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卓枫皓被罚
    ,!

    京城

    自从开战之后,军情、战况,一直是皇上最最关心的事,宏王遇刺,军粮被烧,九皇子被擒,葛老将军牺牲,件件都是揪心的事,皇上一脸数月都阴沉着脸。

    在危急时刻制敌取胜,围攻青同城时,皇上的脸色也不过稍微好看一点点。直到打败敌军,攻下青同城,皇上才面露喜色。

    接到降书,得知九皇子平安救回,皇上很是高兴!

    就在这最高兴的时候接到晟王与卓枫皓联名的那份文书,立即沉了脸,看都没细看,直接撕了!只因看到卓枫皓提及一些“无关的私事”。

    隔天,皇上又想起来这么一桩事,犹豫半天,别扭地让人把文书拼好,瞄了几眼之后,直接扔给轩王处置。

    轩王拿到这份拼接的文书,在看上面的字迹,摇摇头笑了,回忆了好些陈年旧事之后,才仔细看了文书内容。

    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c在不急,无论如何,先派了人出去调查再说。

    轩王派出去的人还没回来,便听说卓枫皓回了京城,正好,问问他这个“保人”的意见去。稍一打听,便知一时半会儿见不到没法跟他说上话了。

    卓枫皓一人一马进京,一路不停歇地进了宫,好在,守宫门的还有几个老人认得他,好在,皇上恩准他自由出入宫的恩典并未撤销,他一路畅行,就直接去了御书房,直直跪在御书房门口。

    此时,御书房中还有几位大臣在议事,福公公禀报说,卓公子回来了,包袱都没卸下直接进的宫,如今正跪在门外。

    皇上冷哼一声:让他好好跪着!

    卓枫皓一路快马加鞭,又有伤在身一直没能好好医治,一路上瘦了一圈不说还十分憔悴,他直接进宫,又未修饰形容,一脸胡茬,一身泥浆,好不狼狈!

    傍晚,皇上离开御书房时见卓枫皓还直挺挺地跪在地上,又生气又心疼,用手指着他,一时间又不知道说他什么好,对着福公公说:“你看看,你看看!”

    福公公笑着说:“是该罚!”

    皇上又冷哼了一声:“他既然喜欢当兵,自明儿起,让他到城门口当大头兵去!”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福公公愣了一下,笑着传旨去了。这些年,皇上对卓枫皓的“怒”早就烟消云散了,不过“气”还在,人一回来,“气”也跟着起来了,罚了,出了气,当年那庄大事,才是真正过去了!

    福公公亲自扶了卓枫皓起来,又命小丁子伺候了茶水、点心再送他出宫。

    卓枫皓出了宫,直径走去卓府,不过,这个卓府并不是他的府邸,是大哥卓千峻的家,他自己的府邸在他逃婚之后,被嘉琪公主一把火烧了。

    卓千峻现任禁军统领,府邸不大,府上人也不多,卓枫皓到的时候,卓千峻还没回来,他虽自报身份,可府上没人认识他,只得先请他在客厅喝茶。

    卓千峻的夫人秦氏长在深闺,对卓枫皓这个名字却是熟悉的,听闻他如何聪明伶俐,如何得皇上恩宠,又如何逃婚。

    可她万万没想到,这个“知名人物”是她夫君的弟弟?!从未听夫君提起过!况且,她没有办法将眼前这个风尘仆仆的男人和传闻中玉树临风的美男子联系在一起。

    卓枫皓这是第二次见嫂夫人秦珍珍,第一次是他们大婚的时候,他偷偷来送贺礼,好奇之下,远远看了一眼。她是礼部侍郎的嫡女,温婉贤淑,与大哥很是般配。

    秦氏略有些尴尬地陪着卓枫皓,等着遣出去的小厮回来报信。

    小厮过了半个时辰才匆匆赶回,在秦氏耳边悄悄说,爷交代了,请二爷去小院歇着就好。

    秦氏这才明白,夫君早两天就料到了,还让她将小院整理了出来,可是,既然是二爷,住小院似乎有些不妥当。卓府虽小,这大院中还有几间空房,小院位置偏,还只有两间平房,过于简陋了些。

    小厮的话,卓枫皓听得一清二楚,见秦氏还在犹豫,便说:“嫂夫人,想必大哥已经安排好了,说真的,我现在很累,只想好好休息一下,还劳烦小哥带路。”

    听卓枫皓这么说,秦氏实在没有理由拒绝,便让小厮带路,并吩咐嬷嬷送热水过去。

    卓千峻正好今天外面有应酬,回来比较晚,一进门便问秦氏:“枫皓吃过晚饭了么?”

    通常,卓千峻回来,不是问她吃没吃好,就是问女儿今天怎么样,从问听他提起过二弟,没想到一回来就问。秦氏找了嬷嬷过来问,嬷嬷想了一下才回话:“二爷收拾妥当就睡了,未用过晚饭。”

    卓千峻眉头微皱,吩咐嬷嬷去煮碗粥备些小菜后,对秦氏说:“枫皓从小不爱麻烦别人,夫人日后多上点心,好好照顾他。”

    “是,今儿是我疏忽了。”秦氏给卓千峻倒了茶,问,“夫君对二弟如此上心,为何让他住在小院之中?那里到底冷清。”还特地交代不用遣人过去伺候,那个像样的主子身边没个下人。

    “有些事你不必太清楚,照顾好他就是,不过,他不会在这里总久的。”卓千峻换了便衣就往小院走去。

    为何不会总久?秦氏想问,没能问出口,现下也无人可问了。

    卓千峻到小院门口时,正好遇到送粥的嬷嬷,拿了粥,亲自端进去。他推开房门,卓枫皓就醒了。

    卓千峻也知道他肯定会醒,很多话到了舌尖却说不出口,最终,只说:“起来吃点东西再睡。”

    看到时卓千峻,心中的警戒线塌落,困意占据了整个大脑,他翻过身,传出轻微含糊的声音:“不吃了,睡醒再吃。”

    “吃完再睡。”卓千峻坐在床边叫他。

    “起来,吃完了任由你睡。”看着他这么大个人还赖床,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云儿玩累了就睡,总要他叫半天,哄半天才肯起来吃饭。

    “快点,你就不想知道老婆孩子的近况了?不吃饭我可不告诉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