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豆芽菜
    ,!

    白贤逸回来了,晟王更没心思理会政务,但花了很多的心思在卓慕雪身上。不出一天功夫,将她的饮食起居问得一清二楚。

    卓慕雪缺心眼,卓枫皓可不是,他找了机会问晟王:“渊怀,你想对慕雪做什么?”

    “没什么,就是看人家姑娘到这年龄都成一朵花了,雪丫头还是颗干扁的豆芽菜,给她补补身子。”晟王随意地说,仿佛只是顺道关心一下。

    听晟王这么一说,卓枫皓发现确实有这么一回事,可这话由晟王说来就有些不对:“她长得慢些,你着什么急?你对你当年的王妃都不曾这么细心过!”

    提到已逝的晟王妃,晟王神色暗淡下来。当初要不是晟王妃一时贪嘴,他也不能活到现在。

    卓枫皓自知口误,也没有说话。

    “我身上的毒虽然控制住了,但一直无法根除,这样下去,我活不过五年。”晟王突然不想隐瞒了,老老实实向卓枫皓交代,“所以,我们想了一个办法,找人过毒。”

    说到这,卓枫皓已经明白了,慕雪就是段渊怀选中的过毒之人。应该是在军营之中就选定了,所以那是才会……他稳了稳心神,耐心听下去。

    “这毒霸道,过毒之人也必须谨慎挑选,否则,两个人都有生命危险。雪丫头是我遇到的第二个合适的人,也是现在唯一的一个。”晟王停了下来,看着卓枫皓。

    “她会怎么样?”如果有选择,卓枫皓相信晟王不会让他妹妹冒险。

    晟王顿了顿,说:“现在只有三成活下来的可能,不过,若没有五成把握,我不会动手。只要她能活下来,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医治到底。”

    “就不能做到十成?”卓枫皓试探着问。

    “我没有把握,只能尽力而为。”晟王自认医术鲜有人及,在这一事上也被难住了!

    卓枫皓闭眼想了想,问:“你给慕雪安排的那些,就是为了提前做准备?”

    “是,她的身体底子越好,希望自然也就越大。”晟王郑重其事地说。

    一边是情同手足的好兄弟,一边是单纯善良,对他无比信任的小妹,卓枫皓左右为难!

    晟王知道卓枫皓重情,要动他妹妹,他肯定不乐意,这种时候,只好闭嘴等着。

    半个时辰之后,卓枫皓才下定了决心,说:“过几天,我让慕雪住到你府上,你看着安排。”

    刚才,他想了很多很多,最终只能对不起慕雪。而把慕雪送到晟王府,一来是给晟王便利,二来,免得晟王总往他府上跑,过去他们形影不离,可现在已经不同了!

    到底还是向着兄弟!晟王感动万分,当下保证:“我一定不会亏待雪丫头!尽全力保住她的性命,尽量还你一个健康活泼的妹子。”

    卓枫皓点头:“记住你今天的承诺!我让步,只为了她更有希望活下来。”

    两天后,卓慕雪就搬去了晟王府。卓枫皓要安心备考,而卓家大嫂秦氏身体抱恙,卓慕雪因此暂住晟王府。

    不管卓慕雪怎么恳求,卓枫皓都不肯留她在府中,更有一堆理由让她搬出去,卓慕雪只好乖乖听话。她去晟王府,一同前往的自然有汹,还有两个婢女。

    晟王府除了主院和晟王妃住过的院子,其他六个小院,不管住没住人,都随卓慕雪挑。

    卓慕雪挑了丹枫院,院里有两棵高大的枫树,很好认。她望着两棵树很欢喜的样子。

    晟王想起了第一次见着丫头的情形,笑着说:“这两棵树你可以偷偷爬,不过,有外人在的时候不可以。”

    “那你算外人还是内人?”卓慕雪眨着眼睛问。

    他是这个家的主人,怎么能算外人,可要要是说自己是“内人”,那他成什么了?偏偏雪丫头还不知道自己错哪,傻傻地等着答案。

    “要做大家闺秀,就不能爬树,你还是别爬了。”这丫头还真是欠管教!这阵子书都白读了?

    “刚才明明说可以爬的啊!”卓慕雪小声嘀咕。

    虽说搬了个地方,卓慕雪的生活基本没有变化。一早学武功,早饭后读书、学画,中午小睡一会儿;下午学笛子,学医理,晚上下下棋或者随便玩会儿,临睡前将晟王教的独门内功运行三周。

    当然,她的一日三餐都由晟王和白贤逸精心调配。白贤逸还借着教医理的时候,在她毫无察觉的情况下给她把脉,有时还让她尝试一些微毒。

    不过,晟王的药膳不会让小豆芽菜迅速长成花儿,只会延缓卓慕雪的发育。

    不知道内情的卓慕雪无忧无虑地生活着,得空就回淳义侯府看看二哥,或者逛个街,买些零食。

    皇上皇后听闻晟王府住了一位姑娘,像是听到了一个不得了的消息。不出一日,皇后娘娘就传了懿旨,宣卓慕雪进宫。

    接到皇后的懿旨,晟王稍一思考,就将皇后娘娘的目的猜了**分。只叫了人领了宫里的教引嬷嬷去丹枫院,其余的事,一并不管。

    明面上不管,暗里将卓慕雪进宫的一些注意事项交代得一清二楚,连衣着发饰都有明确的交代。

    皇后娘娘虽在正殿召见卓慕雪,虽只穿着平时的服饰,卓慕雪自然感觉到了疏远和不善,比上次见时冷多了。

    卓慕雪梳着双挂髻,穿着橘红色的短衣,浅黄的长裙,胸前挂着长命锁,十足一个可爱的小丫头。

    皇后娘娘身后的嬷嬷上前半步,低声说:“是个还没长开的小丫头。”宫里头什么人最多?女人!有眼力的老嬷嬷一看就能看出姑娘长没长成。

    皇后娘娘眼中终于有了几丝笑意,细细询问了她的情况。

    卓慕雪按照晟王安排好的说辞一一答了。

    卓枫皓与晟王的情意,怕比跟他大哥还好,不便之时将小妹托付晟王,没什么可说的。

    皇后娘娘松了一口气,只要晟王那病不好,他就永远没机会竞争储位。

    皇后娘娘也没多留卓慕雪,随便聊了几句家常便放她回去了。

    卓慕雪出宫时,项如意托着一大盒衣服回浣衣局,身为宫奴的她在卓三小姐路过时,需退至一旁,低头避让。

    再一次,项如意看到了她,而她没有注意到项如意。

    从惊讶错愕到惊喜,再到委屈,当卓慕雪消失在项如意的视线时,项如意的眼中有了浓浓的恨意!

    而卓慕雪,没有忘记要找项如意,只是二哥和晟王殿下都说,此时不找她,不联系她,她才更安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