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奉旨守城门
    ,!

    卓枫皓迷迷糊糊地坐起来,他知道,只要他不吃,大哥就一定不会走,况且,他想知道燕儿和孩子怎么样了。接过卓千峻递过来的碗,半睁着眼睛吃着。

    看着卓枫皓喝粥,他才慢慢讲道:“嘉燕公主和孩子是三个多月前到的,怕你担心就没告诉你,她们一直住在静昭容的清影苑,宫中一应供给和嘉燕公主未出阁前一样。嘉琪公主也没去找过嘉燕公主的麻烦。”

    “那就好,让大哥费心了。”

    “跟我客气什么。”待卓枫皓吃完,卓千峻笑着收回碗,视线在扫过卓枫皓肩膀时,笑容僵在了脸上。

    肩膀处的白衣里有些黄色的东西渗出来。卓千峻是武将,以往练功是受伤也是家常便饭,一看便知是伤口化脓后的脓液。这小子,竟然这般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卓枫皓注意到了卓千峻的变化,淡淡地说:“小伤,一直赶路没有好好处理而已,过阵子就好了。”

    “身上还有多少伤?”

    “就这一处。”

    卓千峻眯着眼,看着卓枫皓不说话。就一处?!他不信!

    “背上和腿上各一处,没了,真没了!”卓枫皓老实交代。他这大哥,以往扒了他衣服亲自检查的次数也不少,实在不敢撒谎。

    这种伤,被治得多了,自己也能料理,卓千峻给卓枫皓清理了伤口,重新上了药才离开。只是离开时,他是生气地,只是不知道是气卓枫皓,还是气自己没能保护好他。

    次日一早,一家人一起用早餐,秦氏此时才看清楚了卓枫皓的长相,这两兄弟都是好大挺拔的身姿,面容也都俊俏,可是,五官没有多少相似之处,按理说,两个亲兄弟……

    看秦氏一脸疑惑地样子,卓千峻忍不住笑了,说:“如你所想,我们不是亲兄弟。”

    看两人坦然的样子,倒是自己想歪了,秦氏一阵脸红。

    吃过早饭,卓千峻坚持要送卓枫皓去守卫营报到,就怕那个不长眼的为难卓枫皓。

    卓枫皓推脱不掉,只好由着他。

    走到一半,卓枫皓想起来有件事情没跟大哥说:“大哥,我给我们家添了个妹妹,一个天真可爱的小丫头,叫卓慕雪,现在在西冉山跟着渊怀。”

    卓千峻想了想,大致猜到了他的用意,说:“也好,你看着安排就行,我这边,你只管放心。”

    卓大统领大驾光临,惊动了守卫营大大小小的官兵,李营长亲自出来恭候。

    “不知卓大统领亲临守卫营有何要事?”李营长小心翼翼地问。

    这李营长似乎只看到了他一人?!卓千峻略有些不满。眯着眼说:“我的要事,就是专程陪二弟过来见见李营长。”

    卓枫皓倒是不在意,他在京城时交往的人就不多,认识他的人更少,更别说是离开这八年之后。

    “在下卓枫皓,奉皇上旨意来守城门。”卓枫皓不自称属下,也不自称下官,不论是从事的三品侍卫长还是卓云的宣威将军品级都在他李营长之上,而皇上从未说过要废他的官职。

    卓千峻是皇上身边的大红人,这京城大大小小的官都知道,可没听说过他还有个弟弟啊?卓枫皓,名字听着耳熟,就想不起来在哪儿听说过。

    李营长陪着笑脸,说:“卓大统领放心,下官知道该怎么做。”昨天傍晚已有内侍前来告诉他这事,只没想到被罚的是卓大统领的弟弟。

    卓千峻“嗯”了一声,对卓枫皓说:“虽说在这儿待不了几天,也别委屈自己,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

    “大哥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卓枫皓对大哥的过度保护有些无语,更多的是温暖。

    李营长觉得卓枫皓的态度傲慢了些,又不敢明着得罪卓大统领,想着过几天找机会教训教训他!

    这边,李营长刚打定主意,就有小兵前来报告:“爷,那新来的胆子够大啊,刚刚一个穿着体面的小厮来找了他一趟,他就告了假,跑旁边酒楼去了。”

    小兵搓搓手,笑着问:“爷,您看,该怎么教训?!”

    到底是卓大统领带过来的人,李营长不敢大意,先打发小兵去探探情况。

    酒楼上,卓枫皓刚刚坐下,就有亲卫向轩王禀报说,楼下有守卫营的小兵探听情况。

    轩王笑问:“帮你料理了?”

    “不必。”卓枫皓一口拒绝,“这种小事,请让我自己处理,还请王爷说说正事吧。”只要轩王不愿,小兵不可能探听到任何有用的信息,轩王说的料理,是指断绝类似的事情。

    “也是,他们哪里是你的对手。”轩王拿出那份拼接的文书,递给卓枫皓,问,“这事,你想怎么办?”

    卓枫皓接过一看,可不就是他和段渊怀联名的那封,没想到到了轩王手里,看来,皇上将此事交于轩王处置了。当初只想保了项如意,项家会如何,他还真没想过。

    将文书还给轩王,卓枫皓平静地说:“冒名顶替宫女之事,每次选宫女入宫都会发生那么几庄,如何处置早有惯例,枫皓不敢有他想。”

    “以往,不是满门抄斩就是流放。”轩王顿了顿,见卓枫皓的神情没有丝毫变化,接着说,“这宫女立了功,自然可以幸免,不过这项家恐怕难逃罪责。”

    “此事全凭殿下做主,枫皓相信,殿下会赏罚分明。”此时他若开口求情,轩王必定应允,只是这人情难还。

    “呵,倒是我白跑一趟了。项家,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轩王喝了口茶,起身,整了整衣服,看似不经意地说,“宫里你放心,嘉燕和孩子一切安好,你儿子可不像你,比你活泼多了。”

    卓枫皓抱拳:“多谢殿下照应。”

    “以后有事,大可来找我商量,别一个人扛着,当初要是……”轩王叹了口气,“以前的事就不提了。”

    看着轩王殿下离开,卓枫皓松了一口气,随即起身离开。

    回到城门口,李营长正等着他,一见卓枫皓过去,先给了个笑脸,又当着众人的面说了几句“不能擅离职守”之类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