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看热闹不嫌事大
    ,!

    还没聊几句,管家便着急地找了来,说,工部左侍郎陆庆生陆大人、工部万大人和翰林院文大人都带着孩子上门开讨公道了!

    “他们来讨什么公道?”管家既然来找她,那事情应该是和她相关的,可卓慕雪不记得自己见过那几个人啊!

    “三小姐,他们都说,您打伤他们的儿子9打断了陆家一名护卫的手。”管家急得满头是汗。

    哦,是酒楼的那几个!卓慕雪想起来了,问管家:“他们人在哪?他们的儿子也都来了?”

    “只有三位大人,没看到他们的公子,此事在客厅坐着。侯爷不在家,此事老奴不敢擅自处理,特来问一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去请侯爷时也可说个明白。”若非如此,他也不来找这三小姐了。

    “二哥有事,怎么好为这么点小事打扰。不用去请了,我去把人赶走!”

    “卓三小姐,别去,你先说说发生了什么事。”汹见她有些冲动,急忙见住她。这段时间的相处,汹知道卓慕雪的脾气,她不会主动惹事,若有人惹她,她不会客气。

    “三小姐,既然几位大人来了,这事就小不了。而且,您不管怎么样都不适合出面。”管家见汹帮他劝了,心里也放松了些,耐心地跟三小姐解释。

    卓慕雪一五一十地说了方才在酒楼发生的事。

    “这么说来,打人的不是小姐您,是您的朋友。不过您这朋友下手太重了些。”管家知道了前因后果,不觉得自家小姐有错,完全不着急了。

    那几位大人,晾晾才好!

    “这样的登徒浪子,给点教训才好!”汹很赞同龙傲天的做法,不过他叹了口气,语气一转,说,“朝堂不比江湖,要考虑的因素太多,三小姐那位朋友的做法,只有一时痛快,后面麻烦可不小。”

    “不过这件事……”汹干笑了几声,“他们怎么说都没理。”

    汹想了想,对管家说:“一点小事,派个人去卓将军,确保他进门之前知道事情经过便可。

    至于客厅里头那几个人,你就跟他们说,我们小姐初来乍到,不认识什么人,更没打伤过人,一问他们是否将事情问清楚了,二问,几位大人前来质问侯府三小姐的过错,可有人证物证?”

    管家无奈地看了他一眼,说:“这么两句我也知道,已经说过了,他们不拿我们下人当回事,非要等侯爷回来!”

    “架子挺大,看来,卓将军在朝中的威信远不如军中啊!”汹感慨,他身份尴尬,不宜多说。若不是卓慕雪惹的麻烦,他一句都不会说。

    管家不知侯爷在军中如何,只想着侯爷刚回来,能不得罪人,尽量不得罪。

    “这事儿明明是他们不占理,居然有脸来找我麻烦,实在气人!”卓慕雪眼珠子一转,对管家说,“把他们供在客厅也太客气了,再上些糕点,我去准备准备,茶上过就别上了。”

    管家没明白,汹无奈地说:“别闹过火。”

    不过,她的特制茶点刚刚出炉,客厅那边就传来消息,刚才陆家来了个人,没多久,陆大人就带着人回去了。

    为什么?不是非要讨个说法么。

    这种事,当然有人去打听。没一会儿,就有小厮跑来说:“打听到了,有几个孝子跑去陆家门口唱歌,陆家家丁出来质问、驱赶,摔伤了几个,几户人家在陆家门口闹起来了!”

    “唱得什么歌?陆家为什么要质问、驱赶?”管家追问。

    小厮笑着将歌词说出来:

    陆家、陆家,陆家男人不持家!

    花天酒地,寻欢作乐,大把银子花!

    陆家、陆家,陆家男人不可嫁!

    仗家世,戏幼女,以大欺小,以多欺少,不知羞,不知耻!

    偶遇侠士把脸打,捂面遁走把家回!

    哈哈哈~听到这么段歌词,卓慕雪笑得放肆,管家摇头苦笑。

    若是没猜错,这是龙傲天的手笔!

    可是,没过多久,陆大人一行人又来了,比上一次更气势汹汹!这一次,还要找卓枫皓,说他污蔑!

    这,哪儿跟哪儿的事啊!卓枫皓早上进宫到现在就没出来过,怎么挨的边啊!

    管家也来了火气,无凭无据就想来侯府闹?客气一下还被当成软柿子了?!管家喊了人,将几位大人轰了出去。

    陆大人气愤不过,当街就叫骂了起来。

    今日陆家的举动备受关注,加之卓枫皓租住的院子正好在闹市,看热闹的人群飞快地聚集了起来!

    “天子脚下,繁华都城,竟有尔等刁民敢在朝廷命官府衙门前无理取闹,成何体统?!尔等可知……”

    陆大人叫嚷了四五句话,人群中便有人大声背出方才陆大人对他府门前闹事之人的那一番话!

    方才他说得有多么正义凛然,此时,他听得就有多么恼羞成怒!陆大人拼命喊家丁抓人。

    这是在淳义侯府的门口,淳义侯府的人各司其职,纹丝不动。陆大人带来的几个家丁被围观人群弄得团团转!

    “陆家男人不要脸,不要皮,以大欺小,以多欺少!”又不知是谁,在人群中喊了这么一句。

    论年纪,陆大人、万大人、文大人都比淳义侯大;论人数,淳义侯府打总才两个主子,明显人少。不论谁听了,都觉得此话在理!

    陆庆生气得脸成了猪肝色,甩甩袖子打算回府。

    人群中有人猜到了意图,大声喊:“还没打脸就想跑了!”

    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在人群有意无意地阻挠下,三位大人迟迟没能上马车。

    忽然,人群一下子安分了!陆庆生低喊一声:“快走!”说完就要上马车。

    “陆大人不是找淳义侯有事么?这急急忙忙去哪啊?”来人声音平淡,不知为何,会让人生畏。

    陆庆生这才注意到前面的人,立即跪下叩拜:“臣给晟王殿下请安!”

    “听说你儿子想调戏淳义侯的妹子?”晟王走到陆庆生的身边问。

    “绝无此事,那是有人恶意造谣中伤!是淳义侯府的人伤了小儿。故而来此讨个公道。”陆大人跪在地上,当着晟王殿下和众百姓的面肯定地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