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身未死,心先死
    ,!

    晟王相信他冒险到城主府必有目的,耐心得等着他开口。

    “她分明活着,为何说她死了?”欧阳晋声音嘶哑,分明只说了几个字,已是竭尽全力的感觉。

    从迷雾森林出来的战士先后死去,阿北和老先生也离奇死亡,欧阳晋是进去迷雾森林之后,唯一活着的阜羿国人。

    项瑞雪活着,他还有一个自辩的机会,可是,那些赎回的俘虏都说,那个曾去过迷雾森林的女人死了!

    于是,所有人都认定了他背叛,所有人都要他说出迷雾森林的秘密!

    “我倒是挺意外你还活着,更意外你还到这里做什么?”晟王嘲讽得笑了几声,看他一眼,“难不成到现在还想演苦肉计?!”

    呵,欧阳晋苦笑了一声:“我不求活,只求死得瞑目。我想知道,为什么我活着,为什么只有我活着?”

    不求活?晟王上前查看他的伤势,体内除了迷雾森林的瘴毒之外,还中了散功丹,外伤……

    晟王一伸手,揭掉了他手上的伪装,他的手上几乎没有一寸完好的皮肤。不过手上的伤还是轻的,他的右脚断过,绑着两根木头固定。

    至于刚才卓慕雪灌的药……晟王有些头疼,这丫头太胡闹了!这次,算是有点点治疗效果。

    中了散功丹还强行运功,不出一天就会气血逆流而死。就算侥幸不死,他的腿伤上加伤,快被他自己折腾废了!不,如果白贤逸不出手,他必死无疑。

    白贤逸有名也就是这两年的事,在阜羿国的名头应该不大,更不用说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治好,更何况,若是知道他,必然也知道他的规矩:不致命者不医,一件稀世珍宝换一命!

    若是苦肉计,未免太过了!其中的不确定因素太多,风险太大,成功的概率太低。

    而且,派遣奸细的地点,首选京城,次选焦桐堡,这里的价值不大。而他,明显撑不到那两个地方,能撑到这里,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晟王重新做在椅子上,再次审视欧阳晋,说:“对于你,我不愿施舍,想要知道什么就必须用等价的东西来换。”

    换?除非自己真的叛国,否则,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可以去换。

    欧阳晋的眼神黯淡了下去,那小丫头应该是最好下手的,偏偏自己身体没撑住,看来,只能遗憾地离开了。停止挣扎,身体如物件般坠在地上,拍起好大一层灰。

    身未死,心先死,现在的欧阳晋已是一具尸体。

    晟王起身出牢房。

    回到书房,诧异地发现卓慕雪正在等他,自从给她定了一系列的学习计划之后,那丫头可是天天都想要避开他,今天倒是奇了。

    这丫头是在意她灌的药有没有效果呢,还是在意那个人会不会死呢?

    不等卓慕雪说明来意,晟王先问:“书认真读了吗?字好好练了吗?”

    嗯,卓慕雪肯定地点头。

    “那画呢?今天画了什么?”

    呃,小脑袋缩了缩,轻声说:“今天画了一间小房子,我,我看着柴房画的,自己看着还可以。”

    “哦,你自己觉得能有几分像?”

    卓慕雪的声音更轻了:“大概,大概有五六分吧。”

    被晟王看了一眼之后,卓慕雪立即改口:“三四分,总有三分像。”

    三分?!晟王都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看来她是真的没有这方面的天赋,要不放弃算了。转而一想,不行,自己好歹教了她几天,要让人知道他教不好一个小丫头,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

    晟王脸一沉:“不管你有什么事,等你把房子画得七分像之后在来找我!”

    卓慕雪瘪了瘪嘴,委屈得低头退了出去。

    “回来!”乱灌药的事,还没找这丫头算账。

    卓慕雪赶忙回来,规规矩矩站好,准备听训。

    看到雪丫头一副乖巧地样子,晟王准备的“严厉的教训”都没说出口,话到嘴巴,只留一句:“医术,你只略学了点皮毛,算不得会,乱用药是会医起人的!以后不能给别人治病开药,记住了吗?”

    “记住了。”卓慕雪浑身都紧张起来,“那,那他会死么?我会不会把他医死了?”

    他会死,可不是你医死的!看到雪丫头自责的样子,想了想,说:“不会死,但你不能再见他。”

    “嗯,知道了。”不会死就好,卓慕雪笑开了花,连蹦带跳地回去了。

    那个人是敌人,不能见,她懂的。回去后,发现画房子也不无聊了!

    半夜,卓慕雪不知道怎么的,到了欧阳晋的身边,看到他的脸一点一点变成紫红色,再一点一点变成黑色。

    卓慕雪又慌又怕,想找药,发现四周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她喊人,发现除了回音什么都听不到。

    这里,只有卓慕雪和欧阳晋两个人,她喊他,推他,都没有半点反正。

    卓慕雪鼓起勇气,颤抖着手伸到欧阳晋的脖子处,她没有探到脉搏,只感觉到了冷,越来越冷。

    他……他死了!她医死人了!她吓得哭了!

    哭着哭着,她就醒了,从床上做起来才发现自己做了一个梦。

    昨天晟王殿下说他不会死,那就一定不会死的。

    天色还早,继续睡会儿。卓慕雪躺下,可是睡不着。

    晟王殿下虽然凶,但他不会骗我的。

    他肯定不会死,晟王殿下没有必要骗我的。

    晟王殿下没有理由骗我的。

    可是,万一……

    好不容易挨到天蒙蒙亮,卓慕雪迅速起床,简单梳洗一下,就跑去晟王那儿。

    跑到一半,想起晟王昨天说的话,回房拿了昨天的画,赶紧跑去晟王的房间。

    这个时辰,晟王刚好起床去练功,一开门就和卓慕雪撞上。

    “殿下,我,我画得很认真很认真了,殿下,我,我……”卓慕雪撞到了晟王的怀里,没有退开,反而抓住晟王的手臂,语无伦次地说。

    晟王注意到她发红的双眼,温柔地拍拍她的肩膀,问:“别着急,慢慢说,发生什么事了?”

    “殿下,我做错事了,我医死人了!”说着说着,眼泪就下来了。

    难道这丫头还给别人看过病?没人来报告啊!

    “我昨晚梦见那个人死了,他,他身上都变黑了,整个人冰冷冰冷的,我,都是我不好,我乱用药,殿下,我该怎么办啊!”卓慕雪边哭边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