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陆家寻女
    ,!

    宫里,宫奴项如意顶撞了管事嬷嬷,被罚关了暗房。这时,悦婕妤身边的大宫女凡莹突然就到了浣衣局,点名要见项如意。

    管事嬷嬷很疑惑,但对方是宠妃悦婕妤身边的人,代表着悦婕妤的意思,她怎么也会卖个面子。三两句话,让凡莹等候,又迅速让人将项如意梳洗一番之后带出来。

    刚被关进去就放出来,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项如意知道,她的机会来了!

    凡莹见到项如意,仔细打量了一番,年龄和悦婕妤说得差不多,有和悦婕妤一样的丹凤眼,嘴唇也一样薄薄的,然后问:“如意姑娘,你何时进宫的?请问你父亲的名讳是?”

    “奴婢去年五月进宫,如今一年有余,家父姓项,名才南。”项如意规规矩矩地答话。

    “你是项家的养女?”

    项如意意外地抬头看凡莹,愣了一下说:“是的,我只是养女。”项如意暗暗咬牙,当初要不是她,自己怎么会顶着一个养女的身份进宫!

    凡莹却笑了,说:“如意姑娘,我们悦娘娘要见你,你赶紧跟我走吧。”

    项如意愣了半响,欢快地跟了上去。到主子面前答个话而已,管事嬷嬷也乐得放行。

    转眼到了悦婕妤的醉花苑。醉花苑是个独立的小院,小而精致,从院中花草到屋内摆设都透着雅致的味道。如今只有悦婕妤一人住着,小院也是宽敞舒适,更是自在的。

    醉花苑中,悦婕妤正对着一副画像发呆,据说,这画像上的人就是陆家失散多年的女儿,也就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

    这个妹妹,他们一度放弃寻找,可族中老人总会时不时地提起。以往也没什么,如今父亲成了高官,不能授人以柄才专门请人去找。没想到还真找到了,人,就在宫中。

    陆家最近几年才发展起来,姐妹中,除了她这个嫡女被选入宫中,如今成为皇上的宠妃,其他的嫁得都很一般。那些亲家,对陆家,对悦婕妤来说,都不能构成助力。

    如今,陆家在朝中的地位还不算稳固,若是能有一门好的亲事相助,是最方便快捷的。可偏偏弟弟惹到了卓家,被诬赖坏了名声,好不容易定下的亲事也被女方退了亲。余下最小的妹妹,才十岁,还不够年龄谈婚论嫁。

    这个幼年走失的妹妹年龄倒是正合适,十四岁,看画像,长得也挺好。虽然说庶出的妹妹配不上正经的世家公子,可受宠的妾室一样不能小觑。悦婕妤看着画像,越看越欢喜。

    凡莹带着项如意走进正殿,悦婕妤看到项如意的衣着皱了皱眉。宫里等级森严,什么地位,什么着装,不能逾越,项如意如今的衣着表明,她是宫里最底层,最低等的宫奴,是带罪之身!

    悦婕妤在宫女凡蓉的安抚下,好不容易才压下那份气愤和失望,细细询问了项如意过往的重重。

    她在进宫之前,也被告知了真正的项如意的那些过往,甚至到镖局住了几天,还学了两三天的鞭子。项如意对于悦婕妤的询问,答得滴水不漏。

    项如意的回答与陆家送来的信息完全吻合,更有画像为证,悦婕妤此时已经相信眼前的人就是自己的妹妹。

    “良家女子进宫,那是宫女身份,你现在为何是宫奴?”这两个身份区别非常大,悦婕妤必须问清楚。

    对此,项如意也很困惑,她好不容易得了一个轻松的差事,好不容易过得好一些,突然一道口谕,她就被贬成宫奴,到浣衣局做苦力。

    对于悦婕妤的举动,项如意十分困惑,直觉觉得她对自己有种善意,将前后的事情一五一十说了。第一次见悦婕妤,项如意没敢添油加醋。

    悦婕妤听着不对劲,按项如意的说法,她没什么错,可是,她不认为别人是闲得无聊故意找她的茬。可是,她反复问了项如意都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

    幸好,事情发生的时间距离现在也不算久。无奈之下,悦婕妤派了凡莹出去打听。

    一个时辰之后,凡莹就回来了,她没有问到具体的原因,只知道是项家有人犯事,连累了项氏一族。

    悦婕妤这才松了口气,只要不是她自己犯大事,都有转圜的余地。见她被项家牵连,悦婕妤看项如意的眼神中多了几分同情。

    悦婕妤目前能做的,只是把项如意送回去,打个招呼送些礼,让项如意在浣衣局的日子好过一些。她甚至还没有跟项如意提及她的身世。

    项如意疑惑万分,想问,终究没有问出口。不过,单单悦婕妤照顾她的这份情,已经让她十分感动。

    后宫的事,自然要请皇后娘娘做主。悦婕妤不愿意去求皇后娘娘,可为了自己的妹妹,她不得不去。

    准备好了说辞,备好了礼,悦婕妤才去了皇后的翊坤宫。来得不凑巧,皇后正小歇,她在院子里等了小半个时辰才进了客厅门。

    悦婕妤陪了笑脸,套了近乎,说了一堆好话,把项如意的事情跟皇后娘娘说清楚,请她网开一面,放过项如意。

    皇后娘娘听完就想起来,项家是皇上突然下旨处置的,事关九皇子身边的一个已去世的宫女,具体细节没人说起。

    她不咸不淡地对悦婕妤说:“悦妹妹,项家的事是皇上下的旨意,他不发话,本宫岂能做主。再说,项氏一族原本判的是流放,若非恩赦,也不是抄没家财,不得入朝堂可以了事的。”

    看在悦婕妤诚心诚意求她的份上,皇后娘娘补充道:“不过,皇上的旨意是处置项家女子,若真不是,自然就是无罪的。”

    悦婕妤拜谢皇后娘娘,起身告辞。皇后娘娘没有直接赦免项如意,悦婕妤并没有太失望,皇后娘娘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剩下的事情,她自然能够做到。

    悦婕妤托人稍信给父亲陆庆生,隔天,陆大人就在皇上的御书房演了一把“慈父”。他哭诉了这些年苦苦寻女而不得的心酸苦楚,告诉了皇上这些天得知爱女下落的欣喜和不得见的担心和思念,最后,才说出“爱女”的现状。

    皇上起初听得十分感动,下意识地就要帮他找回女儿,可他一听说是项家,感觉还有些别的什么事儿没想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