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卓枫皓离开
    ,!

    宴席之后,卓枫皓背着小包袱,独自上了赤丹峰,来到葛老将军的坟前祭拜,顺便辞行。今夜,他便要启程返回京城了,为避免麻烦,他只能不辞而别,没想到一转身便看到晟王段渊怀正往这边走来。

    “还好,赶上了。”晟王看着卓枫皓。

    “这么晚了,不歇着出来找我做什么。”虽说开了春,夜里依旧很冷。

    “此处清净,你既然要回京了,我且问你一句,你有何打算?”晟王想问清楚,又怕听到答案。

    有些事,不用讲得很明白也能知晓对方的意思,卓枫皓顿了顿,说:“以前不想做的事,现在也不想,我无意改变局势,不过自保的能力还是有的。”

    “若有一天,我需要你的帮助,你会帮我么?”

    “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因事而异。”

    意料之中的回答,也是最好的回答。晟王挑眉,拿出一封书信,说:“欠的人情可要记得还。”

    是托他照顾项如意的事,卓枫皓不在意地说:“你若没有私心,这人情我必然记得。”

    这意思是……本就是我该做的,他不认这份情!?还真是,即使他不说,那小丫头我也要想办法讨过来一段时间,这个兄弟还真是了解我!

    晟王笑了笑:“一路平安,不是每个人都希望你回去。”这样的告诫应该够了。

    卓枫皓笑着道了谢。当年他不过一十八岁,虽得皇上宠爱却无多少势力,如今的他已然不同,有些事怕是避不开了。

    卓枫皓留书离开,除了部分知情人士,大多数将士都以为他另有任务才先走一步。这几日,除了边境守军,大部分士兵也将陆续离开,有的回原来的驻防地,有的解甲归田。

    在边境洽谈的事宜已经差不多了,过几日,阜羿国将派遣使臣到京城,正式递交降书、签订各项条约。瑜王在边境的事务也已经完成,不日便出发回京。

    这一日下午,瑜王带着九皇子到了焦桐堡,稍作休息。

    两个丫头得知九皇子到了,立马跑了过去,不过,温婉儿留在九皇子身边伺候了,项瑞雪被白贤逸叫着帮忙煎药去了。

    瑜王再次找晟王,不巧得很,晟王刚刚扎完针,又在休息,瑜王只进去看了一眼,见他苍白的面色,也不多说什么,跟底下人交代了几句就回去了。

    一个时辰之后,九皇子也来找晟王,答谢他照顾温婉儿和项如意的情谊。

    晟王刚起身,听说段辰霖的来意,本不想见,想到项瑞雪的事情还是方面说的好,便允他进来。

    九皇子一进门便规规矩矩行了礼,道:“路上出了意外,给五皇兄添麻烦了。多谢五皇兄一路对温婉儿和项瑞雪的照顾和维护。”

    段辰霖消瘦不少,脸上手上都还有不少伤,不过,他能平安归来已是大幸,晟王不会责怪他,倒是不满他这番主次不分的说辞。沉声道:“这麻烦确实大的很,不过,四皇兄尚且在他们手里吃了亏,也难怪你栽了这么大个跟头。”

    抬眼看了看段辰霖的神情,继续说:“多带两个人不是什么大事,倒是接手了你的差事,费了些心思。”

    九皇子一愣,先是道歉,后又连声道谢。

    晟王看了他一眼,问:“听说,你要跟三皇兄一起回去了?”

    “是,过两日与回京的队伍一同出发。”九皇子如实回答。

    “众将士打了胜仗回京面圣是恩典,你跟着回去是什么?这场胜仗中可有你一份功劳?”

    九皇子听得面红耳赤,不愿承认,更无法反驳,只得低头不语。

    “既然出来了,没有点成绩怎么有脸回去?像你现在这样半点忙没帮上,倒是拖了后退的,此时回去就一辈子别想再抬起头来!”

    相比瑜王的轻声安慰,嘘寒问暖,晟王的话很是难听,九皇子停顿半天才说到:“请五皇兄指教。”

    呵,晟王笑了一声:“我可没本事教你,倒是有一事要通知你,你那宫女,就是项瑞雪,日后不再是宫女,她的去向,你不得干涉,过问都不行。”

    “啊?这、这怎么行!”九皇子愣住,“为什么?”

    料到他有此一问,晟王淡淡地说:“她深入险地,诱敌入圈套,立了大功,还为此受了重伤,得些奖赏是应当的,至于其他的,你不必知道,本王仅仅是告诉你一声而已。”

    不再自称“我”而是“本王”,九皇子心里清楚此事没有多少回旋的余地,可仍不甘心,犹豫了一下,说:

    “五皇兄有所不知,在皇陵时,我与她一室而居,她日后怕还是要跟着我的,她立的功,我牢记在心,日后绝不会亏待了她。”

    这话什么意思?说项瑞雪除了他就没人要了?!晟王一挑眉:“与一个幼女一室而居有什么值得说的,按你这说法,你还要将那跛脚的刘嬷嬷收了房不成?”

    这——九皇子涨红了脸。

    “你若真心想娶她,日后挣得她两位兄长同意便可,到时本王绝不阻拦。”晟王看着九皇子,加重了些口气,“现在,她的事由我做主,你不得干涉更要慎言!”

    晟王已经退了一步,九皇子也不能不知好歹,只得作罢。

    对于九皇子段辰霖,晟王并不想多管,该说的话都说了,要怎么做就看他自己了!

    项瑞雪煎好了药,正要端给晟王,在门口遇到了刚出门的九皇子,赶忙行了礼,问:“殿下怎么在这儿?晟王殿下醒了?”

    “嗯。”九皇子上下打量了一番项瑞雪,问,“听说你受伤了?现在可要紧?”

    “胳膊还不能大动,其他都还好,多亏了褚勇哥哥和白神医救我。”听到九皇子的关心,项瑞雪开心地笑了。

    “你以后想在晟王身边伺候?”九皇子问。

    “没有啊。”项瑞雪不加思索地回答。

    九皇子扯动嘴角,片刻才说:“送药去吧。”

    项瑞雪疑惑地看了看九皇子,觉得有些不对,又觉得是自己多想,停留片刻之后,默默走去了晟王的房间。

    温婉儿方才在门外等候,没有听到里面的声音,听到九皇子那么问,也很疑惑,走出几步之后轻声问:“殿下,晟王殿下说了什么么?”

    “也没什么,瑞雪不在是我的宫女,她的事,我以后都不得过问。”话说得轻巧,在门口见到项瑞雪,想到她以后再也跟自己没关系的时候,心里空唠唠的,像是丢失了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九皇子深吸一口气,摸摸温婉儿的头,说,“我可不准你再离开了。”

    项瑞雪的离开,温婉儿有一丝丝难过,但都没喜悦所覆盖,她满心欢喜地答应:“殿下,婉儿会永远陪着您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