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观感如何
    ,!

    葛清平一到,就被人请了进去,宗亲王依旧只能在客厅等候。

    回到城主府,宗亲王表面看着没太大变化,实际上心境已有些不同。他依旧在客厅自顾自地坐下,这次,坐的是下首的位置。

    城主府内,已有人将宗亲王一路上发生的事一一禀报晟王,晟王听完,连眉毛都没抬一下。

    葛清平禀报了几件要事,需要仔细斟酌一下。

    另一方面,客栈那边禀报说,宗亲王带来的人有一阵骚乱,好像是有人混入使臣队伍逃跑了!

    “跑了几人?抓到没?”不管是什么人出于什么原因,既然入了这青同城,就得服从晟王殿下的管制!

    “只有一人,武功高强,属下防范不够,被逃了。”士兵涨红了脸,“不过那人受伤了,下次让我遇上,定能将他捉来!”

    晟王了解他想补救的心情,却不能凭情绪办事,慎重起见,将抓人的事交给了擅长追踪的南烛。

    不过,既然这群人中出了问题,他到可以大大方方仔细盘查一番,也不是全无好处。晟王轻声交代了葛清平几句,整了整衣衫,起身往外走去。

    是时候去会会宗亲王了。

    当晟王踏入客厅时,宗亲王虽不行礼,倒也站了起来。

    晟王在主位上坐定,看着宗亲王说:“贵使见过你阜羿国的子民,观感如何?”

    “不知晟王此举是何意?”宗亲王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有些恼火地反问。他不在意那些人的生死,在意皇郁国对待和谈一事的态度,难道,他们是在试探他的态度?

    “何意?”晟王笑了几声,“没什么意思,就是怕你等着急了,无聊而已。”

    这怎么可能!宗亲王生生忍下怒气,质问:“那位葛大人当街鞭打本王护卫一事,晟王如何解释?本来前来和谈,难道连一个不知名的小官都可以欺到本王头上?贵国这样的态度,让本王怀疑贵国和谈的诚意!”

    “本王可是好心好意为你寻了一位向导,难道他没告诉你规矩么?”晟王沉下脸来,冰冷地说,“在这,任何人都要守规矩,既然贵使破坏了规矩,就应当受罚,本王的手下没做错任何事。”

    宗亲王下意识地去找那奴隶,发现他已不知去向。抬头对上晟王冷冽地目光,冷汗一下子冒了出来。

    晟王不顾宗亲王发白的脸色,继续说:“倒是贵使,带来和谈的使者当中有人无故失踪,贵使若是无法告知他的去向,本王不得不怀疑贵使的用心。”

    客栈的事刚刚才发生,宗亲王还未得到消息,这一问,是想看看他事先是否知情。

    宗亲王一听,一脸错愕、茫然,反应过来又大嚷晟王污蔑,要让人出示证据,看来是个不知情的。

    这时,门卫来报:阜羿国使臣杨亮求见宗亲王。

    这个时候找来,应该与刚才发生的事有关,晟王大方地让人将杨使臣请进来。

    使臣杨亮进入客厅,先给晟王行了一个大礼,再给宗亲王见礼,然后对着晟王说:“晟王殿下,因使团出了些内务问题,需请宗亲王回去主持大局,事出突然,还请晟王殿下见谅。”

    “一点点内务问题需劳烦一位亲王?”晟王将杨亮上下打量了一番,说,“这位使臣似乎不是那般无能,有什么事不妨说出来,让本王也参谋一下?”

    “些许内务,不敢劳烦晟王殿下,我们自己能够处理。”杨使臣镇定地回答。

    这样的情况下还能如此淡定从容,这人至少比什么宗亲王强多了,不过,在晟王面前还有些不够。

    晟王不想啰嗦,当下揭穿:“人都不见了,你们如何处理?这青同城是我的地盘,难不成你们还想在此搜人?!”

    杨亮一愣。没想到晟王这么快就得到了消息,果然不可小觑!

    “什么?!真的有人不见了?”宗亲王十分惊讶,“这不可能,本王带来的人,绝对忠诚!”

    这还真不一定,杨亮暗想。明面上,他恭敬地回答宗亲王:“殿下,是何人何事还有待调查,请殿下稍安勿躁。”

    杨亮对着晟王再次行大礼:“约莫一个时辰之前,一名随从行为可疑,正要查问之时逃出了客栈。既然晟王殿下已知晓此事,下官便厚颜求殿下帮忙追捕此人。”

    “本王可没兴趣帮你们抓人。”抓到了人,自然归他,岂有送还的道理。

    杨亮脸一黑,立马又恢复过来,笑着说:“到时,自然由晟王殿下您做主,只求能告知我们一声。”

    宗亲王想插话,却被杨亮一个眼神阻止。

    “有何好处?”晟王看着两个人有点意思,看来,这趟出使的差事,杨亮才是主角。

    和谈之事一直由瑜王主理,未谈妥部分的内容并未流出,晟王看着宗亲王猜想,莫不是……依瑜王的手段,当是如此。

    罢了,看在宗亲王将为两国和平出力的份上,他的无理之处,就大方地不计较了!

    “这……自然有薄礼一份。”杨亮思虑片刻,再次退让。

    “穷得连饭都快吃不起的国家,难不成还有本王看得上的东西?”

    杨亮撇了一眼宗亲王,猜到他未按自己的要求给晟王送礼,不由得叹了口气。整理了一下情绪,恭敬地说:“这礼虽不贵重,至少拿得出手。请晟王殿下务必帮这个小忙。”

    晟王眯起眼,他们一再要求告知逃犯信息,难道他们真的不知道逃走的是谁?

    见门口还没有动静,晟王再问:“本王都不知道逃犯是方的还是圆的,你们既然求上门来,不妨多告知些信息,否则,本王如何在你们离开之前抓到人呢。”

    是啊,他们是使臣,只是路过青同城而已,明日一早启程,耽搁不得。

    杨亮犹豫再三,最终开口:“二十上下的年轻男子,身高约八尺,身形偏瘦,会些武功,身上带伤。下官只知这些,希望能帮助晟王殿下。”

    杨使臣原本还有些事情要调查,被这一出闹得乱了计划,还处处受限,此时已对那人恨得牙痒痒。

    交代得如此清楚,他们是真不知道逃犯是谁了。晟王忽然对这人有了些兴趣,但愿南烛没下重手。

    闲谈几句,门口就有了动静,一个卫兵进门,对晟王打了一个手势。

    事已办完,他立即起身送客,哦,称不上是客,他连杯茶都没让人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