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不懂事
    ,!

    春末夏初,一路绿树碧草,鸟语花香。

    一行人照着游玩的速度前进,时不时歇上一会儿,看看风景,偶尔打个野味烤来当点心。

    几天下来,众人没有一丝赶路的疲惫,很享受这次的行程,连汹都多了几分笑意。

    只有温婉儿,似乎有些水土不服,脸色一天比一天苍白。卓慕雪看着似乎不是水土不服,更别说,去的时候那么赶,也没见她生病。好几次劝温婉儿等进城的时候找个大夫看看。

    温婉儿自知身份卑微,不敢麻烦别人,坚持说只是水土不服,没有大碍。谁知,两天后的清晨,大家吃过早饭准备出发时,迟迟不见温婉儿。

    卓慕雪去她房里找,发现她脸色苍白躺在床上,肚子痛得坐都坐不起来。

    看情况严重,卓慕雪赶紧去找晟王,结果,晟王冷冷地说:“这种事找大夫去!”

    当然,不用卓慕雪去请,晟王殿下说,有兴趣的话,可以在大夫来之前先试着断症,但不许用药。

    回到温婉儿的房间,来到她的床边,开心地告诉她:“婉儿不要着急,等会儿大夫就来了。”

    温婉儿疼得卷起了身子,抓住卓慕雪的手,紧张地说:“我,我只是月事来了,喝点红糖水缓缓就好,马上就能走。”

    月事?好一会儿才想起来,刘嬷嬷提过,孩来了月事才算长大了。

    原来,婉儿已经是大人了!看着婉儿脸色发白,不停冒冷汗的样子,卓慕雪一点也不想长大。

    卓慕雪跑去厨房找红糖水,路上顺道跟晟王和九殿下解释了一下,说温婉儿只是来了月事,缓缓就好,不用请大夫。

    等一会儿就可以出发了。

    说话间,大夫也到了,晟王说,既然都到了,就去看一看。他没见过一个女人来喝月事闹这么严重的。

    卓慕雪领着大夫上楼,边走边描述温婉儿的症状。

    大夫给温婉儿诊着脉,不断打量温婉儿的衣装打扮,分明小丫头的装扮,怎么会……

    “小,小姑娘多大了?可成婚了?”大夫问。

    “十四,还没出嫁呢!”卓慕雪代为回答。

    “哦。”大夫又把了一次脉,看着卓慕雪问,“可有年长的妇人在此?”

    晟王一行人未暴露身份,大夫只知他们是外出的富家子弟。

    卓慕雪摇头。

    另一个看着还没床上这个大呢,这该如何是好?!

    “那,还请姑娘找个能主事的来。”

    “婉儿得了什么重病么?”卓慕雪不明所以。

    门外的小厮机灵,在大夫问话之后就去请示了晟王和九皇子。

    九皇子作为温婉儿的主子,自然要上来看看。晟王派了南烛上来看情况。

    他们进门时,大夫正好写好药方,眼光在两个年轻人之间徘徊。

    “她得了什么病,跟我说就好。”九皇子开口。

    “她没生病,是小产!这还是个孩子,怎么能这般不懂事!”大夫语气不善,“拿着药方抓药去,另外去请个产婆来吧!”说完,背起药箱就走。

    小产?!卓慕雪不明白,小产不是结了婚的女人才会发生的事么?跟婉儿有什么关系?

    九皇子拿了药方僵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连温婉儿本人都懵了!

    在场四个人中,南烛最明白。他悄悄对卓慕雪说:“这事你别多管,就殿下会处理好的。”

    说完,一把拉了卓慕雪出来,一起去跟晟王殿下禀报。

    晟王皱了皱眉,看看现在时间也要了,决定再次多留一天。

    九皇子和温婉儿在此休息五天,五天后到路琴城与他们汇合。留下两个侍卫照应一二。

    吩咐完,拉着卓慕雪出去逛街。

    这是一个小县城,人口不多街道也不长,逛完街喝完茶回来,离吃中饭也还有些时间。

    好在,小地方的也有不少好吃的东西,让贪吃的卓慕雪暂时忘了温婉儿的事。

    此时,温婉儿已经喝了药,产婆在里面陪着,不让其他人进去。

    晟王回来后,吩咐人去请九皇子到他房间。

    卓慕雪拿着小吃去找汹,正好在晟王殿下正下方的房间。

    小地方的小客栈,隔音效果自然不好,下面的两个人虽听不全,倒也了解了大概。

    九皇子和温婉儿在启明乡朝夕相处,顺势发生了关系,没想到温婉儿就怀了孩子,关键她自己还不知道怀上了。

    温婉儿身体本就有些虚弱,怀孕才两个多月,一路颠簸,又强忍不适,最终滑了胎。

    听到九皇子说回去就会正式纳了温婉儿,却被晟王一顿训斥。

    见卓慕雪嘟起了嘴,汹轻声说:“晟王殿下说得没错。”

    汹不会毫无根据地说晟王的好,卓慕雪投去一个求解答的眼神。

    “九皇子还未大婚,未婚先纳妾,于理不合,更何况是个未及笄的幼女,要是再闹出子嗣,九皇子就别想要一门好亲事。日后从政更会成为他的污点。”汹耐心得说明。

    “原来晟王殿下是为了九殿下着想。”卓慕雪觉得晟王殿下的形象又高大了几分。

    其实,汹心里对晟王也是有几分认同的,至少御下有方,赏罚分明,平时也没什么架子。对下属较为宽容,就连对他,也算得上礼遇,对兄弟更是照顾,只是九皇子不太领情。

    在汹看来,晟王是一个难得一遇的主子,皇室之中,这样的人实在太难找。

    发生了这样的事,晟王也想到,只有两个小丫头跟着他们几个大老爷们儿有些不妥当。

    这里地方小,等到了路琴城再给小丫头挑个合适的人。不过,温婉儿那边等不及。

    中饭后,晟王托店家先了人伢子来,打算让九皇子挑几个下人。

    人伢子事先得了吩咐,带来两个妇人,五个十来岁的少女供她们挑选。

    因为要远行,不再回来,人伢子带来的都是签了死契的,所以人不多。只是,看得上眼的更少。

    九皇子先挑了一个妇人,结果那妇人立即跪下磕头,求她们将她女儿一并买了,她不想母女分离。她女儿十二岁,也在一并过来的,见状也跪了下来。

    晟王问:“这些人都从何而来?为何签死契?”

    “这对母女是被赌鬼丈夫卖的,那妇人和最右边的丫头是大户人家卖出来的,她们都是本地人,另三个丫头是我从别处买来的。”

    另一个妇人身材短小,面容丑陋,实在不想要,九皇子想着日后开府建衙也是要添人的,便要了那对母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