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驱虫药粉
    ,!

    卓慕雪到庄子时,比预计的时间晚了一个多时辰,白贤逸已经派人出去找了。只是他们因为避雨,稍微绕了点路,没走预定的路才和出来的人错过了。

    庄子里准备了茶水、糕点,还有水果,让他们先休息一下,没想到卓慕雪一到就要逛庄子。

    实际上,她就是没见识,这是她第一次到这样的庄园来,感觉什么都新鲜。

    汹紧跟着卓慕雪,眼里看着庄子里的景,心里却不断想着刚才的那个人。那人的身影像急了黎远,可是,黎远不会这般冲动,要下暗手更不会这般草率,内力也比那个人更强!

    当初和黎远分开逃跑,他应当去了别处,不会出现在这里。或许,是因为自己该惦记着黎远,所以看到相似的人才会觉得是他吧。

    另一边,黎远拼命逃脱,龙傲天追了两个时辰才追到他。一开始,他跑,龙傲天理解,但不久之后便发现,黎远是真的要甩掉他。

    那日,黎远在卓枫皓面前虽没坐什么过分的事,那是因为他还有点理智,不会以卵击石。他心中的那份恨意只增不减,而对少主,失去地位,消失多年的人还能算什么?!

    “少主武功精进不少!”即使他受伤,以前的少主是追不到他的。

    龙傲天干笑了几声:“多活了几年,总得有些长进不是。”一边防着他再跑,一边想着该怎么劝说,“我不知道你们在这场战争中发生了什么,有些事,我们要铭记,但有些事,我们应该要选择淡忘。”

    “少主的意思,是让我忘记战败的仇,接受卓云的庇护,为他所用?”黎远极力压制着什么。

    “两国交战,将士各为其主,没什么私人恩怨。就算有,也不该在这个时候,用这种方式来解决。”

    “少主,我们当年的百十来个兄弟,只剩下了不到十个人!一万多名将士,进入迷雾森林之后,陆续毒发身亡!我的父亲,弟弟都没了!这些,都拜卓云和那女人所赐,少主,这样的大仇,难道能轻易算了?!”黎远越说越激动。

    龙傲天没有资格去抹掉这份仇恨,但他清楚,不能放任黎远离开!

    如今,阜羿国处于劣势,急需休养生息。两国和谈刚刚结束,这个时候不能再出乱子!更何况,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弄清楚。

    龙傲天下了狠心,即使伤到黎远,也要把他带走。否则,别说被朝廷的人抓住,就是落在卓云手机,也不会再有生机。

    他如今武功精进,虽费了一番力气,还是把人控制住了。

    龙傲天重诺,他答应过卓枫皓,管住黎远,不会让他做伤害无辜的事,不会让他与朝廷作对。

    这场战争,阜羿国先后占据皇郁国两座城池,烧杀抢掠一样没少干,欧阳晋和黎远抓了九皇子威胁大军的事,也不光彩。可据他打探到的消息,皇郁国没有刻意虐待战俘,甚至欧阳晋走的时候愿意给他一口饭吃。

    不说远的,就是卓云对自己,从不知道他身份,到怀疑猜测,到确定,再到参军,战胜归来,一直没有什么明显的转变。就连褚勇也是,从前怎么样,现在还是怎么样。

    是他们心里没有情感?不,卓枫皓重情,是视野,是格局,在他们的眼里,这是国与国之间的事,与个人无关,更不会随便迁怒。

    不知道龙傲天进展地汹还紧紧跟着卓慕雪,担心那人会再找上来。当事人倒是一点不担心的样子,该吃就吃,该玩就玩。

    密切注意着卓慕雪的汹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庄子里的飞虫都不会飞到卓慕雪的身边!

    这是为什么?难道卓慕雪身上有什么秘密?

    “小姐,这里虫子好多,被咬伤就不好了,我们去别处吧。”采珊建议。

    “哪儿有虫子?我没看到啊。”卓慕雪一阵茫然。

    妙丝与卓慕雪站得近,也没感觉到有虫子,汹最远,就算不看,也感觉到不断有小虫子在脸上、手上撞着。

    “慕雪,你可有带驱蚊虫的东西?”汹问。

    卓慕雪这才想起来:“我一直都有带,习惯了,没想到自己都忘记了。”

    “咦,小姐几时带的?我竟没见过。”采珊和妙丝贴身伺候卓慕雪,她身上带了什么东西自然是有数的。

    卓慕雪扯下了身上挂着的小香囊,说:“就是这个,既可以驱蚊,又很好闻,还很漂亮。”

    这个香囊还是妙丝做的,之前的那个袋子手工太差,她实在看不下去才改做了香囊。

    “妙丝,回头多做几个这样的香囊吧,你和采珊两个,汹一个,给二哥二嫂和傲天哥哥也做。里头的药粉我这两天配好给你。”卓慕雪仔细看了看香囊,补充道,“哥哥们肯定不喜欢这样的,妙丝做几个荷包,把药粉缝在荷包内层吧。”

    “慕雪,你进迷雾森林时也带着这些药粉?”汹想起了迷雾森林里面的汹虫,当时有很多人说有虫子,可他只见到了远处的汹虫,身边并没有。

    卓慕雪摇头:“这个是白神医后来给我配的,他说我自己带着驱蚊的东西会伤身子,给没收了。”

    原先就有带驱蚊的东西,仅仅是带着就会伤身x忆起当初的一些细节,汹觉得自己似乎明白了……

    迷雾森林里除了瘴毒,还有有毒的汹虫。有一种东西可以不让汹虫近身,而这样东西卓慕雪已经佩戴许久,即使短期不带也不会有影响。

    而自己,进入迷雾森林时,为了防止她逃跑,一直离她不远,后来身上还溅上了她的血迹。

    执着地追寻着的疑惑已解开一半,心情似乎跟预期的有些不同,好像,这个答案已经没那么重要了。

    傍晚,晟王也到了庄子上,车夫将路上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了晟王。随后,晟王找了卓慕雪和汹进一步了解情况。

    晟王看着卓慕雪有些无奈,怎么每次出门都会发生点什么意外!

    不过这次有惊无险,因为晟王的人还没有派出,卓枫皓就来了书信让他们安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