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立了功
    ,!

    项瑞雪的二哥,项瑞阳消失了一段时间,终于得空来看妹子,一起来的还有在牢中见过的严禾木。好几日没见,两人的气色都好了一大截,面色如常,估计伤已好差不多了。

    严禾木一见项瑞雪便行了一个大礼。

    项瑞雪吓了一跳,手足无措起来,直嚷嚷:“别,别,使不得的,千万别。”

    “禾木,快别了,你把我妹子吓到了。”项瑞阳笑着劝住严禾木。

    看到严禾木直挺挺站在那儿,项瑞雪才松了一口气:“严将军,二哥,随便坐吧。”说完,起身沏茶去。

    项瑞阳接过瑞雪手中的活,让她歇着,说:“小妹,你有所不知,你那天说的话、留下的东西救了我们这批人,若不是有了准备,我们哪能顺利逃出来,里应外合接应大军,真没想到我家小妹能如此勇敢,二哥佩服!”

    项瑞雪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笑道:“那二哥当佩服卓叔,都是卓叔安排的,我只不过照卓叔的话做而已。”

    严禾木,项瑞阳相视而笑:“我们早就对卓将军佩服得五体投地了!你帮了兄弟们,我就是想好好谢谢你!以后有什么要帮忙的,我们一帮兄弟都无二话!”

    “听瑞阳说,你是已入宫的宫女,那你怎么到这来了?跟晟王殿下一起过来的?”军中极少有女子,很多人都想问这个问题,今日,严禾木终于有机会问了出来。

    “我是九殿下身边的宫女,九殿下被敌人抓了去,我们才跟着晟王殿下一同过来。”项瑞雪解释。

    “原来如此。”项瑞阳也是才知道,他心疼得看着瑞雪,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你这段日子得好好养着,听说九皇子要回京城了,你一路上了千万要当心,莫要扯裂了伤口。”

    “可惜我们都不去京城,不然一路上也好有个照应。”严禾木补充道。

    “啊?九殿下要回去了么?我还未听殿下提起过。”九皇子到了焦桐堡之后,项瑞雪还没好好跟他说过话,竟然不知道马上就要回去了,只记得晟王殿下让她安心养伤,过段时间再回去。若真要回去,就该收早早拾东西了。

    “哦?或许是我们的消息错了。”严禾木心中感觉奇怪,却没多说什么,“我还得去晟王殿下那一趟,方才有别人在才先过来,少了我这旁人,你们兄妹俩也好说些贴己的话。”

    项瑞阳笑着拱手,送了严禾木出去。转身看向瑞雪,眼中多了几分为难。

    “二哥?”项瑞雪疑惑地叫了一声。

    “如意,在你伤重的时候没能在你身边,二哥真的很抱歉。”项瑞阳心中始终有愧,但军令难为,他只得离开。

    这个项瑞雪不曾在意过:“正事要紧,我有白神医和婉儿姐姐照顾,一直都很好。”

    “你可知道,瑞雪也进宫了?临行前,爹娘交代了她去找你,你们两姐妹也好相互帮忙,你可见过她?”进了宫,两人都没有半点消息,有机会,项瑞阳自然要问一问,上次瑞雪伤重,他才没提这个不着急的事。

    项瑞雪摇头,怎么二哥总说些她不知道的呢?瑞雪想了想,说:“我在宫里没待多少日子,许是没遇上。”

    “怎么会?瑞雪进宫都快一年了,她没找你么?”按他们想的,两个人该早就见过了。

    “我进宫没多久就跟着九殿下去了皇陵,去年腊月十一才回宫,正赶上宫里头忙得时候,才过了年又过来这里,我不知道瑞雪也进了宫,自然不会去找她,她可能不知道我在哪里,没找到我,故而一直没能见面。”瑞雪想了想,应该是这样。瑞雪没有想到,她自己见过自己,只是自己没有留意到她。

    “这样……”项瑞阳有些失落,更有些担心。

    看着二哥挂念“瑞雪”的样子,瑞雪说:“二哥不要担心,之前是我不知道,现在知道了,回宫以后,我会去找她的,问了内务府的嬷嬷必然知道她的去处,二哥放心,以后我会好好照顾她的。”

    “好,好!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你是个女孩,不是男子,不可独自入险地,这次是受了伤,下次还不知道发生什么!那么危险的事情,以后可别做了!二哥也会担心你的!”如意经历了危险,也立了大功,日后必然与普通的宫女不同,以后也能多帮着些瑞雪,项瑞阳想着,安心不少。

    嗯,嗯!项瑞雪心里暖暖的,连声答应。

    项瑞阳接着讲了些家里的事情,不过他在项如意入宫后不久就参军了,战事紧张,连封家书都没空写,他也很想回家看看。

    项瑞雪讲了不少在皇陵时的趣事,丝毫不提当初的艰苦。

    明日一早,项瑞阳要南下驻守城池,这一别,不知何时才能相见,此时得空,多聊一些,多看一眼。

    再不舍,也有离别的时候,温婉儿回来时,项瑞阳便起身告辞了。

    项瑞雪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得罪她婉儿姐姐了,昨日在晟王门口遇到以后,温婉儿就没再跟她说过话。

    “婉儿姐姐,殿下是不是要回去了?什么时候?”温婉儿成天跟在九皇子身边,想来是知道的。

    “婉儿姐姐?”温婉儿依旧不搭理,项瑞雪试探着又叫了她一声。

    “好姐姐,怎么了?是我做错什么让姐姐生气了?”这两天她就帮忙看看煎药的火候,偶尔送个药,没做什么呀!

    温婉儿呶起嘴,说:“你立了大功,攀上高枝了,有了更好的去处,日后殿下都管不着你,你何必问殿下几时回去?!”

    “才没有,谁说的?”项瑞雪愣了,她是九皇子的宫女,自然是九皇子去哪儿她就去哪,何来攀高枝这一说?

    “是晟王殿下亲口对九殿下说的,岂会有假!”温婉儿笃定地说。

    “你胡说!”项瑞雪不信。

    温婉儿没再说话,呶着嘟出去了。

    温婉儿会同瑞雪开些小玩笑,这么大的事是不会胡乱说的,项瑞雪立即跑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