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接待使臣
    ,!

    这一个下午,对卓幕雪来说是日常生活,对晟王来说,是忙里偷闲了!

    或许是老天看不得晟王偷懒,晚上便给他送了些麻烦过来。

    原本跟着瑜王离开的九皇子,因身体不适,半路被留在西冉山下的启明乡,养好身体再回京。一个多月过去了,九皇子的身体并没有好转。现在写了信来求医,本人却坚决不肯来这青同城。

    九皇子回来时可以算得上遍体鳞伤,但都是皮外伤,略伤了点胫骨,一个多月的时间就算不痊愈也差不到哪里去。

    回想起在焦桐堡见九皇子时的情形,晟王头疼了!若他没料错,九皇子段辰霖是受了惊吓,患了心病。

    心病难医!早些日子来,还可以把九皇子丢给白贤逸,偏偏现在,白贤逸后日暂回逸谷,阜羿国的使者这两日便要入境。

    晟王不希望因为九皇子的小病影响了自己的计划,想了想,吩咐下去:让九皇子跟着士兵训练,不得有任何特殊待遇!九皇子若不遵从,请他自便。

    战事虽停,士兵们的训练不会停,而且,葛将军练兵的训练强度大,要求严。平时多流汗,战时才能少流血!

    九皇子一天训练下来只怕没空想别的事情了。

    当然,九皇子的侍从江吉与九皇子一同训练,并得了晟王的吩咐,观察九皇子的情况,定时报告。

    那一边,九皇子收到晟王的回复十分不解,觉得是晟王不想帮忙,随手将他推给葛将军。

    瑜王的人已回,晟王不肯帮忙,他不敢独自回京,只得硬着头皮留下。

    九皇子的事情,卓幕雪并不知道,还以为他早就到了京城。

    根据阜羿国呈递的文书,这次和谈的大使是一位亲王,晟王既然在边关,依礼节应当去迎接。当然,晟王不会去,只不过在使臣路过青同城时,接见了一下。

    青同城城主府内,阜羿国宗亲王在严格的检查之后才被允许进入客厅。

    “晟王殿下,贵国如此防范与我,莫不是怀疑两国和谈的诚意?”宗亲王大步迈入大厅,十分不满地质问晟王。

    不去边关迎他也就罢了,他都到了城主府,晟王居然连客厅门都没迈出,越想越生气,不由得冷哼了一声。

    站在大厅中的人好脾气地笑了笑,规规矩矩行了礼方才开口:“见过宗亲王殿下,晟王殿下还有些事务未处理完,请您在客厅等候,晟王殿下得空便来。”说完,再一行礼,直接告退。

    把他一个人丢在大厅!宗亲王不由得愣了。待反应过来,又发了一顿火。

    一个时辰后,小兵前来向晟王禀告:“殿下,那人还做在主位上。”

    看来,他还看不清自己的位置,那得帮他一把才行。抬头问小兵:“人找好了么?”

    “回殿下,早好了,讲明了是我们嫌俘虏太多,有心让阜羿国出钱赎人,好几个人抢着干呢,挑了个说话伶俐的。”小兵得意地回禀。

    “那就去吧。”

    很快,城主府的大厅来了一位高大的年轻人,一进门便以阜羿国最高的礼仪跪拜宗亲王。

    这,这是……被俘虏的士兵!没有被关押,没有被捆绑,甚至没有受伤的样子,人有些瘦弱却不虚弱,安然出现在这里,晟王这是何意?

    宗亲王的疑惑很快有了解答:“宗亲王殿下,小人原是前锋部队的一名百夫长,被俘之后一直在青同城做苦役,今日奉晟王殿下的命令,为宗亲王殿下引路。”

    “那晟王不是说来见我么,怎么要你来引路?你这个叛徒!”宗亲王一见此人就想到战败,十分恼火。

    奴隶跪在地上,头几乎贴着地面,恭敬地解释:“宗亲王殿下,小人并未背叛,只是奉命前来为殿下引路。”

    “呵,未背叛?!没人背叛我军会大败?你没背叛在这里能有这般待遇?”一般说着,一边还猛踢着俘虏。

    为何会败?他们都快饿着肚子打仗了,迟早是要败的。再说,战场上本就有胜败,败了就一定有人背叛?!

    他们被俘之后,战争就结束了,皇郁国连审都没审他们,再说,他一个小兵,背叛又能叛出什么消息来?!

    没想到这趟差事并不轻松,也不知能否说动宗亲王,他心里十分担心。奴隶知道在是否背叛这个问题上辨不出结果,只得跳过,再次跪拜:“请宗亲王殿下移步!”

    宗亲王猛踹一脚将人踢翻在地,吵嚷着要见晟王。

    刚才的小兵缓步入内,略一施礼,道:“请宗亲王殿下稍安勿躁,晟王殿下公务繁忙,不得空,让您久等着实有些歉意。

    听闻宗亲王殿下在阜羿国是有名的贤王,想必关心那些被俘的将士,特安排人带您前去见一见。”

    ……

    小兵见宗亲王没有要去的意思,接着说:“如何处置战俘也是和谈的事项之一,您可以慢慢考虑,是否不借此机会了解一番。”

    小兵说完,见宗亲王已有这松动的迹象,微微一笑,行礼告退。

    客厅中,一人坐着,一人跪着,安静得连呼吸声都能听得很清楚。

    又过了小半个时辰,宗亲王黑着脸说:“带路!”

    这场战时虽在早春结束,可出城中百姓或出城逃难,或从军抗敌,或死于战争,一时间无人务农,等安定下来,只怕荒废了这一年的春耕。

    于是,晟王做主留下了三百战俘,在这青同城耕地播种、修建房屋。

    年轻的奴隶先引宗亲王去了城中,那里有一队奴隶正在修建房屋。

    宗亲王不懂修建房屋之事,只看到自己国家的士兵们在没有被束缚且对方监管薄弱的情况下,没有乘机逃跑,反而卖力干活!连偷懒都没有!

    看着他们一个个身强力壮,而那些被送回的人不是体弱就是已伤残,心中更加愤怒!

    “一群卖国求荣的狗东西,上赶着投敌,怎么不去死!”宗亲王怒喊。

    年轻的奴隶在一旁弯腰行礼:“殿下,这里没有人背叛,正因为我们是阜弈国人,才只能干活换口饭吃,我们不过是不想活活死罢了。”

    在干活的人也注意到了宗亲王的到来。一个个跪倒在他面前发誓:“我等绝不叛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