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小黑
    ,!

    原来是梦!这丫头也太不经吓了,昨儿才随便说了那么一句。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看她昨天回去时还挺高兴的,没想到心里是那般担心。

    “做了个梦而已,看把你吓的,梦里的哪里梦当真。没事,没事,他会活好好的。”既然是被自己吓的,只好耐心哄哄。

    “不,不是这样的!”卓慕雪有些激动,将晟王殿下抓得更紧了,“我很少做梦,但是,每个梦都是真的,真的会跟梦里一样的!”

    每个梦都能成真,那天下不就乱套了!

    晟王轻拍着卓慕雪的背,解释说:“他本来就伤得极重,就算死,那也不关你的事。梦就是梦,不会成真的,你别想太多了,今天允许你多休息半天,不用上课,好不好?”

    听到这话,卓慕雪急得直跺脚,晟王殿下怎么不相信她的话呢!

    “殿下,我的梦都是会发生的,就算不是今天,三个月之内必会成为现实,真的。”这是卓慕雪第一次忘记卓枫皓的叮嘱,说出这样的话。

    晟王一笑置之,见她这般纠缠,只得沉下脸来教训她胡说八道。强硬得将她赶回房中才松了一口气:小丫头真难缠!

    不过很快,晟王就将这一件小事抛之脑后。

    昨天下午在客栈闹了一出,宗亲王和杨亮倒还安分,早上规规矩矩过来辞行。不用猜也知道,定是杨亮劝住了宗亲王。

    晟王没有见他们,葛清平直接将人带走了。

    焦桐堡是边关最重要的军事要塞,让阜羿国的人路过,自然要“严加看护”。

    没过多久,有侍卫来报:单人牢房里的那个人已经死了。

    这个消息来的一点都不意外,只是比预计时间早了些。晟王挥挥手说:“葬了吧。”

    侍卫有些为难,说:“禀殿下,那个人全身发黑,属下方才自作主张找军医看了一眼,说是中毒而且,未免病毒扩散,建议火葬。”

    嗯?是么?

    侍卫赶紧下跪认错,说自己没有质疑他决定的意思,只是实话实话。

    “起来吧,话讲清楚就好,本王没有怪你的意思,这事,你且放一放,本王得空过去看下。”他刚才只是疑惑,真没怪他的意思。看他如此心惊胆战,有点想笑。

    欧阳晋要是死了,应当死于气血逆行,脸色发黑是死于中瘴毒的症状,不过,他体内的瘴毒不深,又服过解药,当不至死。

    为什么会这样?他到底怎么死的?作为医者的晟王来了兴趣。

    办完了正事,晟王才徐徐来到了牢房。看到全身发黑的欧阳晋,晟王想起早上卓慕雪说的话。

    他身上都变黑了,整个人冰冷冰冷的。

    我的梦都是会发生的,就算不是今天,三个月之内必会成为现实。

    难道她的梦真的会成为现实?!

    晟王摇摇头,按下那些不着边际的想法。

    他走近检查欧阳晋的尸体,才发现,他其实还没死!确切地说,是没死透。

    气血逆行导致瘴毒迅速扩散,却抑制了散功丹的效用,两毒想冲后相融,使人呈现出短暂的假死状态。

    这样的病人实在难遇,作为医者的晟王殿下跃跃欲试,关键对欧阳晋,他可以放手大干,大不了还是个死么!

    让人把欧阳晋抬进他旁边的房间,得快点动手,不然就死透了。

    晟王忙了一个时辰才勉强把人弄醒,见欧阳晋睁开眼睛,终于笑了出来:“听得见我说话就眨两下眼睛。”

    欧阳晋的眼睛缓缓眨了两下。他觉得自己已经死了,还没弄清楚现在什么状况。

    “你想要知道的答案,我不会告诉你,但我可以给你机会自己找。”见欧阳晋的眼睛朝他看过来,他才继续说,“可是,你死了就没有机会了。”

    确认一片死寂的眼中起了波澜,晟王脸上的笑意更浓了:“我可以救你,但欧阳晋已死,我救你,你只能是我的人!”

    欧阳晋闭上眼睛。

    都成这样了还有脾气,晟王佩服!笑呵呵地说:“别忙着拒绝,我不会让你参与国事、政事,你知道的事,也没有必要告诉我。”

    欧阳晋重新睁开眼睛,看着晟王的眼神充满疑惑。

    晟王不紧不慢拿出一张纸,是昨日搜查客栈时,亲卫偷偷背下的阜羿国国书。

    展开念了一遍,自顾自地说:“听清楚了吧,你忠于的国家,付出真心的君王,已经把你卖了!你和你们的主帅成了十恶不赦的罪人,他成了被蒙蔽的善良君主。”

    欧阳晋又比上了眼,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

    “晋公子在阜羿国的名声响亮,除了相貌学识之外,更重要的是人品。你为了你的国家,做出了你自己不耻的举动,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局,我也为你伤心。”

    欧阳晋没什么反应。

    “不过,作为战败国,为了保证皇权的稳定,找人出来背锅,承担民众的愤怒也很正常不是?”

    晟王顿了顿,喝了口水,“不过你就惨了,皇室绝不会允许你活着,民众也会恨你,你死都遗臭万年。不只是你,你的家人,你的朋友,都会被你所累。”

    欧阳晋的眼泪不断滑落,身体也不受控制得抖动。

    他的症状难治,并非不能治,但一个心死的人,治好了也只是具会呼吸的尸体,没有存在的意义。

    现在,他有了求生的意志,晟王给了他活下去的理由,提起了他心中的牵挂。

    效果已经差不多了,晟王也不再啰嗦,待欧阳晋不再流泪,说:“我既然出手医治了你,你就死不了,若是你愿意为我做事,我就让你回复如初,若是不愿意,那我只好留一手,倒时你和那些俘虏一起做苦力去。”

    欧阳晋皱了眉。

    “若跟着我,我不会便宜你,但也不会重用你,若同意,就眨三下眼睛,不同意就闭眼。”

    一注香的时间过去了,在晟王以为他会拒绝时,看到缓缓眨了三下眼睛。

    晟王心情大好,掏出一颗丹药给欧阳晋服下,看了他半天,说:“你现在这么黑,以后就叫汹吧。”

    汹……欧阳晋苦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