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官方说法
    ,!

    之后,嘉琪公主只是冷落卓慕雪,不再有意为难。

    卓慕雪只是无聊一些,有一句没一句地听着那些大家闺秀聊天。

    她们聊的无非是哪里的首饰漂亮,哪里的布料好看,哪里的糕点好吃。这些,卓慕雪都不知道,权当长见识了。

    只是,所有人都很“默契”地不搭理卓慕雪,也没有人来给她介绍谁是谁,末了,卓慕雪只看了个脸熟,还是不认识一个。

    嘉琪公主并没有留她们吃饭,卓慕雪也松了口气,赶紧出了公主府。

    记得出门前,二哥说他今日都不在家吃饭,让她自己安排。既然现在都在外面了,当然在外面吃啦!京城她还没逛过呢!

    头一家就是香满楼,今天一定要多买些糕点回去。

    可惜,她们到时,糕点已经卖完了,小二笑着说:“这位小姐才来京城吧,全京城的人都知道,咋们香满楼的糕点,向来只够买一早上的,想买只能明儿赶早了!”

    虽然有点小遗憾,不过也没办法,谁让这是京城最有名,最好吃的糕点铺子呢。

    在车夫的推荐下,卓慕雪去了另外一家,随便买了几样,然后,就近找了家酒楼吃饭。

    卓慕雪今日穿戴得体,但浑身上下没有半件贵重首饰,小二将她迎到了二楼较为僻静的小桌,而非雅间。

    卓慕雪和采珊并没在意,更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卓慕雪反而喜欢听别人的讨论。

    她让小二介绍了两三个拿手好菜,硬拉采珊坐下一起吃。

    军事、政事,都不是小老百姓可以随意讨论的。因此,如今大街小巷中传闻最多的就是卓枫皓,自幼养在宫中,现在封了侯的卓大将军。

    有人说:“听说新封的淳义侯就是早年逃婚的那位公子,居然回来了,皇上还不计前嫌,真是奇了!”

    “那只是传闻,未必是真的,哪有人不想娶公主的。”

    “我有一次见过嘉琪公主,虽远远一见,也敢断定是个美人儿,求娶还来不及呢,真不敢相信有人会逃婚。”

    “听说那淳义侯早年是因为他父亲病重才离开的,侍疾、守孝后才回来。”

    “淳义侯不是孤儿么?”

    “他又不是石头里蹦出来的,有生父不奇怪。”

    “凭本事立功封侯,老子服气,比靠女人吃饭强啊!”

    卓慕雪听着别人七嘴八舌地说,也不去分辨什么,只当听故事。

    淳义侯这七八年的去向,官方的说法是:卓枫皓听闻生父病重,命在旦夕,经皇帝恩准,回乡侍疾。本应在守孝之后返回京城,却纵情山水,迟迟不归。直到去年起了战事,毅然从戎。

    至于卓枫皓与嘉琪公主,皇上确实提起过二人的婚事,但仅仅是提起而已,并无婚约,自然就无逃婚一说。

    关于卓慕雪,是卓枫皓继母的女儿,父母双亡,就由兄长带到了京城。

    这些话有人信,有人不信,到底是真、是假,谁也说不清。

    卓慕雪听得起劲,连身边来了人都不知道。

    “两位小娘子外地来的吧?想不想四处逛逛?”一位稍胖的少年公子上前搭讪,他身后还有两个年纪差不多的公子正打量着她们。

    卓慕雪疑惑地看了他们一眼,说:“多谢几位公子照顾,我们今日才逛过,就不劳烦三位了。”

    采珊被她们看得极为不安,小声地说:“小姐,我们走吧。”

    看着刚刚上来的红烧排骨,卓慕雪舍不得走,自己夹了一块,给采珊夹了一块,说:“我们吃完就回去,别浪费。”

    “小娘子,我们知道一家更好的酒楼,那里的红烧排骨比这里的好吃百倍,我请你们吃,如何?”另一位高一些的公子看出来卓慕雪是做主的那个,做到了她旁边说。

    不喜欢这样的人!卓慕雪还是忍着脾气说:“三位公子,对面还有空桌,三位还是早点点菜吃饭吧,免得饿坏了。”

    “小娘子还真是温柔体贴。”说着,手就伸了过来。

    啪!卓慕雪一筷子敲下去,那人的手立刻红肿起来。这人看着恶心,她自然照重了打。

    “啊c疼!你,你居然敢打我!”他指着卓慕雪大喊。

    “你敢动手动脚,我就敢打!”这样的徐混卓慕雪早就见识过,欺软怕硬,就不能退让。

    采珊一听,急了,拉着卓慕雪的袖子说:“小姐,他们人多,我们快回去吧。”

    “打了人还想走?”最初搭讪的小胖子将一只脚抬到了凳子上,手叉腰说,“敬酒不吃吃罚酒,看你们不哭着求饶!”

    卓慕雪仔细打量了他们一下,就凭他们?忽然想到,出门惹事会给哥哥添麻烦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采珊,糖醋排骨打包,我们回家!”

    采珊刚伸出手,那盘红烧排骨就飞到了地上。是一直没说话的矮个子动的手。

    卓慕雪皱眉:“这盘糖醋排骨就当时我付医药费了,让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三个少年笑了,完全没把卓慕雪的警告当回事,依旧拦着路。

    卓慕雪拉着采珊,走得急却不算快,总能被那三个小子拦到。

    小二见状来劝过一回,被吓跑了!周围看热闹的人多,说闲话的人多,愿意说句公道话的,到现在还没有出现。

    卓慕雪好不容易乘机出来了,后面的采珊被高个子的少年拉住了胳膊,拽了回去。

    看到采珊一趟了疯子,疼得喊了出声,卓慕雪没忍住,抽出细长的软鞭,一鞭子抽了过去。采珊这才抽身回到了卓慕雪的身边。

    高个子少年两次挨打,不但身上疼,心里更是难受,他忙朝包厢那头喊:“表哥,有人打我,请快点来帮忙!表哥,帮帮忙啊!”

    “表哥,那两个臭丫头下楼了,快点拦住她们!”

    卓慕雪拉着采珊跑下楼梯,正好看到两个男子飞身而下,迅速进去酒楼。

    “就手拉手的那俩,前头那个会点儿功夫,别让人跑了!”高个子的少年在她们后面喊道。

    拦路的两人服饰统一,应当是侍卫,武功不差!卓慕雪自知敌不过,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