为他不愿意请卓枫皓,赶紧帮他说话。

    “是是是,请,一定是要请的,卓兄放心,封某定不会忘了你!”封云铧听见卓慕雪这般说,笑着看了她一眼,赶紧表明态度。

    蓝铄仁不知道卓枫皓到底什么意思,只好闭口不言。

    边走边聊,不知不觉都到了贡院门口,别人家都是嘱咐考生注意些注意那的,卓枫皓则在嘱咐自家妹子:“丫头,这几天要听渊怀的话,不要随意出府,不要招揽是非,知道吗?”

    “二哥安心考试,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我保证。”卓慕雪乖巧地点头。

    封云铧闻言,不由得又多看了卓慕雪两眼,打趣到:“卓兄真是个好兄长,日后娶妻,也定是个好相公。”

    “在下已娶妻。”卓枫皓随意地说。

    “未见到嫂夫人想送,还以为……误会,误会。”封云铧赶忙说。

    蓝铄仁惊讶地合不拢嘴,他可从未听说卓枫皓已娶妻的事啊!关键皇上他老人家知道不?

    贡院门开,考生逐一进场,贡院门口前来送考的人也逐渐离去。卓慕雪蹲在门口,迟迟不肯走。

    “我觉得考头名的必定是我二哥,不会是那个姓蓝的,对吧?”卓慕雪一直都觉得她二哥是最最厉害的人,可她认识了晟王,知道了“人外有人”,见今天这么多人,还有最热门的夺魁人选——蓝铄仁,她有些不确定了。

    “我老大是什么人,天才!没人能比得过他!”褚勇十分肯定地说,“走,回去吧,还有事儿要办呢。”

    卓枫皓不是待考的学子,即使考试,手头的事情不能放任不管,只得事先交代了属下处理。

    而贡院之中,卓枫皓在一号号房,蓝铄仁在五号号房,封云铧的号靠后,正好在他们的斜对面。

    靠前的号房都是最好的,地势也较高,不漏水,不积水,可以安心答题。卓枫皓虽不太在意条件,少些烦心事总是好的。

    不过,这样一来,他多少都是受照顾的,不似一般学子,抽签决定号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