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敌人的敌人
    ,!

    青同城还在戒严之中,人逃不出去,相信南烛能在一天之内将人抓住。

    客栈那边,趁着宗亲王和杨亮被留在城主府时进行了严密的检查,所有人,所有物品都没有当过,除了一名随从畏罪自杀外,没什么收获。

    晟王心中惦记,南烛追赶的逃犯,此时正昏迷在卓慕雪的房中,当然,是毫无形象地倒在地上。

    卓慕雪蹲在这个人的旁边,托着下巴仔细看他:这人穿着阜羿国随从的衣服,脸上待着厚厚的人皮面具,身上有浓浓的血腥味。

    这到底是什么人?

    卓慕雪好奇地伸出小手,捏捏他脸上的面具,心里更加好奇了。

    这张人皮面具手感很好,可是,傲天哥哥说过,好的人皮面具都是薄如蝉翼的,最次的也不能比指甲厚,这张……

    怎么能比粗布还厚?!亏了这么好的材料!真浪费!

    南烛一路追踪到城主府,跟着痕迹追到卓慕雪的房门前,心中有些忐忑,不知卓三小姐怎么样了?会不会受伤?

    提着心,谨慎地进门,看到的就是卓慕雪在一个陌生男子脸上乱抓的情形。

    定睛一看,不由得笑了,卓三小姐运气真是不错,眼光也是挺不错的。

    等到南烛凑近,卓慕雪才注意到来人,兴奋地喊了声:“南烛哥哥。”

    南烛上前帮忙把人皮面具揭了下来,递给慕雪:“给你玩会儿。”

    卓慕雪看了看面具,再看看那人的脸,终于知道这面具为什么这么厚了。

    那人脸上有一道三寸长的伤,才刚刚结疤,整张脸又红又肿,根本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这脸,面具不厚根本遮不住么!

    “南烛哥哥,他是谁啊?好像快死了,要不要救啊?”卓慕雪眨这大眼睛问。

    “活着比死了好,不过,他不是皇郁国的人,用不着好药。”

    “懂了。”说完,小丫头就跑了出去。

    卓慕雪出了门,南烛就派人给晟王殿下报信。

    回来后开始搜身,衣着、饰物、随身携带的东西都符合一名随从的身份,没什么有用的信息。

    倒是这一身伤?不用说也是阜羿国的人干的,敌人的敌人可以是朋友!说不定会有意外收获。

    南烛不会把脉,外伤倒是不在话下。动手为此人检查伤势,翻看手脚,解开衣服,发现他至少受了七八种大刑,伤重,却不致命。

    这伤本没什么信息,可胸口重叠交错的伤痕中依稀可辩出一个“雪”字。

    他是……南烛惊讶得张大了嘴巴。

    晟王与卓慕雪在一名俘虏身上刻字的事,他早就听人说起过,没想到就是这个人。

    阜羿国首辅大臣的嫡三公子,欧阳晋,人称“晋公子”,有些名气,传闻中,此人才华出众,玉树临风,被誉为未来的栋梁。

    横看竖看都不能将地上的人与所谓的晋公子联系在一起,要不是这“雪”字……

    呵呵,主子一定对他很感兴趣,可不能让他就这么死了!

    不一会儿,卓慕雪端着两个碗回来了。

    一碗棕褐色的液体,明显是药,另一碗中放着的黑色粉末,是什么?

    卓慕雪看到了南烛眼中的疑问,“嘿嘿”一笑,说:“这药,是十几个药锅中剩下的,反正大家喝的都是伤药,应该都有点效。”

    将药碗放下,往另一个碗里加了水,说:“这个是灶口的积灰,医书说叫‘百草霜’,昏迷的人和水服用会好的。”

    ……能行么?试试吧。

    南烛想要掰开欧阳晋的嘴,发现他紧咬牙关,根本不张嘴。既然不配合,那就不要怪我了。

    南烛刚想动手,发现卓慕雪已经捏住了欧阳晋的鼻子,在他张嘴之际,迅速往他嘴了塞了一样东西。

    是一个大萝卜头,萝卜做成了一个小漏斗,底部肉厚,一下子咬不动,就整个卡在了嘴里。

    卓慕雪满意得点点头,缓缓将两碗药灌下去。

    南烛诧异地偷看一眼慕雪,心想:以后受伤千万不能找这丫头治!没半点女子的温柔。

    “卓三小姐,你想不想知道他是谁?”南烛想知道她得知他身份后的反应。

    卓慕雪仔细看了看那张脸,奇怪地问:“难道我认识?”细想了一下,她认识的的阜羿人实在有限,难道……

    “啊?晋公子?!不能吧!”卓慕雪神情复杂地看着地上的人,上前踢了他两脚,发现他还昏迷不行,转身出去了。

    嗯?不管了?

    当然不是,卓慕雪马上就回来了,手里多了几根树根。她将树根捣碎,冲了些温水,用刚才的方法将树根水给他灌下去!

    “他中了迷雾森林的瘴毒?”南烛那树根可以解瘴毒。

    “是啊。”卓慕雪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他身上的红肿就是中毒的症状,可我一时没想起来,想到晋公子去过迷雾森林才想到。”

    虽然欧阳晋刺伤了她,可她也出过气了,那就不能见死不救。

    此时,晟王派了人来带人犯,没想到此人是大名鼎鼎的“晋公子”,虽然人在昏迷中,可还是没有信心顺利押解并看守住他。

    南烛自然愿意帮个小忙。

    没想到,卓慕雪拦住了他们:“你们带他去哪?他还没醒呢。”

    “晟王殿下吩咐,要将人犯关押大牢,请卓三小姐通融。”

    南烛更不明白卓慕雪的举动,指着地上的欧阳晋说:“这个人很危险,你身上的伤到现在都没完全好,你不会同情他吧?”

    呃……他真的挺可怜的,可这话,她堵在嘴里说不出来。

    “我想知道药能不能起效。”卓慕雪急急忙忙找了这么个借口。

    南烛笑了一下,安慰道:“放心,回头我告诉你!”

    哦,卓慕雪只好乖乖让开。

    晟王得知人犯身份,很是惊喜,顾不得琐事,直奔牢房。

    阜羿国使臣那边,不管人抓没抓到,至少他们离开之前不会抓到!怎么可能给他们送信息,要送也是送假情报。

    为了不让人知道欧阳晋的下落,也因为他是敌人的敌人,晟王把他单独关在加固的单人牢房之中。

    这里除了灰尘厚些,倒也没有老鼠、蟑螂,对囚犯来说待遇还不错。

    晟王过来时,欧阳晋还躺着,一动不动。

    走进一看,晟王冷声道:“晋公子好胆量,这般伤势还敢闯城主府,不过一会儿功夫,就成缩头乌龟了?”

    欧阳晋缓缓睁开眼睛,挣扎着坐起来,一双毫无生气的眼看着晟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