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立威
    ,!

    还有一人跪行上前,解释道:“我们也不想做苦役,他们皇郁国没有义务养着我们,干活才有饭吃,不干活,就是饿死也没人管,求殿下赎我们过去吧!”

    宗亲王冷哼一声:“你们一个个好手好脚,不动动脑子逃出去,在这里干的很认真啊9等着我赎?!你们一群没用的东西也值得让人赎?!”

    听到宗亲王说“逃”,奴隶中有好几个都忍不住颤抖。

    “他们的守卫看似松懈,实则严密,我等确实没用,我们逃不出去。”年轻的奴隶承认得很爽快。

    再一行礼,却不看宗亲王,低头继续说:“我等是阜弈国的子民,是血战沙场的战士,沦落至此未改一颗赤胆忠心,恳请殿下救我等回国,日后若殿下有用得着的地方,我等万死不辞!”

    “殿下相救之恩犹如再生父母,我等定当想报!”众人哀求。

    众人对宗亲王毫无根据的污蔑他们背叛感到心寒,却不得不求他,他们的家中还有老人,有老婆孩子,他们是家里的男人,家里的顶梁柱,他们要回家!

    啪!一位巡逻的将士对着空地打了响亮的一鞭,吼道:“抓紧时间干活,要是赶不上进度,后果你们是知道的!”

    随即,有几名奴隶不安地返回工地,甚至有几个拉人往回走。

    剩余几人一再向宗亲王磕头,不断恳求,却迟迟未得到应允,在巡逻将士第三鞭响起后也一步三回头地返回工地。

    “他,他们……”

    年轻的奴隶解释道:“殿下,皇郁国赏罚分明,我们干得好有奖,干的不好有罚,他们也是怕被罚,请殿下见谅。”

    随后引着宗亲王去另一个地方:磨坊。这磨坊原本是驴拉磨,现在是奴隶拉磨!

    在这里干活的,是曾经逃跑或者犯过错的奴隶。看上去,这里的守卫甚至比刚才工地上的守卫更松,里面的奴隶无一不是铁链锁骨。

    “晟王殿下说,他敬我等是将士,无意苛待,但身为战俘还不知好歹的,就是畜生。”奴隶看着里面的人一眼,含着泪说,“我军进城时将城中的牲畜杀了个干净,如今……”

    留意到宗亲王眼中微微的惊讶,并未说些伤人的话,奴隶赶紧趁机建言:“殿下,并未我等贪生怕死,而是敌强我弱,局势明显,我等不愿白送性命。求殿下可怜,赎我等回国。”

    里面的人听到动静很是激动,碍于锁链限制,并不能走到宗亲王跟前,可哭喊、哀求之声不绝于耳。

    宗亲王几次欲言又止,最终甩了甩衣袖,退了出去。

    “殿下,还有的人在田间务农,距离有些远,请殿下移步。”年轻的奴隶继续引路。

    “不去了,我要见晟王!”宗亲王语气不善。

    “是。”该看得也都看了,也不知宗亲王到底是何意?奴隶虽安静地带路,可一路上都在想着如何探问宗亲王的意思。

    正在这时,三两个孩童跑到他们身边冲他们丢小石子。

    宗亲王十分恼火,下令捉住那几个孩童。青同城的卫兵见状,上前阻止并保护那几个孩子离开。

    奴隶见状,忙下跪说:“殿下请息怒,城中有高手护卫,万万不可伤人。”

    宗亲王哪里听得进他的话,命令护卫追赶孩童。

    其中一个孩子还不甘心,又跑过去丢石子,被宗亲王的护卫抓个正着。那孩子也不怕,对着那护卫张牙舞爪。

    那人一把抓起孩童正想往外扔,一颗石子飞来,射穿了那护卫的手臂。

    孩童直径落下,摔倒立即爬起来,对宗亲王吐了口口水,飞快地跑了。

    “岂有此理!”宗亲王不管那护卫,骂骂咧咧要晟王给他一个交代。

    “确实该有一个交代。”这时,一个平稳而低沉的声音响起,听不出喜怒。

    青同城的卫兵见到来人,一个个立正抱拳:“葛大人。”

    葛清平颔首回礼。

    “你就是阜羿国的宗亲王?”最近,他都在焦桐堡帮清石大哥处理政务,此时来青同城,其中一桩事便是带宗亲王过焦桐堡。

    宗亲王不认识来人,却知道皇郁**原先的主帅姓葛,看卫兵的态度,也知他是个能做主的。

    宗亲王傲慢地说:“你们的贱民太不懂尊卑,竟对本王无礼,还被你们的士兵放走了!你们必须把那小杂种抓来乱棍打死,方消我心中之怒!”

    战败之国,居然还派这种货色来谈判?!阜羿国中无人了?!

    葛清平冷笑一声,缓缓开口:“若不是有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国来犯,哪里来这些孤苦无依的孩童。”

    宗亲王气的脸色发白,正要发作:“你们……”

    “城中伤人,按规矩重打二十鞭,宗亲王可有异议?”

    一个孩童受二十鞭,不死也只剩半条命,听到这话,宗亲王就不多计较,大方地说好。

    呵,葛清平失笑,打了一个手势,便有人上前将方才出手的护卫拿下,跪在一旁,随即有人上前行刑。

    宗亲王这才明白过来,要受刑的是自己的护卫!

    “大胆!你们到底要干什么!?住手!”宗亲王大喊,“你凭什么打我的人?!”还当着他的面,实在太目中无人了!

    “凭他差点出手伤人!”葛清平平静地说。

    “本王堂堂一国亲王,连个贱民都处置不得了?!你们给我住手!”

    “你若不是一国亲王,这二十鞭定落在你身上。”他方才看得清清楚楚,是宗亲王下的令。

    宗亲王不甘,继续喊闹。在阜羿国,谁不让他三分,何时受到过这等待遇!

    吵闹中伴随着惨叫,青同城的卫兵无一不在看热闹。

    连个搭理他的人都没有,他的护卫又明显不敌,宗亲王只得换了词:“我要见晟王!”

    没一会儿,已行刑完毕,卫兵一松手,那人就直直往地上倒去。

    葛清平看向一旁的卫兵,后者会意,禀报了宗亲王一上午的行程,告知晟王殿下的安排。

    “既然顺路,跟着吧。”说完,葛清平不再理会宗亲王,自顾自往前走。

    “你!”宗亲王看了眼半死不活的护卫,有气没处发,只得跟随其后。他意识到,在这个地盘上,他什么都不是,没有人会因为他的身份而退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