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欧阳晋获封
    ,!

    “好,既然是你带回来的人,由你安排。不过,这两天帮我个忙,查查散播歌谣的幕后主使。”昨天已经探讨过的事情,卓枫皓没打算再揪着不放,还是以眼下的事情为主。

    “这种事情还用你说?我出门前就吩咐下去了,快的话,晚上就有结果。你就不担心是你帮雪丫头那人干的?”喝了口茶,接着说,“陆庆生没去大理寺告状,不过,他不是个轻易罢手的人,明天上朝估计会发难,你不妨先想想应对之策。”

    “他不会多此一举。至于陆庆生,这人我不了解,我会小心。”卓枫皓会仔细应对,但不会过于担心。

    晚饭有晟王爱吃的东坡肉,卓枫皓爱吃的鱼,卓慕雪最贪心,什么都挨吃。

    吃过饭,晟王给卓慕雪吹了个小曲,说,下回来教她这个曲子。卓慕雪听着好听极了,想现在就学,可他和二哥还有要事要谈。

    下午一直到吃完饭,卓慕雪一直没机会单独跟二哥说话,见他们又要谈事情,立刻凑到二哥身边想说,又看了看晟王。

    晟王自然注意到了,笑问:“有什么秘密是不能让我知道的?”

    卓慕雪紧张地摆摆手,说:“没有,没什么秘密。”

    “是不是傲天跟你说什么了?”卓枫皓一看小丫头的反应就知道自己猜对了,接着问,“他晚上过来?”

    嗯。卓慕雪点点头,可还是一副为难的神情。

    卓枫皓自然猜到了什么,说:“知道了,你先回去吧,傲天要来得早,就让他去找你。”

    卓慕雪这才安心地回房。

    “有什么事?”难不成真有秘密?

    “晚些时候会有人翻墙进来。本来没什么事,就是你在这儿,还是得跟你的护卫们打声招呼,免得一会儿闹误会。”卓枫皓毫不在意地说。

    晟王听了呆了一下,有人要翻墙,家主人还同意?这是什么情况?

    “我这儿今天够闹腾了,龙傲天中午刚刚为慕雪出了头,晚上要是正大光明地进来,明天陆大人又有新说辞了!”卓枫皓想了想,解释道。

    “你这朋友倒是挺为你着想的。”这话的语气,连晟王自己听着都觉得味道不对。

    卓枫皓不客气地笑了出来:“难不成,我还不能有个知心的兄弟?”

    “能,当然能。”晟王说着,又扭过头闹别扭。

    卓枫皓笑了几声,保证道:“不管我有几个兄弟,能毫无保留地相信的人,永远只有你段渊怀一个!”

    “除了这个,你还得给我个保证。”晟王看着卓枫皓正经地说。

    “什么事?”卓枫皓有点意外,一时没猜到。

    “你那妹子不能随随便便嫁了,得经过我同意。”另外那计划也得好好改改,晟王在心里补充道。

    “我妹子嫁人,为什么要你同意?”卓枫皓别有深意地看着晟王。

    被晟王瞪了一眼,卓枫皓马上笑着同意:“好,这未来妹夫,定请你过目。”

    此时,被讨论的卓慕雪正等着她的傲天哥哥,想着他会带什么好吃的给她。等得有些困了,前头才有消息,说是龙傲天有事来不了,不过吃食还是送来了。

    卓枫皓那边收到了一封信,只说了一件事:传播歌谣的另有其人,他会去查,其他事情明日面谈。

    明日……想到晟王明日的安排,卓枫皓不由得眼皮一跳,想出去找人,可他现在根本不知道龙傲天住哪儿!

    冷静下来想想,就算真发生了那样的事,那家伙也不见得会有多冲动,这两人是不是一派的还不一定呢,自己瞎操什么心。

    次日的朝堂之上,发生了一件大事:阜羿国首辅大臣的三公子欧阳晋在皇郁国入朝为官了j上亲封的荣禄大夫,赏赐丰厚。

    随后宴请阜羿国宗亲王及使臣杨亮一同庆祝。

    使臣杨亮接到请帖后大惊,立即求见皇上,诉说欧阳晋条条“罪状”,直说此人不能用!

    这杨亮在和谈事宜上手段层出不穷,百般拖延。皇上早就对他不耐烦了,接机好好斥责了他一顿,治了一个大不敬的罪,打了一顿。

    晚间的宴席之上,参席的官员“无意中”向宗亲王透露,欧阳晋是因为提供了重要情报才能得此殊荣。

    宗亲王经不住挑拨,上前与欧阳晋大闹,欧阳晋丝毫不给宗亲王脸面,更直言:宗亲王不过一个弃子,在皇郁国什么都不是,没资格在他面前放肆!

    宗亲王被激怒了,直接上手想要揍欧阳晋,可惜连对方衣衫都没碰到就被制服了。皇上得到消息后,下令将宗亲王软禁在驿站。

    而这场大事真正的主角,汹,当了一天的好先生,吃过晚饭在跟卓慕雪闲聊昨天的事情。

    晟王已查明,昨天散播歌谣的人是一个上京赶考的秀才。

    说起来,那也是个可怜人。那秀才几次参考都未中进士,他的小妹一直在京城照顾他,或者说,那几年一直都是他小妹在养活他。

    可是,今年年初,他小妹做活回家的路上遇上了陆家的少爷,被陆家少爷看中,几次调戏,将他小妹骗到手之后又始乱终弃。他上门讨说法,还被羞辱了一番,陆家更放出流言毁他小妹名声。

    他小妹丢了活计,更不堪邻里的指责、唾弃,跳井自杀!

    所以,当这位秀才遇到酒楼那一幕时,动了心思散播歌谣,试图讨个公道。

    汹说,这名秀才是幸运的,因为卓枫皓管了这事,陆家会为他们的所作所为付出相应的代价。

    实际上,因为今天那桩大事,陆庆生没有机会向皇上提昨天那件小事。下了朝之后,得知调查结果的卓枫皓就带着那秀才去京城衙门状告了陆庆生之子。

    这一晚,卓枫皓特意留着门等着龙傲天,一直等到深夜。

    龙傲天一进门就是一副气鼓鼓的样子,没好气地问:“你们想怎么样?”

    “这么沉不住气啊,干脆杀回去得了!”卓枫皓一点都不意外龙傲天的激动,凉凉地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