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预梦
    ,!

    欧阳晋,错,汹的情况稳定之后,晟王回房,看到卓慕雪又在门口等着他。

    现在,晟王可以很轻松地说:“雪丫头,你放心,那人没死,不过,你要画出一副像样的话才能见他。”

    卓慕雪本还想说什么,见晟王疲惫的样子,默默回去画画了。

    晟王因为卓慕雪的出现,再次想到她说的话。

    我的梦都是会发生的,就算不是今天,三个月之内必会成为现实。

    梦,会成为现实……

    梦,能预见未来发生的事!

    隐约记得一千多年前有一个神秘的部落,部落里的巫女们有预知未来的能力,据说,能力最强的巫座能准确预见未来几年的事情。

    但是,这个神秘的部落在皇郁国建国之前就已经被灭族了!史书中鲜有记载

    民间野史中曾有人记载,这个神秘的部落没有被灭族,而是隐世而居了。

    如果,野史的记载没有错,那雪丫头是那个神秘部落的巫女?流落在外她自己不知道而已?

    或者,只是巧合?

    晟王迅速写了一封信,让人快马加鞭送出去。想要对神秘部落有所了解,找那个人最合适。

    十天后,晟王收到回信,神秘的部落确实存在,在梦中预见未来发生的事,是预梦,确实是部落中巫女的能力之一,但能力有强弱,只是这样,连当选巫女的资格都没有。

    也就是说,卓慕雪应该只是有神秘部落的血脉,并没有更深的联系。

    不能自由控制的预梦,虽然是鸡肋,但也是不可多得的能力,要好好保护才行!

    卓枫皓是不是早就知道?!那小子,运气怎么一直那么好。

    半个月之后,汹恢复得还不错,除了双脚不能下地,其他都还过得去。

    晟王自然不会让他闲着,教卓慕雪书画的事,就落在了他身上。怎么说也是才子一名,不用白不用。

    汹对这个差事诧异得很,不过欣然接受了。虽然伤还没好,但作为一个异国人,成天闲着反而不自在。尤其晟王还专门找了一个小战俘过来伺候他,汹可不会认为晟王会无条件对他好。

    卓慕雪的字还过得去,看到她的画时,不由得皱了皱眉。虽然天赋差点,不过汹有信心把她教会。

    一开始,汹会变着法子问卓慕雪迷雾森林的事,可始终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忽然想明白为什么晟王能放心让他来教,因为他想知道的事情,这小丫头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汹又问了一些城中的事情,得知城中诸事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还让战俘们修复城市,替逃难的农民耕种,一片复兴之相。

    想到阜羿国朝中情形,想到逃亡路上所见所闻,汹苦笑,敌人已经在休养生息,他们还在持续内耗,这仗,他们输得不冤。

    又过了十来天,青同城终于迎来了新的城主,交接一下政务之后就可以回京城了!

    卓慕雪这几天即兴奋又紧张,期待和二哥在一起的生活,又怕自己不懂事,给二哥添麻烦。

    晟王殿下说,瑜王已带领部队回京,不日前,皇上下旨封赏众将士,其中,卓枫皓被封为淳义侯。

    卓慕雪突然得知自己有一个当“大官”的兄长,变得有点懵。

    晟王看着好笑:这丫头的脑袋里到底装了什么?他一个正经的王爷可比一个侯爷尊贵多了,也不见她有多在意,这些日子可是随意得很啊!

    卓慕雪不是认为王爷不高贵,是这段时间相处下来,早就忘记晟王是王爷了。

    随后,晟王给了卓慕雪厚厚的一叠写满字的纸,要她在离开之前务必背透,到了京城不可说错半个字。

    卓慕雪打开一看,是二哥卓枫皓的字迹,详细记载了二哥二嫂这几年的事,还有她这几年的经历,这是……

    卓慕雪一脑袋的问号,茫然地看着晟王求解答。

    晟王说,这是善意的谎言,可以避免很多麻烦。

    虽然晟王不着急回京城,可交接工作只进行了五天,留了些人手给新任城主暂时帮忙,启程回京。

    回程时人不多,打总也就十来个,骐竭都留了下来。

    卓慕雪作为淳义侯的妹妹,侯门小姐,晟王无视了她想自己骑马的要求,给她安排了马车。

    晟王对汹没有明确的安排,不过,肯定是要一起带走的。

    一大早出发,路上赶一点,傍晚就能到启明乡,可是,晟王却说,午后出发,在焦桐堡住一晚再出发。

    到了焦桐堡,看到江吉,卓慕雪才知道原来九皇子一直没走。

    江吉显然是事先被人告知了什么,一见她就称她为“卓三小姐”,晚些时候见到温婉儿也是如此。

    慕雪没有见到九皇子,江吉说,九皇子先前身体不适才没有跟着瑜王殿下一起回去,后来,晟王殿下就吩咐九殿下在此随军训练。

    现在,九殿下已经康复,明日就随晟王殿下一起回京。

    第二天一大早,十几个人轻装上路。

    卓慕雪这才见到了九皇子,行了礼,暗暗打量他,身体壮实了,人也精神了,整个人看起来比上次好太多了!

    九皇子虽与欧阳晋见过面,见到汹时并没有多想,汹身上黑紫之状已消,不过那道伤口被晟王治得恰到好处,既有毁容之态,又不恐怖吓人。

    一行人都骑马,温婉儿自然被安排到了马车之上。

    温婉儿见到马车没的汹时,下了一大跳,指着汹说:“他,他一个大男人,怎么,怎么不骑马。”

    她想说,那个大男人与她们同车,有些不妥。

    “婉儿姐姐,他叫汹,伤还没好,不能骑马。”卓慕雪解释说。

    汹没有理会温婉儿,悠闲得翻了一页书,头也不抬地说:“卓三小姐,她只是九皇子身边的一个侍婢,你不能像刚才那样称呼她。”

    卓慕雪吐了吐舌头。

    “别不当回事,否则会给你身边的人添麻烦。”

    “知道了,先生。”相处下来,卓慕雪觉得汹人挺好,学识渊博,教得比晟王认真、有耐心,她也真心实意称他一声“先生”。

    “黑公子,奴婢失礼。”温婉儿立即道歉。

    汹看着书,似乎没听到她说的话。

    卓慕雪知道汹只说他想说的话,他不想说话,别人就是说一车都没用。她笑着对婉儿说:“他不会在意的,不用管他。”

    昔日身份相当的小姐妹一跃成了侯门小姐,温婉儿心里很不是滋味,现在,她都有了专门的先生,对方都不正眼瞧她,心里十分委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