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二哥说
    ,!

    不知不觉已经在青同城住了一个多月,卓慕雪已经适应了这个新的身份,在卓云和九皇子之间二选一,她选择卓云。

    虽然一开始是晟王和卓枫皓安排好的,但这是卓云对她的答复,那天,她在军帐内问过:卓叔,我以后能一直跟在你身边么?

    虽然觉得对不起九殿下,可是,跟在卓云身边的那份安心和轻松,是九殿下给不了的。

    不过,眼前有些麻烦!晟王殿下太坏了!嫌她的字太小家子气,嫌她的画还不如七岁幼童,嫌她曲不成调,嫌她,嫌她……

    总之一句话,做卓枫皓的妹子,她还远远不够!为此,晟王殿下给卓慕雪制定了一份满满当当的学习计划书,亲自监督执行。

    卓慕雪每日晨起习武,然后读书、练字,午饭后休息一个时辰,接着学画、学医,这里条件有限,暂且这样!晟王殿下说,等回了京城,琴、棋、女红也都要学起来。

    为了不给卓枫皓这位新哥哥丢脸,卓慕雪十分努力。一个月下来,她居然背下了《内训》,还新学了一百多首诗词。只是这画工还是差得厉害。

    “雪丫头,你画的这是什么?”晟王殿下用手指将画纸扯起来,说,“拿去问问外面的人,能看出什么来。”

    卓慕雪可不敢将画拿出去,上一次老实地拿了出去,到现在还被人笑话呢!她低头,弱弱地说:“我画得是兔子。”

    很看竖看,只有那对长耳朵符合兔子的特征,问:“你见过兔子么?”

    “当然见过,我还吃过呢!”

    晟王挥了挥手中的画纸,问:“你见过的兔子长这样的?”

    刚扬起来的小脸一下子又垮了下去,乖乖站在那里听训。

    看小丫头这幅样子,怕是训多了皮厚!晟王在外处理各种事物顺心顺手,偏偏对教女孩子画画这个事情很头大。

    他拿起笔,随手画了一站一卧只小兔子,问:“你想先学哪只?”

    卓慕雪看着活灵活现的两只兔子,立即露出了崇拜的眼神,指着那只站立的兔子说:“这只有趣,我先学这只。”

    可是,卓慕雪在绘画方面确实没有什么天赋,即使是仿,也仿不出个样子来,对比了一下差距,委屈得看向晟王。

    晟王很不客气地笑了出来:“真是够笨的!怎么枫皓没教过你?”

    呃,小丫头更委屈了,低声说:“教是教过,只是……是我学不好,不过,卓叔——”

    嗯?晟王抬眼看她。

    “二哥,二哥说,多识些字,懂些道理,会做针线,再学做一手好菜,定能嫁个好人家。”

    卓枫皓说这话的时候,是在镇上,一个小镖师家的养女嫁不了什么大户人家,挑个正经的好人家,好好过日子才是最好。

    可是现在,她成了卓枫皓的妹妹,就算养不成大家闺秀,至少不能差太远!不然进不了京城小姐们的圈子,反而尴尬。

    晟王扶额,眼前这个小丫头哪懂这些!心里又骂了卓枫皓一句:甩手甩得真干脆,回头好好算账!

    深吸一口气,晟王握起卓慕雪的手,一边画,一边讲解,这先生当得不够专业,但绝对够用心。

    一个时辰之后,卓慕雪按原来的安排需要去跟白贤逸学点医学常识,不过,晟王想着今天刚翻出来一个棋盘和两盒棋子,便命人取了来。

    画技如此拙劣,只怕都没碰过棋子。

    “这黑色的棋子好像少了些,这两盒棋子还不是一套的。”卓慕雪看了看棋子说。

    “能找出这些就不错了。”晟王倒是挺容易满足,问,“会么?”

    小丫头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说:“学是学过,不能算会。”

    猜的也是这样,晟王点了点头,让她坐在对面,说:“你执黑,我让你九个子,先下一盘试试。”好让自己知道她到底差到什么水平。

    “殿下,二哥说过,不能随便和别人下棋。”卓慕雪弱弱的说。

    哈?!晟王不乐意了,挑眉:“我是别人么?是随便和你下棋么?”

    卓慕雪刚想点头,忽然又猛得摇头,她感觉到晟王好像有点生气。

    看小丫头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在棋盘上放下九个子,并下了第一手后,示意慕雪落子。

    卓慕雪没有去抓棋子,一副为难的样子看着晟王。

    “有话就说。”晟王可没那个耐心墨迹。

    “二哥说,下棋让三个子足矣,再多不合适,还不如不下。”

    “难不成枫皓与你下棋,只让你三个子?”这不可能!

    见卓慕雪点头,晟王有些诧异,转念一想,定是那小子放水了!想到这小丫头听话的程度,只得收回六颗黑子。

    收回白子,重新下第一手。

    卓慕雪不再犹豫,紧接着落子。

    晟王下得快,卓慕雪落子也不慢,没一会儿已经交锋几十手。晟王这才惊觉,小丫头是个会下棋的!

    可现在的局势……

    晟王略有些头疼,现在认真起来似乎有点晚!

    小半个时辰之后,棋局结束,在晟王的猛攻之下,卓慕雪输掉了半个子。

    “小丫头,这叫不会下棋?!你居然坑我!”险胜的晟王还有些心惊,要不是这丫头太嫩,今天绝对会输,输给她也太丢面子了!

    卓慕雪一脸疑惑:“我从来都没有赢过棋,自然是不会下的,刚刚不还是输掉了么。”

    “你都跟谁过棋?”卓枫皓的棋艺不在他之下,固然是能赢这丫头,难不成学了棋到现在只跟枫皓下过?

    “二哥,二嫂,傲天哥哥。”卓慕雪如实说。

    傲天?这人不认识。嘉燕,棋艺一般,小丫头的不会赢不了,便问:“你和嘉燕下棋是分先?”

    卓慕雪摇头:“二哥让我三个子,我让二嫂三个子,二哥说,这样才公平。”

    难怪都没赢过棋!打发了她去学医后,晟王就笑个不停,这丫头,太逗了!

    都说“善奕者善谋”,可眼前这个善奕又缺心眼儿的丫头是怎么回事?开始明白卓枫皓为什么不让她随便跟别人下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