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逃犯
    ,!

    卓慕雪回家见到卓枫皓,不待他问,就将遇到的事情一一讲给他听。并想让卓枫皓想办法将李露母女的情况告诉九皇子。

    卓枫皓现在根本没空管段辰霖的事,只说,能皇上忙过个这阵,就该安排辰霖出宫建府的事了,不用着急。

    二哥说什么便是什么,卓慕雪从不怀疑。

    这一天,阜羿国的使臣杨亮拿着签订好的合约启程回国。宗亲王正式作为质子留在皇郁国。

    皇上为此在宫里庆祝了一番,晟王面上高兴,心里还在为那逃脱了的人不快。南烛擅长追踪,偏偏几次三番让人逃脱。虽说将人重伤了,可他自己伤得也不轻。

    被晟王惦记上的人,此时正躲在一个买百货的小铺之中。小铺的老板听到旧的接头信号,眉头一皱,却又不敢怠慢,趁着拿东西的间隙往外报了信。

    龙傲天中途截住了信,一时兴起,亲自过来看上一看。这一看,心中大笑三声,打晕了人直接带走。

    那人醒来,见人就攻。龙傲天见他伤重,下手轻了些,没想到这么快人就醒了,好在到了地方。

    龙傲天顺势将人摔了出去,气呼呼地说:“黎远,脾气见长啊!”他正式欧阳晋的副将黎远。

    黎远地上转了一圈翻身起来,刚摆起架势就听到对方的话,愣了半响。他认识的人一直不多,更何况在异国他乡!可对方认识他。

    “进来吧,先把伤口包扎一下。”龙傲天摔先进屋。

    至少对方没有伤害他的意思。以他今时今日的处境,在秘密据点都是危险的,或许,这个人可以信任,至少可以给他一个喘息的机会。

    龙傲天刚进屋,就有下人端了水,伤药,干净的衣物过来。龙傲天自顾自坐下喝茶,完全没有回避的意思。

    在一个陌生人面前袒露自身的伤势?!黎远没有这个习惯,长期的警惕更不允许他这么做。

    “愣着干什么,速度,晚上还要送你出城的,晚了就麻烦了!”龙傲天催促着。看他扭捏的样子,一扯嘴角,“大姑娘啊你,别告诉我你害羞!这里就一间正房,别指望我出门吹风等你。”

    黎远闭了闭眼,无奈地开始脱衣服,新伤旧伤一堆,里面的衣服已经贴在皮肤上,和伤口紧紧连在了一起。

    刀剑的伤口是最近几次激战留下的,其他密密麻麻的伤痕已经有了一段时间,而且,是受刑所致。龙傲天眼神一冷,却识趣地没有多问。

    “你去刺杀欧阳晋了?”龙傲天问。

    黎远皱眉:“在下感激公子相助,在下对公子一无所知,自然也就无可奉告。”

    说得有几分道理,基本的警觉性必须有:“你说得对,就是人笨了些,我们是旧相识,要是欧阳晋,他早该把我认出来了,也难怪你只能做他的副将。”

    黎远被说得红了脸,诚恳地问:“敢问公子是何人?”

    “我——”

    龙傲天刚说了一个字就听见大门“嘭”得一声开了,同时看到一只脚。正是那脚的主人将门踹开的。

    来得也太快了!龙傲天知道卓枫皓一定会来找他,没想到这么快!

    黎远听到动静转身就要跳窗。

    龙傲天想起来去拉人,已经晚了一步。黎远刚推开窗就被人踹倒在地。刚刚包扎好的伤口又渗出了血。

    踹人的褚勇钻窗而入,大大方方跟龙傲天打了招呼:“龙爷,想收新小弟好歹先跟老大打个招呼不是,闹成这样可不好。”

    黎远在战场上也与卓云交过手,自然认识他,惊到:“你们一伙的!”意识到自己逃不掉,立刻想要自裁。

    这回龙傲天反应够快,一下子点了他的穴,见他动弹不得才放心与他说话:“别那么激动,我确实是要救你,他们也不会害你。”

    黎远瞪大双眼,满脸的不相信。

    龙傲天转头向卓枫皓解释:“事发突然,我没想瞒着你,也瞒不了你不是。”

    “你确实没想瞒我,还算计着让我帮你隐瞒吧?!”卓枫皓指了指黎远,“他现在是逃犯,被晟王盯上的逃犯!我凭什么为你跟晟王果不去!”

    “反正你窝藏一个跟窝藏两个没差,要不你把我也供出去得了。”龙傲天开始耍无赖,吃准了卓枫皓心软。

    “落晟王手里未必是坏事,至少他对欧阳晋还是挺有同情心的。”褚勇知道事情严重,劝说龙傲天放弃。

    同情?!难道事情不是他想的那样?龙傲天看向褚勇:“怎么回事?”

    褚勇看向卓枫皓,这事儿要说也要老大点头。

    卓枫皓看着黎远,说:“欧阳晋和黎远绑走了九皇子,我抓住了他们之后,瑜王用他们两个人换了九皇子回来,至于欧阳晋为什么半死不活地出现在青同城,黎远又怎么出现在这里,你还是问问他自己吧。”

    龙傲天看了看黎远,见他严重敌意浓得渗人,一把揭下了自己脸上的人皮面具,无奈地说:“卓云不是什么大善人,不过还是明事理的,你要是还愿意相信我,就好好配合。”

    龙傲天这张脸,对黎远来说,太意外,太震撼,两行泪泉涌般落下。

    龙傲天解开了黎远的穴道,褚勇立马又点上了,只是这回没点哑穴。

    “你干什么!”龙傲天瞪着褚勇。

    褚勇笑笑:“龙爷,他对你无害,对我们可不一定,还是这样省心。”

    “他是我的人。”龙傲天向卓枫皓强调。

    “时过境迁。”卓枫皓提醒道。

    “我相信……”

    “我不信!”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龙傲天不再坚持,重新带上人皮面具,问黎远:“你为什么要潜入皇郁国?这不是你该干的!”

    “少主,我们是被迫逃出来的。敢问卓将军,欧阳晋现在在何处?”

    “他不是……”龙傲天说到一半反正过来,“那是假的!”

    褚勇嘿嘿一笑:“真的欧阳晋要还活着,怎么都不可能完好无损。”

    这话什么意思?欧阳晋死了?

    “谁杀了他?”龙傲天痛心地问。唯一庆幸地是,不可能是卓云,他早就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