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见识
    ,!

    卓慕雪赶了采珊、妙丝两个先回晟王府,带着汹上街闲逛。她逛街,自然离不开吃!

    京城还有好多家有名小吃没去过吃过,今天,他们挑了一家绕路最少的。正好就是君扬客栈旁边的糖水铺子。

    听晟王说,九皇子回来就被皇上训斥了一番,令他好好思过,无事不得出宫。九皇子就真的没有出过宫,连稍个信都没有。李婶和李露两个,还是在晟王殿下的帮助下才得以在君扬客栈边做工边等音讯。

    既然到了附近,卓慕雪就想着去看看这对母女。第一眼看见,她都没敢认李婶,李婶面色蜡黄,身形消瘦,像是得了重病。李露稍好一些,但那一脸愁容明显不是她那年纪会有的。

    “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卓慕雪最近都在城外,就是她们有事去找,也找不着她。

    李婶牵强得一笑:“谢谢卓三小姐关心,我们没什么事,就是—诶,就是九皇子一直没有音讯,我们心里没着落。”

    “你们现在自个儿挣钱养活自己,不是挺好的么,不要太担心,九皇子会来找你们的。”卓慕雪安慰道。

    不管卓慕雪怎么说,她们总要求她帮忙给九皇子带句话,问九皇子到底打算如何安置她们母女。

    卓慕雪进不了宫,进了宫她也不能随随便便见九皇子,这个忙,她帮不了。晟王殿下都已经帮了忙了,总不能老为这些小事烦他,二哥要考恩科,更不能打扰了。

    “一奴不可卖二主,她们现在是九皇子的奴,打不了长工,更无权经商,连嫁人都需争得主人同意。像她们这样完全没有自保能力的人,必定会担心九皇子对她们安置。若成了无主的奴,她们的下翅跟悲惨。”汹见卓慕雪不解,主动为她解释。

    “九殿下没有不要她们呀。”卓慕雪肯定地说。

    “养着牲畜还得记得喂食,更何况是活生生的人。九皇子这般放任不管,她们跟弃奴没有区别。”汹眯着眼严肃地说。

    李婶听到这话,两行泪迅速落下。

    “啊?那要怎么办呀?”卓慕雪听着也紧张起来。

    汹没有感受到她们的迫切,不急不慢地说:“暂且等着。九皇子已经二十岁了,今年是必定会出宫的,到时候,九皇子府不多你们两个。”

    先前,晟王让她们等,现在,汹也让她们等,那就只有等了。李婶和李露仍然不安,至少有了一个等待的期限,少了些许焦虑。

    卓慕雪不能帮她们什么,只能再送她们些银两,让她们日子好过一些。

    与李氏母女告别之后,卓慕雪和汹才到糖水铺子。夏日里的糖水加了冰,要马上吃才好,他们就在里面随便找了一个桌子坐下。

    坐下后没多久,就听见旁边的老大爷在旁边指指点点:“这年头的姑娘真是大胆,没出阁都敢正大光明和男子一桌吃饭,水性杨花!诶~世风日下!”

    老大爷的声音不大,可卓慕雪和汹的听力都很好,听得一字不差!

    汹立即站起来说:“我去外面等你,我不爱吃甜食。”

    卓慕雪拦住了不让:“我不要一个人吃,你要出去,我也不吃了。”

    “我去找李露过来陪你。”

    “不要,她连坐都不敢坐。”想到李露小心翼翼的样子,卓慕雪就说不出来的别扭。

    汹叹了口气,重新坐下,轻轻地说:“男女有别,这样对你的名声不好。”

    “我才不跟长舌妇、糟老头计较。”卓慕雪不是不知道,只是,从小到大她都没有避讳过人,卓枫皓和晟王也从未要求她做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小姐。卓慕雪也不在乎别人说什么,在这件事上乐得装傻。

    在外面,人多口杂,汹就不多说了,他打算回去之后好好跟她说一说。

    不知道是不是心情的原因,卓慕雪感觉这糖水味道一般,没什么特别。喝了两口说:“回去做梨条糖水,井水里泡一夜吃起来比这还凉爽呢。”

    “嗯,其实你想吃什么,让府上下人给你买就是了。”一方面是汹不习惯跑腿的差事,另一方面是他不适合单独出门。明知自己身份尴尬,尽量不做惹人怀疑的事情。

    “你也不愿意陪我逛,是不是?”

    呃,说错话了!不过小丫头生气的样子也挺可爱,他笑着哄:“当然愿意陪你逛了,不过,你可以多看看首饰、绸缎之类的,那些要你自己挑才好,省得都麻烦你大嫂。”

    卓慕雪一听,觉得有些道理,喝完糖水就说:“那我们接下来去哪儿?看首饰还是挑绸缎?”

    这丫头怎么说风就是雨,汹扶额,弱弱地问:“慕雪,你带了多少钱?你知道一般首饰多少钱一件?绸缎做的衣裳多少钱一套?”

    “我现在还剩三两多,首饰不是最贵的也才二三两么?”听着汹的问题,卓慕雪知道肯定是自己哪儿没弄明白。

    她现在的衣服首饰都是大嫂秦氏张罗的,每一样都比她以前的好多了,至于价钱,她没问过。

    汹挑眉:“那今天就去见识见识?”

    “好!”

    两人都对京城不熟,不过没关系,他们可以问路!走过两条街,就是京城最大最好的珠宝店铺——珍宝阁。

    卓慕雪的穿戴并不惹眼,可在明眼人眼里都是能算出价的。店小二热情地接待了卓慕雪,耐心询问喜好,细细推荐饰品。金的、银的、珍珠、翡翠、宝石,卓慕雪看得眼花缭乱。

    “这都是寻常的首饰,就好似是你回来路上用的那块砚台,单看着不错,跟你那块苴却砚一比,什么都不是。”汹在背后说。

    “怎么会,我看这些都很好啊。”卓慕雪不敢相信还有更好的。

    店小二这才仔细打量了一下汹,穿得挺一般,见识倒不少,他笑着说:“小姐放心,我们店的寻常货品都比别家要精致,当然也有更好的,小姐若有兴趣,楼上请。”

    卓慕雪看着汹,好似在问要不要去。

    “既然来了,就上去看看吧。”

    店小二注意到,穿着普通的男子才是那个做主的,稍退开一步,礼貌地提醒:“小姐、公子,小店二楼以上的首饰都价值不菲,最便宜的也要数百两银。”

    话外之音,两人都听出来了,担心她们付不起银子呢!

    卓慕雪有些胆怯地低着头,汹则是有些无奈地抽动嘴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