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想家
    ,!

    书彤喘着气,断断续续地说:“明,明儿晚上,有,有宴会,瑜王妃,请了,请了卓三小姐参加。”

    听着累,不过意思明白了,卓慕雪要参加瑜王府的宴席,不能去看淳义侯。

    ……这晟王殿下的女人也太实诚了,就不能等把人哄回去了再说?

    “不想去。”卓慕雪嘟着嘴说。

    “慕雪,可不能任性,淳义侯府你后天回不就行了,难不成就差这一两天了?”天色渐晚,总不能一直任由她任性下去。

    “我想回家,我不想住在京城,我想回以前的小院子,和叔,和婶儿一起住的小院子。”卓慕雪一边说着,一边掉眼泪。

    汹蹲到她的身旁,轻轻拍了拍她的背说:“想哭就哭吧。”

    卓慕雪没忍住,嚎啕大哭。

    她前面冬天离开家,在皇陵待了一年,又去了一趟战场,说是回京,其实她对京城是陌生的。

    她刚过上几天安稳日子,才发觉自己的身份不同了,要做的事儿不同了,要面对的人也不同了,连以前熟悉的人也变得不一样了。

    这些天她连卓枫皓都见不着,天知道她有多孤单,有多不安。好不容易等到回京,盼着见到卓叔,却是跑了一场空,今天见不着,明天还是见不着,卓慕雪脑子里的那根弦就这么断了。

    哭着哭着,她不知不觉扑到了汹的怀里,慢慢睡着了。

    书彤瞪圆了双眼,大脑瞬间空白,待反正过来,却不敢去提醒那两人,只得命令身后的下人全部转过身去。

    睡着了还时不时抽泣一下,汹哭笑不得,一把将她抱起,低声对书彤说:“回去吧。”

    书彤木然地点点头。好在,她们的轿子到了,不然,沈墨公子就这么把卓三小姐抱回去,卓三小姐可就没有名声可言了。

    夕阳西下,晟王殿下还没有等到卓慕雪,心情不好!他站在院子里,散发着强烈的气场,府里的下人都不敢靠近。

    直到抬着卓慕雪的轿子停在门口,整个晟王府的人才送了一口气,可轿子中的人迟迟没有下来。

    晟王看着汹把人从轿子里抱了出来,抱进王府,而卓慕雪白皙的小手还抓着汹的衣衫不放。

    汹一进门就感受到了晟王刀剑般的目光,他泰然自若地顶着那目光进府,直径向卓慕雪住的小院走去。

    注意到卓慕雪通红的双眼和眼角的泪珠,晟王并没有阻拦,而是看着书彤,阴沉着脸问:“怎么回事?”

    书彤将刚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了晟王。

    晟王听了,虽然生气,但没有责怪书彤。她没有把事情办好,也没做错什么,毕竟当初就是看中她的实诚才选的她,现在也不能怪她太过老实。

    关键是,汹怎么可以跟他的雪丫头这般亲近!!!

    晟王快步走去卓慕雪的丹枫院,一进门就听见汹说:“慕雪还没有吃过晚饭,你们备点粥和点心,等她醒了吃。”

    采珊应了下来,正要去厨房,出了房门就看到了晟王殿下,赶紧行礼问安。

    汹是最早知道晟王到丹枫院的,这会儿才不紧不慢地出来。

    此时,晟王很想和汹打一架,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两人很默契地在院外打斗,尽量不吵到卓慕雪。

    很快,晟王郁闷地发现,单打独斗,他赢不了汹,也就是仗着轻功好,不输而已。

    汹寄人篱下,到底不敢伤了晟王,守多攻少,确保自己不受伤就好。

    这架打得越来越没意思,晟王就收了手,汹自然识趣地住手。

    不动手,话还得问明白:“我让你保护她,谁让你对她动手动脚的?!”

    汹无奈地翻白眼,刚才这种情况,他还能不抱?他知道解释没用,无力地说:“要是这也算动手动脚,那你还是找个女人保护她好了!”

    晟王手下确实有会武功的女子,可是,总有那么一些缺陷让他觉得不合适,再说,她们谁也没有汹能干。

    “除了保护她,你还能干什么?让你去矿山当苦力?我也就让你办这么一件事,就这一件事你还办成这样!真让我失望!”晟王发着脾气。

    “那下次她在外头哭累了睡着了,我就让她睡外面好了。”汹默默地对自己说,不要跟吃醋的男人太计较!

    “你!”晟王被堵得说不出话来,“滚回去,没我的命令不许见卓慕雪。”

    汹抬腿就走,走两步又停下来,说:“晟王殿下,卓慕雪不管表现得多么坚强,心里都只是个十来岁的女孩子,离家这么久,回怕,回想家。”

    晟王愣住了,他从没想到过一个敢只身闯敌营的女孩子回想家,还是一个不属于她的家。

    屋内,小女孩缩成一团睡得极不安稳。晟王看了好一会儿,命人召开书彤。

    书彤原是晟王身边的宫女,也是十来岁进的宫,后来晟王看中她,她便成了晟王府唯一的妾室。

    书彤以为晟王要为今天的事情责罚她,战战兢兢地站在晟王面前,十分规矩,也十分拘谨。

    晟王没有多看她一眼,直接问:“你刚进宫时,可想家?”

    “啊?”书彤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是问,你刚进宫的时候,有没有想家?”见书彤没有反应,晟王只得又问了一遍。

    这回,书彤听清了,确信自己没有听错,她的双眼红了起来,说:“殿下,不怕您笑话,奴婢刚进宫的时候,天天都想家,每时每刻都想回家,尤其初进宫的几个月,每天都是哭着睡着的。”说着,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

    当她听到卓慕雪说想家的时候,就引发了她的思乡情绪,她抹了眼角的泪,笑着说:“现在习惯了这里的生活,偶尔还会想念家中的父母兄弟,卓三小姐想必也是不习惯而已,哭一场就好。”

    书彤有自知之明,知道晟王殿下不会主动关心她想不想家的事情,只能是因为卓三小姐才问起。

    晟王的眉头松开又拧上,一动不动坐了好久,等到书彤快站不住时才回过神来:“你怎么还在?下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