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算不上女人
    ,!

    “卓叔说过,男女授受不亲,不可以这样的。”项瑞雪拼命往后退,她自幼看惯了男人们光着膀子耍把式,可那都是远远望见,今日这般,她没由来得生出些怯意。

    晟王一本正经地“教导”项瑞雪:“男女授受不亲指的是男人和女人不能过分亲近,你现在就一小丫头,是孝子,算不上女人,没关系!”然后握着她的手,在晋公子胸口写下一个“雪”字,还在伤口上洒了些药粉,痛得晋公子直冒冷汗。

    看着自己的杰作,晟王得意洋洋地说:“雪丫头,他胸口一辈子都会有这雪字的疤,让他一辈子都欠着你!”

    “好!”项瑞雪觉得这个主意不错。

    咳咳,后面有几声轻咳,两人转身,见葛清石、葛清平两兄弟正站在身后,葛清石已惊得呆若木鸡,出声提醒的是葛清平。

    “王爷,您这是在做什么……”他们已在此处站了一会儿,自然看到了晟王方才的举动,晟王成熟稳重,英明神武的良好形象突然塌陷了,此时的晟王与之前葛清石知道的相差太大,实在没能反应过来。

    葛清平一如既往地笑着说:“王爷您玩够了就让我兄长将人带走吧,瑜王爷等着呢。”

    “我在帮丫头出气,带这么两个人还让葛将军亲自跑一趟做什么,随便找个人办了就行。至于皇兄那儿,让他们等着呗,那么着急做什么,换人不是明天么。”晟王将视线移向地牢里的另一名囚犯,副将黎远。

    葛清石刚想开口便被弟弟葛清平拦下,葛清平看似无意地说:“听说您在这儿,我大哥才下来看看,跟着两战俘毫无关系。不过,我方才看到清言,似乎他主子有些麻烦。”

    “他能有什么麻烦?”就算退了主帅之职,军威依旧在,在这里没人敢找他麻烦,皇兄还没这个空闲。

    “这个我可没问出来,只知道京城来了信。”葛清平故意说得含糊一些。

    算算时间,上一批的捷报还没达京城,这个时候有专程给卓枫皓的信?!难不成……晟王将项瑞雪交给随从带回房间,迅速离开。

    “清平,这晟王爷……这不是教坏一个好姑娘么!”葛清石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葛清平自然知道他要问什么,看似“痛心疾首”地说:“我这主子样样都好,就是偶尔不正经些,小事一桩,无伤大雅,大哥就当没看到好了。”

    这确实是最近最小的一件小事,葛清石自然就当什么都没发生,带两个战俘离开。

    晟王大步踏进卓枫皓的临时书房,没找到人,一问之下,才知道他去探望伤兵了。晟王追至军营才找到人,他正如往常一样同士兵说笑,可是,作为卓枫皓一起长大的兄弟,晟王一眼看出他其实心事重重。

    “听说京城来信了,写了什么?”得空,晟王便直白地问。

    “没什么,皇上把燕儿母子接进宫了,特地告诉我一声,让我安心。”犹豫片刻,卓枫皓轻描淡写地跟晟王说。

    卓枫皓与嘉燕公主若是正经成了婚的,那便是一封寻常的家书,可是,他们是私奔的!卓枫皓还是抗旨逃婚!七年来隐藏踪迹,不曾光明正大回过京城,这一封信,便不只是一封报平安的家书,是威胁,**裸地威胁!晟王张了张嘴,最终什么也没说,只是站在他身边陪着。

    “该面对的终究要面对,我会在大军回朝前提前动身回京,不过,边境还需要人镇守,以防万一,我这一走,你暂时可就走不了了。”卓枫皓见他一脸平静,又想到他连日装虚弱,该是早有打算多留一些日子,便说,“这西冉山一带经历这场战争之后,百废待兴,有你在也好尽快恢复。”

    “我留下是养病的,战后的治理父皇自然会派人来,我才懒得管!”被兄弟看破了心思,晟王随口辩解道。

    卓枫皓挑了挑眉,笑问:“渊怀,找借口应付我有意思么?”

    “哼,七年前你不也找借口骗过了我!?我当时实在难以置信,你居然骗了我!”晟王扭过头闹别扭。

    这个……卓枫皓摸了摸鼻子,说:“要不,你什么时候骗回来吧。”不然他能记一辈子。

    哼!不搭理。

    “等明天双方签了初步的合约,将士们打算庆祝一下,允许后方的将士们喝点酒,到时你也来热闹一下吧。”知道晟王喜欢热闹,卓枫皓提前邀请他,谁料,晟王气呼呼地走了。

    这几天,全军都喜气洋洋,却从未放松戒备,今天,阜羿**队撤出石阳县,撤离国界,我方释放一千名战俘,并以晋公子、黎远交换九皇子段辰霖,割让罗县之事,等双方正式签订了协议之后再执行。接受了石阳县,在边境布了防,众将士的心安定了些。九皇子有些虚弱,就近在石阳县先歇上几日。

    听说,九皇子在敌军手里吃了不少苦,伤痕累累;听说,九皇子连日来唯有饮水充饥,面黄肌瘦。温婉儿听到传闻,着急得不行,求着晟王将她送去九皇子身边,可是,晟王没有同意,温婉儿不死心,又去求卓枫皓,自然也是被拒绝的。九皇子有军医照看,不缺人伺候,那边全是大老爷们儿,一个丫头过去并不方便,且过几日便要来焦桐堡养伤,此时过去,多此一举。

    温婉儿在项瑞雪面前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一直让瑞雪去求求晟王,她觉得,若是瑞雪去说,晟王必然能答应的。

    “婉儿姐姐莫要太担心了,九殿下身体底子不错,一定会很快好起来的,我们在这里等上些日子就可以一起回宫了。”项瑞雪也担心九皇子,她亲眼见过二哥他们在敌营的处境,知道九皇子必定受了不少苦,可军中还有许多事情要忙,二哥伤未好也忙得几天不见人影,她们不好再添麻烦。

    “出宫前,嬷嬷再三交代,一定要好好照顾殿下,现在正是殿下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却不在他的身边,日后还有何颜面伺候殿下?!瑞雪,你就开口求一求晟王殿下,只要你开口,晟王殿下必定会答应的。”温婉儿一直缠着瑞雪。

    项瑞雪无奈:“婉儿姐姐,按理,我们就不该来的,还是不要为了一点小事麻烦别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