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反击
    ,!

    龙傲天一个深呼吸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状态,做坐在卓枫皓的对面自己倒了杯茶喝下,说:“你说说,你们到底用什么手段对付欧阳晋的?”

    “我要是说,我什么手段也没使,你信么?”卓枫皓喝了口茶,慢悠悠地说。

    “不是你就是段渊怀,别绕弯子,直说!我急着呢。”

    “你急什么?怕我们用同样的办法对付你?还是怕欧阳晋吐露更多的消息?”

    “我到现在都不相信欧阳晋那小子会卖国!这其中肯定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可你应该知道比我多啊!”龙傲天眼巴巴看着卓枫皓。

    “我凭什么告诉你啊!”

    “凭……”龙傲天憋了半天,说,“有什么条件,你说!”

    卓枫皓眯着眼问:“欧阳晋值得你如此?”他可清楚眼前这位抠门的程度,轻易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不是人,是事!这件事,我要弄清楚!”龙傲天坚定地说,“你要是不说,别怪我自己去查。”

    “难道你不打算遵守承诺?”卓枫皓眼神冷了下来。

    龙傲天注意到了,却没往心里去:“我要是不打算遵守,还跑来问你干嘛,该干嘛干嘛去了。”

    “那就好。若是你答应对和谈事宜不做任何干涉,我可以吐露给你一些信息。”卓枫皓看着龙傲天,等待他的反应。

    “我现在也没干涉啊!”

    “别睁眼说瞎话!”

    龙傲天咬了咬牙,说:“好!前提是你的信息够分量!”

    “我只能告诉你两件事:第一件,俘虏之中不少人用情报换好的待遇。第二件,欧阳晋没有叛国。”

    “这第一件用脚趾头都能想得到,不行,换一个!”

    就是料到龙傲天会讨价还价,才说了那么两个,他故作为难地说:“俘虏中,有人举报你潜逃至皇郁国,生死不明。”

    龙傲天干笑了几声:“我要是被查出来,非拖你下水!”

    “你的事与我何干?”

    “与你无关你管我那么多干嘛!”龙傲天差点跳起来。

    卓枫皓笑而不语,只看着他。

    当初要不是卓云,他早死了,哪有今天。龙傲天第无数次妥协:“行了,我遵守那不平等条约,不做多余的事。”

    谈妥了意外之事,他们才开始讨论正经事。两人谈起来畅快很多,没一会儿,大小诸事敲定,龙傲天才离开。

    龙傲天出门时,路过了汹的房门口,汹有所警觉,但未起身去看。晚饭前,管家就叮嘱过,今晚若有动静,不必大惊小怪。

    汹心想着这淳义侯府可不简单,竟有这等高手甘愿翻墙,就是自己完全恢复了武功,也未必能有多大用处。

    这几日,在卓枫皓的刻意吩咐之下,卓慕雪和汹的日子过得安稳,丝毫不知道高墙之外的翻天覆地。

    卓枫皓带人状告陆庆生之子一事传开之后,一下子冒出了很多个受害者加入了他们的阵营,以往的真凭实据都平白成了陷害,现在有淳义侯盯着,府衙只得就事论事,就算要偏帮,也只能偏帮受害者。

    在官府还未定案之时,陆庆生儿子的婚事吹了!女方大张旗鼓地退亲,唯恐天下人不知!

    因陆庆生之子未直接沾染人命,最终也就象征性地关了几天了事,陆家,坏了名声破了财。其他间接的影响,就是陆庆生被皇上斥责管教无方,在后宫之中的悦婕妤也因此未得晋升。

    陆庆生吃了这么大一个亏,自然不愿当过卓枫皓。他在皇上有意让卓枫皓进入六部任职之际,以卓枫皓武将出身,并非科举入仕为由,搬出皇郁国律典加以阻拦。

    皇上虽生气,但陆庆生说得有理有据,他不得不听。

    僵持之际,吏部尚书解大人提出了解决的办法:“倒是陆大人提醒了。今年已下诏开恩科,就让淳义侯也一同参加,取得了功名再安排官职也更加名正言顺,对淳义侯日后从政也是有好处的。”

    走个过场?!陆庆生忍着骂人的冲动说:“淳义侯从未参加乡试,无资格参加今年的会试。”

    呵,还真是不知进退,解大人笑着说:“根据我朝律典,具有突出才华者,经三位二品以上官员一致保荐,可直接参加会试。”随后向皇上一拜,严肃地说,“臣愿为淳义侯作保。”

    司空丞相上前一步,不紧不慢地说:“皇上,卓枫皓是老臣的得意门生,臣,愿为他作保。”

    听到司空丞相重重地说出“得意门生”四个字,陆庆生心中一颤。司空丞相的学识无人能及,能成为他的得意门生,考个进士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他是近几年才来的京城,自然不知道卓枫皓的往事。他是看最近皇上对他不喜,才大着胆子说话,没想到……

    紧接着,还有两三个人出来作保,陆庆生耳边嗡嗡作响,连是谁说话都没有听出来,只知道,他为难淳义侯不成,反而给自己树了敌。

    陆大人不知道的是,他已经给卓枫皓找了不小的麻烦。

    卓枫皓下场,中进士是必然的,但对于卓枫皓来说,仅仅是中进士,那是不够的,以皇上对他的期许,不在前三,那就不叫中!

    可怜卓枫皓,白天事务不减,晚上还需挑灯夜读。几个兄弟不但不同情,还一个个幸灾乐祸。

    欧阳晋那边,即使他深居简出,也避不开热闹。他府邸的下人们未免太不尽心,阿猫阿狗都能混进来行刺!当然,这些人是有进没出的。

    抓这些阿猫阿狗没意思,不过,在和谈时期,阜羿国潜伏在皇郁国的奸细刺杀皇郁国的大臣,此事本身就不小!

    一次又一次的行刺,正好一次又一次地对使臣杨亮施加压力,逼他步步退让。

    在抓了一帮小喽啰之后,在和谈事宜终于谈妥之后,欧阳晋那边终于消停了!

    “欧阳晋”松了一口气,这成天提防的日子,真不是人过的!再过些日子,他就可以消失一阵子了。

    喝杯小酒,为自己小小庆祝一下。刚喝了两三杯,他就察觉到了浓浓的杀气,不由得苦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