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东陂肉
    ,!

    “小事?!你受伤了他们还专程把我找来照顾你,九殿下是我们的主子,他受伤了难道我们不该去么?!”温婉儿质问瑞雪。她觉得,项瑞雪在此地的待遇越来越像个主子,而她,是个无人问津的宫女,以往,九皇子总是更心疼她多些,粗活累活都是项瑞雪做的。

    “该去,若是平时,自然是该去的,可若是方便,晟王殿下也不会拒绝了你不是。”瑞雪好好说着。

    “你若不答应,我自己走去石阳县找殿下。”温婉儿坚定地说。

    此处离石阳县有好几百里地,温婉儿去不了,也没那个胆子去,可瑞雪依然会担心婉儿做出些不理智的事情,只得说:“得空我去问问。”

    “别得空了,现在就去!”

    被温婉儿推出了房门,项瑞雪只得出去找卓枫皓,问到了卓将军的去处,瑞雪自然找过去了。

    “卓叔,我……”项瑞雪看见卓枫皓憔悴的脸,想说的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了。

    卓枫皓看了她一眼,猜道:“你是来替你那姐妹求我帮忙的?”

    “没,没有!”项瑞雪连忙摇摇手,“我,我就是想问问九殿下的情况。”

    倒还算懂事。卓枫皓停下手中的事,走到项瑞雪身边,问:“如意,让你在我和九皇子之间选一个,你会选谁?”知道自己在这小丫头心中的位置,到这一年多的时间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他是不清楚的,难以估计九皇子在她心中的分量。

    “自然是卓叔啦!可是,我,我现在是九殿下的宫女,九殿下待我也很好。”项瑞雪疑惑得看着卓枫皓。

    “九皇子现在有江吉照顾着,等恢复些就来这里养伤,到时你就可以见到他了。不过,你既然选了我,日后便做我的家人,如何?”卓枫皓看了看项瑞雪的反应,看她眼中的喜色,微笑着说,“你若答应,九皇子那边,我同他说一声便是。”

    嗯,嗯!项瑞雪欢喜地点头。虽然觉得对不起九皇子,可做卓叔家人的诱惑实在太大了,她无法抗拒。

    “此事暂不可跟任何人提起,等我安排好一切,会来接你。”卓枫皓叮嘱瑞雪。

    项瑞雪高高兴兴地回房,温婉儿见了,以为事情成了,问:“他们什么时候送我过去?”

    啊?呃!项瑞雪挠挠头,说:“江吉大哥在殿下跟前伺候着,且过几日就来这里,我们还是等等吧。”

    “既然去不了,你为何这么高兴?”温婉儿隐隐有些怒气。

    “我……”想起方才卓叔交代的,瑞雪欲言又止,想了想说,“方才听到将士们议论,好像要庆祝一下,到时一定有丰盛的大餐。”

    “就知道吃!”温婉儿转头不搭理瑞雪。

    今日,瑞雪有些看不懂温婉儿,婉儿姐姐一直是胆小怕事的性子,这几日为何一再要求去九殿下身边?若是以往,碰了个钉子定不会去碰第二回。

    晚上庆祝战事结束,是众将士来到此地的第一顿酒,也是即将离别的最后一次相聚。

    冬末春初的时节,野草才冒了个牙尖儿,物资匮乏得很,说是庆祝,也不过是在把平时的馒头换成大米饭再加块肉罢了,不当职的,可以略喝点酒。

    军粮中本没有那么多肉,是晟王费了些心思专程从别的地方运来的,若不是战争结束,谁都没胆子“奢侈”这一回。不过,焦桐堡的诸位特别兴奋,因为卓云卓将军亲自下厨给大家烧肉\多人都不知道卓枫皓的厨艺,只因一位大将军愿意为大家下厨而感动。

    一听说卓叔要下厨,瑞雪光想想就嘴馋得不行,一溜烟跑去了厨房。

    “卓叔,卓叔,我来帮你吧。”

    卓枫皓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看到那小丫头跑到门口,心知赶不走,笑了笑说:“烧火去。”

    “好!”项瑞雪肩膀的伤才好了一点点,左臂尚不能大动,不过,烧个火还是可以的。做今日这样的“大餐”,军队里的厨子必定是不够用的,卓枫皓还极其大方得将城主府内的炊事班给借了出去,弄得现在只有他和褚勇在厨房忙,这会儿多了个烧火丫头。

    城主府中的各位将士以及伤兵,有上百号人,这里分得了半头鲜猪肉和一大块咸肉,卓枫皓给要当值的士兵烧了一锅咸肉菜饭,一锅大骨汤,吃得方便些。伤兵事宜吃得清淡些,要做一个排骨汤,一份小炒肉片,剩下的,做了笋干烧肉,咸肉蒸白菜,当然,他还特地挑了些上好的五花肉烧东坡肉。

    快开饭时,晟王竟来了厨房,转了一个圈,闻了闻香气,说:“枫皓,这真是你做的?是那小子或者雪丫头做的吧?”

    “再等会儿才开吃,有你最喜欢的东陂肉,一会儿尝尝味道可还能入得你的口。”卓枫皓切青菜,头也不抬地说。

    晟王安静地看着卓枫皓切菜,炒菜,动作十分熟练,这才相信他会做菜。一大盘青菜出锅,他过去夹了一筷子来尝,感觉味道还不错,眯着眼说:“看来我的燕儿妹妹不够贤惠啊,竟让丈夫练出了好厨艺。”

    “我乐意给她做饭,你管不着!”让褚勇王外端菜,自己去盛东坡肉,特地拿了小碗给晟王装了一块,“烧了几块,尝尝吧。”

    皮薄肉嫩,色泽红亮,鲜香袭人,素来爱吃东陂肉的晟王今天却光看不动手,扁了扁嘴说:“看着就没食欲,我回房了。”说完,真的转身走了,才走了两三步,又回过头来喊,“卓枫皓,你现在的手艺太差,等你手艺练好了,必须专门为我做一份!”

    一直跟在晟王身后的骐竭慢了几步,轻声对卓枫皓说:“公子莫要在意,王爷最近忌酒,忌荤腥,吃不得。”

    卓枫皓笑着点头。就算骐竭不解释,他也知道晟王只是在闹小脾气,不会往心里去,心想着这个骐竭也是个护主的。只是,他这忌口必定与身上的毒有关,他的身子应当没有看起来那般好,或许一直都不好,只是大家看他奋勇杀敌的样子,遗忘了他是病人这一事实。

    很多人觉得这一餐当是欢歌笑语的,是,但那只是开场。不知是谁先提起了葛老将军,在场一个个顶天立地的好男儿都忍不住哽咽起来,接连不断的战争,让他们都没有时间悲伤,此时停了下来,各种被压抑的情绪涌上心头,他们为葛老将军而哭,为身边逝去的兄弟而哭,为不用再日日经历生离死别而哭,为即将与妻儿老小团聚而哭!

    他们不喜战争,但不惧怕战争,他们希望过和平安乐的生活,但若是有外敌入侵,他们会义无反顾地拿起武器,保家卫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