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九皇子的婢女
    ,!

    “出来吧,躲着怎么杀我啊!”他的身形、嗓音都与欧阳晋本人十分相近,此时声音有一点点沙哑,更是让人难辨真假!

    隔了二十几步远,他都能清晰得感觉到对方的激动和杀意,此人不是一般的杀手,是与欧阳晋关系密切的人。

    有了这样一个认知,“欧阳晋”即紧张又兴奋。终于来了条大鱼!来人武功不低,他怕自己一露破绽就把人吓跑了。

    “我要是你,我早就自杀了!”他恨恨地说,“当初,我就不该相信你!”

    “欧阳晋”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缓缓喝一杯酒,观察对方的反应。

    “你不想解释么?现在,我给你一个自辩的机会。”他一步一步极慢地走向“欧阳晋”。

    欧阳晋的事,他能知道的都知道了,他放下酒杯,哽咽着说:“当我被冤枉的时候,伤重得快死的时候,我都没想过叛国,只想证明自己的清白。”

    他一仰头,抹一把泪,继续说:“可是,真相对我父亲,对我的君王来说不重要,他们只要我死!”

    “哈,我有想过你是身不由己,没想到——”话语戛然而止,他以极快地速度冲过来,一出手便是杀招,招招致命。

    十几招之后,对方感觉到了异样,冷哼了一声,迅速撤离。

    武功招式无法模仿,被识破了!“欧阳晋”转身追上,随手一个信号发出,请求支援。

    南烛火速赶到,只见到对方一个背影。他迅速逃去了青楼林立的地方,隐入人群,难以追踪。

    晟王当晚得到消息,命令属下继续搜寻,但没把消息告诉卓枫皓。

    过了十天左右,晟王已经帮汹安排好了新的身份,汹终于有了大名,叫沈墨。南方湖城沈大家族中一个旁支老爷的外室子,父母已逝,他在沈家无法立足,机缘巧合之下投奔晟王。而晟王将他送给了卓慕雪。

    汹对晟王这样的安排并没多大抵触,大家族的外室子,这样的身份,正好可以解释他之前毫无存在感而又有不少学识的现状。

    可以正大光明地走动,这就已经很好了!

    转眼入夏,卓慕雪的大嫂秦氏陪着她出去逛逛街,挑些面料做几身夏衣,再挑些胭脂水粉、珠宝首饰。

    有了上次的经历,卓慕雪理所当然地带着汹护卫出门。连一向守规矩的秦氏都说这样才更稳妥。

    秦氏和卓慕雪进店,汹就在外面等候。在别人的谈论中才得知“欧阳晋”的事情,不过也只是愣了一会儿。

    汹没想到自己听到这事后的反正如此平静,甚至没有想要为自己争辩。

    兵不厌诈!两国交恶,互使手段,此事不过是借了他的名头而已。而且,那个一心为阜羿国鞠躬尽瘁的欧阳晋已经死了,被自己的国人害死了!

    他不过是贪恋尘世的一缕亡魂,仿佛是一个旁观者,至于以后会怎么样,他也只想旁观。

    卓慕雪不会乱花钱,但吃的东西不会少买。京城除了香满楼的糕点,还有何老太小店的鸭肉馄饨,辉记炒货等等。

    买完了需要的东西,她们中午就去吃了鸭肉馄饨,吃完就去辉记炒货挑些坚果。

    离辉记炒货还有五米远,就见到一个人急急忙忙地扑过来。

    汹看清楚来人,见不会有危险,便站在一旁。

    等到来人跪到在卓慕雪的面前,她才认出来是李露,就是温婉儿小产以后九皇子买下的婢女。她比当初还瘦了些,尤其眼圈很红,身上的衣服,明显是穿了好几天的,且破了好几处。

    “卓三小姐,求您可怜可怜我们,收留我恨我娘吧。”李露一边哭一边磕头。

    大街上人来人往的,这可怎么好?!秦氏见卓慕雪是认识这人的,赶紧将人扶了起来,说:“三妹,这里不方便,我们得找个地方说话。”

    李露只知道哭,拉着卓慕雪的胳膊不肯松开。汹连拖带拽,将李露带进茶楼的包间。

    包间内,李露坚持跪在地上,不断磕头求助。

    卓慕雪看得有些头疼,尽量温和地说:“你先说说怎么回事吧,不说清楚,你磕再多头也没用的。”

    李露这才抬起头开,说:“卓三小姐,那日我们被挡在宫外,九殿下没办法,给了我们十两银子,让我们在君扬客栈等他消息。说好过两天就来的,我们等了五天都没有来。”

    她委屈地瘪瘪嘴,缩了缩手,“那君扬客栈房费贵着呢,最差的房间,一天一两银子还不管饭,我们手上银子不多了,就换了个地方,每天去君扬客栈门口,从天亮等到天黑。到现在,我们实在没有钱住店了,我们都是女子,要是流落街头……”

    李露说到这儿,哭得更凶了,跪行上前抓住卓慕雪的胳膊,“卓三小姐,求您,求您收留我们,或者,或者给九殿下带个话,求他做主。”

    “三妹,她是九殿下的什么人?”秦氏问。

    “九殿下回京城途中买下的婢女,进不得宫,所以……”后面的情况,李露刚才都说了。

    “那你为何在此处?”秦氏又问李露。

    “我,我知道卓三小姐爱吃,就在京城里有名的吃食店铺附近等着,想着卓三小姐总有一天会来的,我等了三天,终于让我等到了。”说到这个,李露还兴奋地摆着手。

    秦氏笑了笑,说:“姑娘,你是九殿下的婢女,旁人不管是何身份,都不能随便收留了你。”她掏出一些碎银子,递给李露,“九殿下身份尊贵,也不是我们相见就能见的,若有机会,我们会转达你的情况,眼下,也只能接济你们一些银两。”

    卓慕雪也将自己剩余的银两拿了出来:“我大嫂说的很对,我也就能接济你们一下了。你们再多等几日,许是九殿下有事无暇出宫,等他有空,定会想办法安置你们的。”

    李露连忙磕头道谢。

    汹就没那么客气,冷冷地说:“这钱,你们省着点用,最好找份活干,依我看,九皇子短时间内不会来找你们。”

    他说这话,不是可怜她们母女,是怕她们再这样突然拦截卓慕雪,那卓慕雪以后就不用出门了。顺带,他也不用出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