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珍宝阁
    ,!

    到哪儿都有些势利小人,汹眯起眼,冷冷地说:“只要有中意的,定当银货两讫。”

    店小二在心里嘀咕:那就是光看不买了!这下子,店小二的脸色也有点冷了,开始怠慢起来:“小姐还是在一楼挑挑吧,二楼只怕没什么适合小姐的。”

    “汹,我们回去吧,我不想乱花钱。”卓慕雪拉着汹的衣角说。

    见她这个样子,估计上去也看不了什么东西,汹只得作罢,说:“改天让别人陪你来吧。”

    转身往外走,一个珠光宝气的贵妇人正进门,方才的店小二立马过去奉承,直接请人上二楼。

    卓慕雪看到那妇人满头的珠钗,皱着眉头,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头。

    “怎么了?不舒服?”汹问。

    卓慕雪摇摇头说:“我以后不要戴那么多东西,头一定很痛。”

    正好交错的时候,那贵妇人自然听到了,冷笑着说:“看你这穷酸样也没命戴,还不如我一个婢女有眼光。小二,你们珍宝阁的门坎儿什么时候那么低了,什么人都能进?”

    闻言,汹上前一步,正经地“教育”卓慕雪:“那是只扮凤凰都扮不成的山鸡,可怜的不是山鸡的头,是那些珠钗,落得无人欣赏的地步。”

    卓慕雪忍不住偷笑,不过今天她可不想再闹事,拉着汹就往外走。

    “敢说本妇人是——好大的胆子,给我拦住她们!”贵妇人都不想说出那个词,一生气,指着她们喊。

    店小二见状,忙过来劝解:“小陆夫人,您天生丽质,美艳动人,可不招人嫉妒,您要事事计较岂不又是风度。”

    几个家丁而已,汹还不看在眼里,带着卓慕雪直径往外走。

    小陆夫人?卓慕雪听着这个称呼,又看到眼熟的家丁服饰,恍然大悟:“原来是陆家的人,难怪穿得花枝招展还这般嚣张跋扈。”一提起陆家,卓慕雪就想到茶楼的事,心里有些不开心。

    小陆夫人刚刚被店小二安抚下去的火气又冒了上来,捏着兰花指,极不友善地指着卓慕雪:“哪里来的野丫头,敢在我面前放肆!看我今天不好好教训教训你!”

    卓慕雪苦了脸,自己今天又招惹麻烦了!暗暗对自己说:以后一定要离陆家的人远点儿!可眼下怎么办呢?她不由得看向汹。

    看到妇人凶狠地模样,谨慎起见,汹再上前一步,将卓慕雪挡在身后。

    小陆夫人正要发作,只见一位清秀的妇人从二楼下来,亲切地招呼卓慕雪:“卓三小姐,您可算来了,我都要怀疑自己弄错地方了。这位夫人是?卓三小姐性子爽直,有口无心,还望您多担待。”她不问缘由就先替卓慕雪赔了不是。她是晟王的姬妾书彤,托了卓三小姐的福才得以出府一趟,自然而然想要为她做点什么。

    这位清秀的妇人一桌不俗,举止优雅,出手大方,店小二自然不敢怠慢,见小陆夫人绷着脸不说话,忙上前讨好地笑着说:“这位是陆侍郎的小夫人,刚才那是误会,误会,呵呵。”

    “没什么误会,就她还小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乡下来的野丫头!一点礼数都不懂!”京城达官贵人家的夫人小姐她都认识,这位既然不认识,定然是微不足道的人物,小陆夫人当然不会就此罢休。

    “原来是陆府那位母凭子贵的小夫人,久仰。”书彤欠了欠身,说,“不过,淳义侯府的三小姐怎可让你说三道四!”

    卓慕雪不想书彤跟不讲理的人纠缠,问:“书彤,你怎么在这里?”

    书彤轻声细心地说:“自然是晟王殿下的吩咐,本是要我去淳义侯府接你的,没想到你早就出门了,只好来这里等。”

    来这里等?他们来这里,是因为……卓慕雪看向汹,无声地询问。

    汹被看得尴尬,轻咳了一声说:“晟王早就知道你二哥出城了,估计你今天下午肯定是要上街玩的,就让你自己来挑些首饰,你快及笄了,首饰该备一些。”

    原来是知道二哥不在家才让她回去,卓慕雪小嘴嘟得老高,闹起了小脾气:“我要回家,回侯府!”

    这,这是怎么了?书彤有些看不明白。

    而小陆夫人一听是淳义侯府的小姐,还与晟王关系匪浅,乘着她们不注意偷偷溜了!当然只有她自己认为别人没看到她逃跑的行为。

    “嗯,那就回侯府。”汹听到晟王的安排时就知道会是这结果,也早打算好了由着卓慕雪的性子来。他很乐意看晟王有“麻烦”。

    哼!这事儿汹也有份,不要理他了!卓慕雪自顾自走出了珍宝阁。

    书彤叹了口气,吩咐店小二:“明天一早将我方才挑衙的那几件送到晟王府让卓三小姐过目。”

    店小二赶忙答应,要求送上门看货的大户人家不少,珍宝阁回了哪家也不敢回了王府的差事。

    见店小二答应下来,书彤忙提着裙子跟上卓慕雪。

    卓慕雪一开始走得很快,过来三条街之后,步子一点点慢了下来,不是她走不动,是她越来越不知道自己在哪儿了。可是,后面汹还跟着,书彤还跟着,晟王府的下人还跟着,她不想回头,不想停。

    走着走着,卓慕雪看到了一颗高高的大树,她在大树前停了下来:这树挺高的,树丫也挺壮的,是颗好树。

    汹最早发现她迷路,并没有提醒她而是默默跟在她身后,汹看到大树,再看看前面的人,在她撩袖子之前凉凉地说:“你要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爬树,以后就别想随便出门了。”

    听到这话,卓慕雪慢慢蹲了下来,一脸委屈地看着汹。

    汹好笑地看着她:“其实,这只不过是个巧合,只是晟王没有提前告诉你而已,不算什么。再说,晟王府与淳义侯府相隔不算远,你明天晚上走一趟不就能见到了。”

    这会儿,书彤已经追了上来,只是跑得太累,正大口大口地喘气,说不出话来,只摇着头,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